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石更是守诺的人,既然已允了许家姊弟,便时常拨空去探望如蒲。他过去日子过得苦,没什幺童年,这会和孩子玩在一起,骨子里的童心都给勾了出来,成天有着变不完的新花样逗如蒲,让如蒲对他是崇敬不已,简直想早晚三柱香的将他供起来。

石更是守诺的人,既然已允了许家姊弟,便时常拨空去探望如蒲。

他过去日子过得苦,没什幺童年,这会和孩子玩在一起,骨子里的童心都给勾了出来,成天有着变不完的新花样逗如蒲,让如蒲对他是崇敬不已,简直想早晚三柱香的将他供起来。

更何况他曾经也有个弟弟,这会是将全部的手足之情都投射在如蒲身上,对他是宠爱有加、呵护备至。

所以当如蒲央着他教他雕刻时,他毫不犹豫的允了,打着手势问他想学雕什幺。

「我想学怎幺雕兰花。」如蒲扬声宣布,「姊姊的生辰快到了,我想雕枝兰花簪子送姊姊!」

兰花?

以雕技来说,花鸟之类的都算好上手,石更想了想,隔日就在天工坊拣了些零散的桃花木块和容易上手的圆刀来教如蒲,两人坐在院子里就着兰花练习。

石更手巧,几刀起落就是倚风羞绽的盈露花瓣,要不是少了那一点幽香,几乎就是现掐下来的一朵娇兰了,看得如蒲是拍手直直称好。

偏偏这种事也讲求天分,如蒲信心满满的下了几刀,却控制不好力道,不是断了花茎就是残了花瓣,几日学下来挫败的都要哭了。

石更亦自责,只觉得是自己口不能言,不能更具体的指点如蒲方会如此,但他也知道这事不能贪功躁进,耐着性子手把手教学,直到他拿来示範的兰花都快能插满整座院子了,如蒲才稍有进步,能完好雕出一朵兰花。

见如蒲能掌握手劲了,他又教着他观形度势,沿着木纹下刀,让线条能够脱颖而出,凹凸错落的花叶何处该光滑、何处粗糙,如此捕捉兰花强韧的神韵,再来,就是修光、打磨、着色上光⋯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石更性子静,做事更是严谨而沉稳,教着如蒲每一个步骤都做得确实才会往下一阶而去,循序渐进,如此一来自是耗费了不少功夫,到大功告成那一日,两人皆激动得不能自己,连连击了好几个掌,石更甚至把如蒲抱起来转了一圈,欢喜之情不言而喻。

但见也到了如兰快回来的时间,他赶紧放下如蒲,帮着他收拾院里的一片狼籍,这事是秘密,谁也不愿意破坏了这份惊喜。

他心细,怕如兰瞧见了他做的兰花簪子凸显如蒲的手艺生涩,索性将示範的那只兰花簪子收起,就要别过如蒲,却教他揪住了衣袖。

如蒲这些日子和他混得熟了,亲暱撒娇,「石哥哥,后日就是姊姊的生辰,姊姊也答应了我会早点回来,石哥哥那日留下来和我们一块过可好?」

石更有些迟疑,这些日子他往许家跑得勤,可也还捏着分寸,总是算好了时间离去,不曾留膳,一是怕给如兰添麻烦,另一是不愿招人闲话。

但如蒲既都已开口,面对他满是期待的眸子,他倒是不知道怎幺拒绝,犹豫了好一会,终是点头允了。

「太好了!」如蒲欢呼,蹦蹦跳跳的送他出了门口,喜得连眼角都在笑。

见他这幺高兴,石更心底的一点踌躇也就淡了下去,寻思着那日也不好空手而去,索性到街上绕绕,想找找看有没有什幺适合的礼物。

这幺一来,倒是碰上了尉迟不盼。

他瞧见她的时候是格外诧异,没料到她怎幺会孤身一人出门,一开始还当自己眼花,只是走近了一看,那身形、那神态,不是尉迟不盼是谁?

他蹙起眉,走上前去轻拍她的肩,换来她慌张抬眸。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石更哥?」看见是他,她手一下缩到身后去,望着他无措傻笑。

他和她打小一起长大,怎幺会不知这是她心虚的表现,狐疑看她,仗着身高优势想偷觑她藏了什幺东西。

「不许瞧!」她当然发现他的眼神飘移,噘起了嘴娇嗔,索性下令,「石更哥,你背过身去。」

石更不大乐意,但他从来是拒绝不了尉迟不盼的,只得乖乖转过去,直到她说了可以才回过头来,就见她变戏法似的也不知把东西藏去了哪里。

他再扬手打手势,又换来尉迟不盼一鼓腮,「不许问!」

这让他蔫下头去,闷闷不乐的抿嘴。

她只得又哄他,「石更哥,不是我故意要瞒你啊⋯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嘛!」

⋯⋯不是时候?

他心底存疑,可已被她吩咐了不许问,也就不敢问,转而关切起她怎幺孤身一人在此。

「我⋯⋯」她又吞吞吐吐了起来,眼神游移,「就是⋯出来走走⋯哎呀,石更哥,这也不许问!」

这也不许问那也不许问,石更无奈,只得又问她要回家了没,他要送她回去。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她眼珠转了转,嘴角一翘,「石更哥,我还想再吃碗豆腐脑呢,咱们吃过再回去可好?」

他点点头,跟着她走了一小段路,不料天却下起雨来,不只路上行人纷纷躲避,店家也都慌乱收拾着货品,石更没办法,也只得护着尉迟不盼躲到一处没人的屋檐下。

雨砸得猛,斜斜飞进屋檐内,打湿了两人的衣衫,石更蹙起眉来,转过了身子和她面对面,试图用自己魁梧身形挡去飞散的雨珠。

一开始他倒没想那幺多,只怕她淋了雨受寒,直到尉迟不盼仰起头来,脸颊红扑扑的瞅着他笑,他才惊觉这样的姿势太过亲密,几乎是把她拢在怀里了,一下不自在了起来。

她却是更靠得更近,鼻尖都要顶到他的胸膛,「石更哥,谢谢。」

这话让他转身也不是,继续环着也不是,整个人僵硬如石。

她不知有没有察觉到他的不自在,并没有多说什幺,连头也不知何时轻轻垂下,他从上俯望下去,只能看见她唇角弯弯的笑弧抿得很深。

知道她没有生气,他有点鬆了口气,不过只是那幺一口气,很快的,他又发现自己胸口砰咚砰咚的心跳有点太响了一点。

他又紧张了起来,她就这幺贴在他的胸口,肯定听得一清二楚呢!他该怎幺解释?

所幸她没问,只是眼尖的发现他襟里揣着的兰花木簪,顺手抽出来把玩了好一会,放在髮上比戴,朝他眨了眨眼,软声轻语,「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桃花好。云鬓斜簪,徒要叫郎比拼看。」

他学问不好,听不懂话中之意,只觉得她娇软的语调吟起诗词来特别好听,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傻傻地笑。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她发现他在笑,不知怎幺的生气了,噘起嘴来,一下摀上他的嘴,「不许笑!」

他不解她今日怎幺这幺霸道,有这幺多的「不许」,赶紧抿起了嘴不敢再笑,拉下她的手,安抚的抚着她手背要她别生气。

她不过佯嗔而已,倒也没真的生气,只是朝他皱了皱鼻子,模样很是俏皮,「石更哥,你笑是在笑我呢?还是在笑我念这首诗?」

他两个选项都不敢选,只得比了比自己。

这换来她噗哧一笑,「这倒是,连我都想笑你这只呆头鹅!」

她那又娇又嗔的模样让他一时看癡了,不自觉的挠了挠头,感觉自己连耳根都在发烫。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也觉得她的脸好红,尤其是在她一句咕哝后更红了。

「幸好我也不太聪明,配呆头鹅刚好。」

可她这话说得太小声,他一时没有听清,她又一跺脚,竟趁隙从他身侧溜了出去,跑入雨中。

虽滂沱大雨已转细,但他仍不愿她淋着了,连忙追了出去,那姑娘却不知他的担心,只顾咯咯娇笑,一手握着簪子,一手撩着裙摆跑得飞快,踩出了一地涟漪,波波送远。

他从不知道她竟如此滑溜,一直到她在向家门口站定他才气喘吁吁地追上。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她髮鬓细茸都被打湿,紧紧贴在颊畔,她却不以为意,一双灿烂的眸子在濛濛细雨中格外明亮,「石更哥,你输了,要罚!」

要罚?罚什幺?

只是不管她要什幺他从来都是心甘情愿的,连心肺挖出来送她都无妨,何况是小小的处罚,所以他憨厚点头,没有抗议她擅自作主的胜负。

她扬了扬手上的髮簪,「罚你把这枝簪子送我!」

这要求倒让石更有些迟疑了,不是他小气,只是那簪子⋯⋯

她没想到他没马上点头,脸板了起来,「石更哥,你这簪子是不是要送哪个姑娘,所以才捨不得给我?」

不希望她误解,他急得摇手摆头,紧张不已。

他这模样让她再板不住脸,也不逗他了,把簪子还了回去,「石更哥,和你说着玩呢!这肯定是谁要的货,我可没这幺霸道。」

她没猜着,但他也不知怎幺解释,只是尴尬的直挠头。

「那就换个处罚吧。」可是她没打算就此罢休,转着眼想了一会,「罚你抄我方才唸的诗一遍!一个字也不许漏呵!」

她唸的那首诗?!他连那首诗内容都已经想不起来了,更何况是抄写一遍!

农人远交,淡人可近处_浓交系列

他合掌求饶,她却不肯,连他伸出食指比了个一,央她再唸一回都直直摇头,只是翘着嘴角窃笑。

「石更哥,你可以的。」她掂起脚揉了揉他的髮,学他哄人的模样,「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可别赖皮呦。」

说罢,她对他苦恼模样视若无睹,只是淘气吐舌,「我要进去啦,希望哥哥别发现我今晚溜出去的事,否则肯定要唸上半天了。还有,石更哥,你可不许和哥哥说我今天淋雨啦!」

又是一个不许。

但他已无力抗议,目送她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矮身钻了进去,脑海只有一个念头──方才、方才她唸的那首诗,第一个字是什幺来着?

卖?买?还是⋯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32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