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学长不 不行好涨 乱忌 许道

“小偷啊,抓小偷啊!”冷静的夜里,一声尖锐的喊叫声刺破夜幕,昏黄的灯光下,就见一个少女吃力的追赶着一个黑衣男子,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惶恐,那黑衣男子的手上提着一个看似昂贵的皮包,显然是刚刚从少女手上抢到的。

“小偷啊,抓小偷啊!”冷静的夜里,一声尖锐的喊叫声刺破夜幕,昏黄的灯光下,就见一个少女吃力的追赶着一个黑衣男子,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惶恐,那黑衣男子的手上提着一个看似昂贵的皮包,显然是刚刚从少女手上抢到的。

那黑衣小偷发出张狂的笑声,似乎被少女那笨拙的模样给逗笑了,他自己似乎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得手,看这少女穿的一身名牌,想必皮包里的钱财必定不菲。

眼见小偷就要从一个小巷中溜走时,这时,一个浑身酒气的男子从巷口走了出来,迷茫的眼神看了一眼飞奔而来的黑衣男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给我他妈滚开!”这酒鬼的突然出现,让小偷一惊,接着挥舞着手上的匕首,一边冲来,一边威胁道。

砰!

黑衣小偷马上就要撞向那酒鬼,手中的匕首也将要插进后者的胸口,但就在这时,那看似身形摇晃的酒鬼,却突然一抬头,再然后,手臂轻轻一甩,准确的击打在了黑衣男子的下巴,紧接,伸腿一绊,小偷顺势踉跄倒地,手中的凶器也飞了出去,直接双膝跪在了酒鬼面前。

小偷双眼一黑,下巴剧痛不已,险些晕厥过去,他双眼惊惧的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酒鬼,发现对方的容貌十分年轻,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挺拔的鼻梁外加一双深邃的眼眸,被额头前那细碎的发丝遮挡着,充满了一种神秘感,虽然天色很黑,小偷没有看清这个青年的容貌,但依然觉得后者长相无比俊气。

学长不 不行好涨 乱忌 许道
许道

“有手有脚,干点什么不行,非要偷鸡摸狗……”再然后,小偷的耳畔响起一声讥讽的喃语声,再然后,他就被面前醉酒熏熏的青年一拳打中面门,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一切看似漫长,其实不过发生在眨眼间,这个时候,那后面被偷包的少女已经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林枫瞅着面前一身名牌,打扮的十分靓丽的少女,把皮包扔给了她,淡淡道:“这大晚上的,自己跑到这么偏僻的郊区街道来,你是没长脑子呢,还是说,你想有什么艳遇,被人给你拖到一旁的小树林里就地正法?”

“你!”本来呢,唐娇娇还想要感谢一下这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刚要张口说声谢谢,却没想到对方的一席话,竟然这么难听,她瞪着一双乌灵灵的大眼睛,脸蛋红彤彤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刚刚一路追跑给累的。

“大叔!那你浑身酒气,冷不丁从小巷里钻出来,该不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难不成你是躲在小巷里,欺负哪位良家妇女?”唐娇娇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很快就熄灭了心中的怒火,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言语间也是充满嘲弄。

“你叫谁大叔?”林枫眯起双眼,神色间带着一丝危险,他正经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长的也是风流倜傥,貌比潘安,被俘获在他石榴裤衩下的美女,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飞机场小妹,叫他大叔,他怎么高兴得起来。

“拜托,叫你大叔是给你面子,我劝你回家好好照照镜子,我都想叫你爷爷了!”见对方吃瘪的表情,唐娇娇扑哧一笑,露出得意的神色,扬着下巴。

“现在周围没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拖到小树林,把你……”林枫伸出双手,威胁道,他一脸色迷迷的样子,在加上他一身熏人的酒味,像极了一个色胆包天的恶棍。

果然,此言一出,唐娇娇勃然变色,眼睫毛轻颤着,眼神恐慌,精致的小脸都没了血色。

“切!你不会真以为我要对你那什么吧?”突然间,林枫表情一变,神态淡然,双手插兜,嗤笑的盯着面前的少女,眸光扫视着少女的胸口,无趣道:“你也不看看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我就算喝再多酒,也不会对你这种三无少女感兴趣的,人要有自知之明。”

说着,林枫就从唐娇娇的身边错身而过,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向借口。

“该死!你这个臭男人,你给本小姐等着,我唐娇娇不是那么好惹的!”注视着林枫远去的背影,唐娇娇终于从惊慌中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刚才是在吓唬自己,立刻怒发冲冠,对远去的那个男人大喊道,气的直跺脚。

“哼,要不是那个房子离市里这么远,我至于大半夜的赶来这僻静的郊区,又怎么会遇见小偷,还撞见了那个无赖。”这一路上,唐娇娇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出刚刚那个酒鬼嘲笑自己身材的一幕,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学长不 不行好涨 乱忌 许道
许道

“本小姐哪里小,明明很大,好不好?刚刚那个无赖一定是眼睛瞎了,对,一定是天色太暗,他没有看清,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那么说……”途中,唐娇娇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又伸手摸了摸小胸,自我安慰着。

过了半响,唐娇娇从皮包里掏出一个报纸,按照报纸上的租房启示,终于来到了一个别墅小区。

“三号楼,四单元,咦?是这个别墅吗?租金这么便宜,房子这么好,周围的环境也不错,难道说被我赚到了!”根据报纸上的地址,唐娇娇双眼微微一亮,看向了面前一栋三层高,通体灰白的建筑,这栋别墅建筑风格很洋气,还有一个私人的花园,最让唐娇娇高兴的是,这里的租金很便宜……

“听说这个小区是京海市最高档的几个小区之一,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这么好的环境,租金却这么便宜,看来这位房主应该也是一位雅客,对金钱名利毫不在乎,想想也是,能拥有这么一个别墅的大主顾,还会在乎租金这点小钱……”唐娇娇深呼吸一口气,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她觉得这里的租金便宜的有点诡异,而且在报纸上明确的写有,此房子只租给美女,男士勿扰的提语。

这让她心里有点惴惴不安,怕这位房主是位色狼,招美女入住,只是为了……咳咳。

“谁?”

深呼吸几口气后,让自己的心情镇定了一下,唐娇娇按了下门铃,响了几声后,通话器内传来一个深沉的男声。

“你好,我是在报纸上看到这里有房屋出租,我是过来看房的,白天有点事耽误了,很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为了给房主一个好的印象,唐娇娇露出灿烂的笑脸,用着甜腻腻的声音撒娇道。

“等等。”

通话器中的声音依然冷冰冰的。

过了半分钟,别墅的房门打开,一个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

唐娇娇立刻整理了一下妆容,希望自己和对方的第一面能有一个好印象,不过当她的视线,落到前者身上时,面色却有些僵硬。

“是你!”

等男子站在她的面前时,唐娇娇脸色惊变,一双美目睁的老大,像是遇见鬼了一样。

面前这一脸莞尔,还带着戏谑之色的人,正是刚刚与唐娇娇有过一面的林枫。

“你你你你……”唐娇娇磕磕巴巴说不出来话,伸手指着林枫,口不择言道:“你跟踪我?你变态啊!”

“这房子是我的,这是我家,我帮你从小偷的手上拿回了包,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还出口伤人?然后还一路跟踪我,来到我家?怎么?难不成你是一个女色鬼,见我容貌英俊,就想对我想入非非,还想假装租房客进入我家?我都说了,对你没兴趣,我这人虽然喜欢美女,但也是很挑剔的,你再等几年吧,好好发育一下,没准几年后,能入我法眼……”林枫淡笑的说着,言毕就要重新关上院门。

学长不 不行好涨 乱忌 许道
不行好涨

唐娇娇发誓,自己见过无耻的,但绝对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竟然倒打一耙!

不过她现在也反映过来了,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的确就是眼前这栋别墅的房主……

冤家路窄!

眼见林枫就要关门了,唐娇娇想到了自己眼下的处境,轻咬朱唇,暂时将心里的怒气压了下去,接着强颜欢笑,露出一个笑脸,急忙道:“那个,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我给你道歉!我是真的想租房的……”

林枫停下的脚步,转头看着一脸紧张的唐娇娇,犀利的目光再次扫视着她全身上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唐娇娇本来忍下去的怒火,再次喷发了出来,这姿态,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本小姐吗?

“我都在报纸上写明了,租房的人一定要是……美女!”林枫咬紧了美女两个字。

“我!”

唐娇娇气结,她难道不是美女,这男人是瞎子吗?从小到大,追她的男人排队都能出了京海市了,若是换做以往,像她这种高不可攀的极品美女,怎么会被一个男人如此嘲笑。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本小姐……”唐娇娇怒发冲冠,刚要张口道出自己的身份,但却仿佛想到了什么,本来涨红的脸色突然一滞,再然后眼神一暗,竟然生生止住了口。

“我没地方住了,如果你不租房给我的话,我今晚只能睡……大街了……”突然,唐娇娇低下了头,用声若细蚊的声音喃喃自语着,她没期望这话林枫能听见,她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说完话,转过身,就打算迈步离开了。

“进来吧。”唐娇娇已经打算露宿街头了,但就在这时,背后却传来了那可恶,却仿佛天籁一般的动静。

“你说什么?”唐娇娇转头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走出院门外的林枫,表情先是一呆,在看到林枫嘴角的那一丝笑容后,立刻面露兴奋,但接着意识到林枫在盯着自己,紧忙伪装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心善,你虽然不是美女,但总不能让你一个小女孩睡大街吧?”言毕,林枫打开院门,示意唐娇娇进来。

“你说谁是小女孩?不对,你都听到了?”唐娇娇意识到林枫又在讽刺自己的身材,刚要气愤的反驳,但接着面色一惊,她刚才喃喃自语,声音小的几乎自己都听不见,更何况和她相隔七八米的林枫!

“怎么?难道你今晚想睡大街?”见唐娇娇愣在原地,林枫催促道。

“哦。”

唐娇娇僵硬的点点头,紧忙跟上,进了眼前这栋富丽堂皇的别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38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