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果然,当芳心的兄弟像是永无翻身之日。虽说他们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不是让她拖去淡水吃阿给,就是被拖去敦南诚品蹲一整天,再不然就是跑去打一个下午的撞球,更可怕的是,她从高尔夫球打到沙滩排球,只要是可以玩的,她几乎都会。

果然,当芳心的兄弟像是永无翻身之日。

虽说他们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不是让她拖去淡水吃阿给,就是被拖去敦南诚品蹲一整天,再不然就是跑去打一个下午的撞球,更可怕的是,她从高尔夫球打到沙滩排球,只要是可以玩的,她几乎都会。

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精力,像是金顶电池一样,冲冲冲,冲到永无止境。玩得好倒未必,但是玩得尽兴、玩得疯,那是谁也比不上的。

永群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这种天天玩乐的日子,快要让他的心脏提早衰竭。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图文无关)

这天,他被芳心拖去游乐场,被大怒神「怒」完,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掉到地下十八层还没捡回来,但是,这个可怕的女人竟然兴致勃勃的想玩第二次!

天啊,饶了他吧!

「永群,你不舒服对不对?」芳心很体贴的摸摸他满是冷汗的额头。「哎呀,我忘记男人也是有极限的……」

永群闻言,一股怒气涌上来。是可忍,执不可忍!被个小女人说「有极限」?她不知道男人的潜能无限吗?

「我一点也没有不舒服。」他挺了挺胸膛,「要再玩一次是吧?来吧。」满脸壮士断腕的悲壮。

上面一个吃奶下面一个吃不

糟糕,她居然说了「禁语」。芳心偷偷伸了伸舌头。万一把这个兄弟操太凶,将来可能就没人陪她玩了。

「我累了。」她看看天色,已是落日时分。「我们搭火车回台北吧。」

「为什么一定要搭火车呢?」他一直觉得奇怪,她出门不是坐捷运,就是搭火车,连出租车也很少坐。「如果妳喜欢到处玩,我有……呃,我是说,我可以跟朋友借车载妳到处去。」

「不行啦。」她尴尬的笑笑,「我会晕车。」

晕车?!可以连坐两次大怒神的女人会晕车?!永群瞪大眼睛看着她。

「对啊,不但会晕车,连坐飞机也会晕……」她美丽的脸皱在一起,「没办法,就是会晕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出国玩?」

晕机?「……妳可以吃晕车药吧?」永群决定要开除公司情报部门的那群废柴。怎么他们给的资料里没有这项?芳心的资料交到他手上,越对照越不像,报告里那个冷艳果决、气势惊人、严肃淡漠的副总裁,真的是他眼前这个芳心吗?

他头疼的按按额头,越来越摸不着头绪。越认识,越发现她的内在不同于外表给人的感觉。

两人并肩缓缓走出园区,见她灌下晕车药,准备搭出租车去火车站,他哑然无言。

「副总裁?!」突然,一声惊喜的叫唤在背后响起。

永群看见芳心全身一绷,原本轻松而甜蜜的脸庞突然转为冷艳严肃,深深的吸一口气以后,她连转身的动作都带着冷淡的威严。

真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林小姐?还有各位……」芳心带着矜持而有距离的微笑,「好巧,怎么大家都在这儿?不用上班吗?」

永群瞥了瞥停车场,好几台游览车停着,看起来像是员工旅游。

那位林小姐兴奋的冲过来,却在几步之外敬畏的停下。其它员工也跟了过来,脸上有着相同的兴奋和敬畏。

「副总裁,这几天是员工旅游。妳还好吗?身体怎么样了?听说妳因为免疫系统出问题才请假的,现在都好了吗?」

「托福,好很多了,趁休假出来走走。」她含笑而稳重的向大家点点头,「怎么会改在国内旅游?不是决议到琉球员工旅游吗?」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图文无关)

部属们纷纷开始诉苦--

「总裁好过分喔,他推翻我们的决议,硬是改成国内旅游……」

「对啊!他自己却用多出来的经费去夏威夷『考察』!」

「经费乱删一通,旅馆好烂喔~~副总裁,妳赶紧回来啦!」

「总裁不懂装懂,弄砸了好几个案子……」

「我们做得好辛苦……副总裁,妳几时要销假?」

芳心一脸沉稳,专心倾听部属们七嘴八舌的意见,然后一一给予答复。

永群看傻了眼,好半天没办法出声。看来……他似乎不能开除情报部门的部属了。

绝品校医第8章

这时候的芳心,的的确确是泛美广告那个淡漠的副总裁。

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判若两人?!这是什么性格啊?

「各位,我都知道了。」芳心点点头,依旧是威严冷艳的副总裁。「游览车等很久了,你们别耽误了行程。只要我确定身体没问题了,会尽快销假的。泛美的重担都在各位身上,请大家一起为泛美努力吧。」转头对永群矜持的笑笑,「我们走吧。」

直到坐进出租车,她脸上的微笑依旧没变。

等出租车驶离了那群人的视线范围,她才大大的松口气,揉了揉脸,「太久没装正经了,脸好僵哟。」

「妳……妳在装?妳刚刚是装出来的?」永群差点跳起来,「妳不会是要告诉我,妳上班都是装出来的?」老天啊,她进入泛美好几年了,天天这样装?不会吧?!

「五年了。」她扳着手指算,「我大学毕业就进入泛美。当上班族就要有上班族的样子,当然要一本正经啊。」

永群望着她,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妳对前男友是一种样子,对公司同事又是另一种样子,哪个才是真正的妳?」

「现在就是啊。」芳心跟他大眼瞪小眼,「跟男朋友相处,要有情人的样子;跟公司同事相处,要有上班族的样子;而跟你相处,当然就是我自己的样子啊。我们是兄弟欸,还装什么装?」

谁跟她是兄弟啊,永群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这样装,不累吗?」真是叹为观止,像是随时随地准备了一堆面具,一二三啪地一声,随着不同的场合换得迅速确实。

「这样才有趣啊。」她大笑,「不然咧?你看看我这张脸,一副坏女人样,不装得严肃凶狠点,公司的同事反而觉得我包藏祸心。面对男朋友,要降低这种坏女人气质,也只能用尽力气表达温柔……安啦,我会看场合的,不会弄混啦。再说,这样的人生才有意思呀。」

看着她艳丽的脸庞,永群实在看不出她哪点像坏女人。若是别的女人这般装模作样,他大概会觉得很虚伪吧?

但因为是爱玩的芳心--不管是人生或游戏都玩得很认真的芳心,看在他眼中,只觉得有趣,或许惊愕,或许不可思议,但还是他喜欢的那个女人。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图文无关)

「人生是场很大的冒险游戏,对吧?」看着毫不掩饰地张大嘴打呵欠的她,他相信她这一面肯定是没有人看过。

「没错。」芳心拍拍他的手,「所以要扮演得恰如其分。司机先生,请你开窗好吗?我觉得晕车药好象没有效……我有点想吐。」

永群望了望窗外的天空,突然有些想笑,「我跟妳打赌,如果妳是跟别人出门,就算晕车也不会说的。」

「你说对了。」她长长的叹一口气,「我会一直忍,忍无可忍,重新再忍。要是被人看穿,我还用混吗?晒……司机先生,请你停车好吗?」虽然火车站已经快到了,但她已经忍不住了。

惩臀师光惩罚

出租车一停,芳心马上冲下车去吐。

跟着下车的永群拍着她的背,摸了摸鼻子。为什么会爱上这种女人?他实在是想也想不明白呀……

扶着吐到软趴趴的芳心走向火车站,就听她呻吟着:「讨厌……早上晕车药明明有效啊,怎么现在一点用也没有……」

永群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她一整天都玩得超疯,大概是连大怒神的份都一起吐了。

一踏进火车站,她又紧紧的摀住嘴,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向洗手间。

等了二十几分钟,正当永群考虑要冲进女厕拎人时,芳心终于用太空漫步的虚浮脚步走了出来,颓然坐倒在火车站外的长椅上,两眼无神。

「妳还好吧?」看她这么难受,永群下忍的抚了下她苍白的嘴唇。

「大概……没事吧。」她扶住沉重的头,今天的确玩得太疯了,又晒了一整天的太阳,加剧了晕车的程度。「永群,你先回去好了。我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下……休息一夜才有办法坐火车……」

附近?他狐疑的左右看看,火车站附近龙蛇杂处,视线可及都是「XX宾馆」、「XXHotel」,她不会想一个人住在这儿吧?

「妳有朋友住附近吗?」他不太抱希望。

「有啊。」她虚弱的晃晃钱包,「只要有这个,每家旅社都是我的好朋友。」

「妳以为我会把妳一个人丢在这儿?」他的声音大了起来。

「小声点,我头痛……」她苫着脸按住脑袋。

「我陪妳。」他坚决的将她扶起来。

睇了他一眼,浑身软绵绵的芳心无力阻止,让他半扶半拖的沿路找旅馆。

因为放暑假的关系,附近的大小旅馆都客满了,永群提议搭出租车到饭店去,芳心惊恐的摀着嘴,拚命摇头。

「我不要再搭车了。」她虚软的哀求。

无语问苍天,永群拖着她往第十家旅馆走去,怎么看,这都是间以「休息」为主的爱情宾馆。

「只剩下一间最大间的,两千五。」有张晚娘脸孔的柜台小姐冷冷的说。

「两张床?」永群抱着一丝希望问。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图文无关)

「一张双人床,KingSize的。」柜台小姐连多说一句都懒。

默默的站了好一会儿,芳心虚弱的下了决定,「就这间吧。」

永群讶然看向她。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妳不介意?」

「三八!」她几乎是整个人挂在他手臂上。「是不是兄弟?我想躺下来啦……我的头好痛……」

万般无奈下,永群像拖个布袋一样,把虚软的芳心拖到房间去。

真是好大~~的房间,很大很大的床,铺着深红色的床单,沉重的布幔遮着窗户,地毯和一组缺乏弹性的长沙发也是深红色的,一整面墙都是镜子……不过还下至于令人讨厌。

大体上来说,除了有点俗丽,角落有张怪模怪样的椅子外,没什么大问题。

往体内塞食物的小说

瞥见浴室,永群的呼吸停了一下下。

好样的,浴室根本没有门,只有一片画了裸女的毛玻璃,隔开房间和浴室。

他咽了咽口水,这下大概要将他这辈子所有的自制力存量都拿出来用,才能不让他做出不该做的事。

「我看……我看我再去跟柜台商量,能不能再给我一间房间……」他干哑的说。

「神经啊!」芳心疲惫的扑倒在床上,「随便睡一下就过夜了,干嘛去撞冰山……我是说,跟那个冰山柜台小姐说话?我不会对你怎样啦……」

废话!问题是,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对她怎样啊~~

他轻咳一声,「呃,还没吃晚餐。妳想吃什么?我去买好了……」

「不要跟我提食物!嘿……」她从床上弹跳起来,笔直冲向浴室。

永群倒抽口冷气,赶紧背对着毛玻璃,死瞪着角落的怪椅子分散注意力。

但是耳朵呢?为什么耳朵不能关起来?

芳心干呕了一阵子后,静了会儿,然后莲蓬头哗啦啦的声音传来。

他在心里描绘着一幅画面--芳心一件件的把衣服脱掉,然后脱下胸罩,雪白的胸脯就这样弹跳出来……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深呼吸几次,他强迫自己走到那张怪椅子旁,准备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张奇怪的按摩椅怎么用。真体贴,旁边还贴了使用说明呢……

等他看清楚使用说明,发现他眼睛哪里都不能看,只能直勾勾的瞧着天花板。

那是一张……情趣椅!

文字说明或许不够详尽,但是图……图实在是非常的……简明易懂。

他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绮丽遐想,直到现在才发现他太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嗯,背国父遗嘱好了,「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哗哗的水声提醒他,现在的芳心一丝不挂……

不不下,他不能想这个!快想想先圣先贤的教训,不要辜负了芳心的信任啊~~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不知道芳心的肌肤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图文无关)

天啊,男人都是穿著衣服的禽兽吗?!

「永群,天花板很漂亮吗?」刚洗完澡的芳心走出浴室,跟着抬头看,「你一直看天花板干嘛?」

他整个人僵住了,眼睛缓缓的往旁边看,不意瞄到墙上的大片镜子。

天,芳心该不会只围着浴巾就……他的心跳缓缓恢复平稳。幸好,镜子里的她,穿著刚刚穿的衣服,整整齐齐的。

他松了口气,却隐隐觉得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你这混蛋!他痛骂着自己。

「咳,好多了吗?」他下自然的转过身。

「洗过澡好多了。」她仰躺在床上,「你也去洗澡吧,浴室很大,很舒服哟。」

永群狼狈的点点头,走进浴室。

隔着毛玻璃,芳心就躺在床上……他扭开冷水,哗啦啦的冲去满心邪念。房间内的空调太强,他冲澡冲到浑身发抖,才擦干身体,穿上衣服。

啊哦好深快点要我

探头出去,发现芳心已经钻进被窝里睡熟了。

睡着的她看起来娇艳如玫瑰,微张的唇饱满,极具诱惑,像是在邀请人来品尝……偷偷亲她一下?如果他够谨慎,说不定她不会发现。

悄悄的走到床头,他俯下身--

关掉房内所有的灯,四周登时漆黑不见五指。当然,芳心的魅惑脸庞也让黑暗遮掩了。

他不能辜负芳心对他的信任。

摸黑扑向长沙发,感觉弹簧像是要穿破椅面,扎到他背上。他低低咒骂一声?,试着入睡。

五分钟后,他叹息,翻身,弹簧狠狠地扎了下他的手臂,他开始考虑睡在地毯上或许会好些。

再过五分钟,他依旧非常清醒。

一定是空调太强了,他对自己说。摸索着在墙上找空调开关,无尽的黑暗中,他徒劳无功。

得去开灯才行。他又摸索着走到床边,想找到床头的总开关,膝盖猛地一痛,他撞到床沿,扑跌到芳心身上。

他的手……刚好就罩在那女性的柔软胸口,正好盈盈一握,这种柔润的触感……简直令人发狂!

芳心吓醒了,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有沉重的呼吸。

「永群?」她小小声的唤。

「我……我只是想找空调开关。」但是他的手却是这样沉重,沉重到挪下开。

「你……你按着的不是空调开关。」她吶吶的说。

「……我知道。」

依旧是沉默,两个人都僵住不动。

「我不是故意的。」他的声音低哑。

「呃……我也不是故意……故意晕车的……」芳心的声音像是耳语。

循着声音,他找到了她的唇,轻轻的一吻……跟他想象中一样……不,比想象中的还棒。她的唇好软,带着淡淡的漱口水味道,很清新,很甜。

她僵了一下,却没有抗拒,反而回吻他。这个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激烈,唇舌缠绵,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 喜欢的女生突然不回我消息是怎么了
自己的猛一被别人cao(图文无关)

芳心短暂的清醒一下。这……这样好吗?就算很久没男人了,把兄弟吃掉不好吧?

「永……永群……」她轻喘着,从激吻中试着说话,「那个……」

「什么?」永群沿着她小巧的下巴吻下去,在她细致的颈项上点燃一簇又一簇的火苗。

她全身微抖,「我是说,这样……这样……」

「怎样?」沿着锁骨,他一路缓缓而下。

芳心的理智破碎得只剩下一小片,无力的挡着他,「这、这样好象不太好……」

他轻喘,「……如果妳不要,我就停下来。」

停?在她几乎半裸的时候停?在她全身宛如火焚的时候停?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做不做完好象都没差别了……

「要。」她怯怯的说,声音细得跟蚊子叫一样。「我要。」

啪的一声,两个人的理智神经同时断线。

永群一把将碍事的被单拉开,踹到地上。两具交缠的火热胴体,任什么都拉不开了……

啊…嗯快操我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筋疲力尽的睡去,再醒来,芳心只觉得自己的腰快断成两截,腹肌疼得不得了。

到最后,她到底是睡着还是昏过去了?实在想不起来……她用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伏在永群怀里,被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捡回来,密实的盖着两人。

啊……完蛋了!

她垂头丧气的摀着脸。搞砸了,她搞砸了,她一点也不希望事情发展成这样啊~~

一时冲动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要怎样面对他?难道是太久没有男人了?她有这么「饿」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动也不敢动,她只能眨着眼睛。

她做了什么呀?她竟然跟好兄弟、好朋友上床了!呜~~她实在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意外,意外啊!

谁来教她该怎么办?她苦着脸,哀悼这段本来可以持续一辈子的纯纯友情。

这个时候,她真的很想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10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