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电话接通那一刻,听到老公的喘息声

我不知道该叫许燕男朋友还是老公,因为虽然我们拿到了结婚证,但是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家庭生活。家庭生活,很多人认为是平凡的,甚至是琐碎的,是如此令人向往,但我却无法得到。

我不知道该叫许燕男朋友还是老公,因为虽然我们拿到了结婚证,但是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家庭生活。家庭生活,很多人认为是平凡的,甚至是琐碎的,是如此令人向往,但我却无法得到。

徐岩的家人在新疆,比我大两岁。我在西安读大二的时候,他已经毕业,在新疆工作了。我上学的时候,他一直给我打电话。他只能用呼机叫我。有时我会在街上站半个小时回电话给他,但当时我感到很沮丧。

2001年毕业后,我回到了银川。半年后,徐岩辞职来到银川。我们住在一起,只是纸上的约定。我是一名游客,徐岩来到银川后就开始从事这一职业。非典使我们失业了。当时,徐岩想回新疆。我以为一个男人来银川找我是很难的。我以为他会带我一起去,但他说:“我先去!”

此时,她仍然不敢相信徐岩对她说的“我先回来”那句话。她心里一直在傻乎乎地想,只要两个人心里都有爱,有什么困难都能克服!

自从他走后,我们一直在通电话。他从未提过我应该去新疆找他。经过四个月的恳求,他终于同意让我去新疆。

非典之后,银川的旅游非常受欢迎。我们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新疆,所以我决定回到银川赚钱,但他决定留在新疆。

2003年的冬天,我独自一人在银川。既然他没来,我只好去新疆了。新疆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所拥有的只有他。但他每天都出去打麻将,一大清早就回家了。除夕之夜,他把我一个人留在外面玩,晚上7点多他还没回来,我开始不停地给他打电话,他从来不接电话!最后,他非常生气地回来了,一句话也没对我说。

电话接通那一刻,听到老公的喘息声
电话接通那一刻,听到老公的喘息声

三年来,我穿梭于银川和新疆之间,渴望稳定。2004年10月初,我准备回宁夏考研。

她开始哽咽了!他强忍住泪水。

在家庭的压力下,我和徐岩于2004年10月底拿到了结婚证。2005年的新年,他来到银川,找到了一份工作。意识到没有稳定的收入是不行的,他在2005年6月辞掉工作开了一家商店。我感到欣慰的是,他终于学会了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但是,生意并不好,到2006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已经入不敷出了。我们已经八个月没见面了。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缓和了一点,我意识到了他们的结局!她开始吸烟!

在过去的7月和8月,我注意到他有些不对劲。晚上,他既不在办公室,也不在自己的地方,他的电话总是忙忙碌碌,无人接听。

我的一个朋友九月初去上海出差。回来后,我的朋友对我说:“你应该考虑一下,离开他!”我不知道我的朋友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11月初是旅游淡季,我在家休息。当我在凌晨打电话给他时,我清楚地听到电话另一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谁?”我就像一声霹雳!我问他谁在附近,他说他是一个同事的朋友。我不相信,在我反复的追问下,他说:“我有必要告诉你,我和她是赤裸裸的纠缠关系!”

之后我打电话给徐燕,几乎所有人都走了!我知道他还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失去了控制,一直给他发短信,但什么都没发生。

以为过去的痛,其实只是因为每个人都不让自己敞开!一旦打开,痛苦就会漫过呼吸,漫过所有的思念!即使现在,它仍然疼!

后来有个朋友出差去了上海,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上海人,条件很好。我的朋友告诉我,徐岩说这个女人把他带到了多姿多彩的上海世界,他开始堕落堕落。我发现如果我坚持下去,我会发疯的,所以我打电话给他,问他想做什么。他大声说:我选她,跟你离婚!

吴玥撕心裂肺地在我面前哭了!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她,只能让她哭。

一周后,徐岩打电话给我,说如果他想留在上海,抓住这个女人是他唯一的希望!一个小时后,他又打电话说,他的家人告诉他,一个人应该依靠自己的能力赚钱,而不是一个女人,他以为他的家人是对的,所以他不会对我说再见,他会尽快处理这个女人。

我不敢相信许燕说的话,决定离开他,但经过五年的爱情,我不能马上放弃。两周后,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当我接通电话时,我能清楚地听到电话线上的一声喘息。我又掉进冰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36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