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业主送“干啥啥不行”锦旗被索赔50万

   安徽合肥的王女士因不满意物业服务,与其他业主一起给小区物业送了一面“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并拍摄视频发布到网上。物业随后将王女士告上法庭,索赔50万元。

 安徽合肥的王女士因不满意物业服务,与其他业主一起给小区物业送了一面“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并拍摄视频发布到网上。物业随后将王女士告上法庭,索赔50万元。

12月22日,合肥包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女士向物业进行书面道歉,赔偿物业公司公证费用3000元。王女士表示将于本周内提起上诉。

王女士家住安徽合肥华冶万象公馆小区,五个月前,王女士家飘窗外沿的水泥块掉落险些砸到行人,此事引发了业主们对房屋安全问题的担忧。经业主自查,小区内房屋存在多处外墙、飘窗外沿开裂的问题。

为确保安全,小区100多名业主联名提出了整改书,要求物业在楼门口加装安全遮挡台。但一个多月过去了,物业并未给出明确答复,只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王女士告诉记者,自从与物业对簿公堂,修缮小区基础设施的事就被彻底搁置了,自家脱落的飘窗外沿至今仍是“秃”的。

“这不仅是一面锦旗,也是作为一个评价和督促。”王女士说,送锦旗实在是出于无奈,并没有恶意闹事的意思,只是正好看到网上流行送锦旗,就想通过这种方式督促物业积极解决问题,没想到却吃了官司,败诉更是意料之外。王女士表示,送锦旗可能有些唐突,但一审判决败诉确实让自己觉得“寒心”“委屈”又“心塞”。

王女士告诉记者,华冶万象公馆小区属于员工房,多出来的部分进行出售,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会的成立都是内部操作,并未经过投票,业委会形同虚设。小区大部分业主都是内部员工,所以很多时候敢怒不敢言,导致维权更加艰难。

王女士说,此次“锦旗案件”结束后,有大批业主将就违规成立业主委员会,针对车库漏水、监控缺位、小区被盗等问题再次起诉物业公司。

对于一审判决书中提到的“公民维权应该在合理范围之内进行,不能够超越法律界限维权”这一说法,王女士表示业主们并不知道界限是什么,且锦旗上说物业“不作为”的内容也都是事实,没有夸大。经此一事,王女士表示以后再跟物业打交道时,遇到问题会及时咨询专业人士,免得再吃“哑巴亏”。

物业:锦旗、视频内容偏离客观事实

合肥华金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王女士居住的三号楼飘窗滴水檐之前确实出现了一些开裂脱落的情况,但事发当天下午,物业就联系了开发商和施工单位到现场进行处理,并且陆续对小区所有高层建筑进行了排查维修,“大概也就两三户人家,属于工程质量问题”,并且目前问题已经都修复了。

关于业主们提出的改造单元门厅的问题,物业负责人介绍,交房的时候就“闹过”,但那时不了了之,因为开发商属于规划审批,是合规合法的。物业方表示,9月11日,物业就将具体方案提交到了规划部门进行审批,但被驳回了,物业方还提供了一份关于单元门厅改造申请报批结果的公告。

但业主们却不认同这一说法,称这份公告是9月16日,也就是在送过锦旗几天之后才对外进行张贴的,并且楼体外墙开裂的问题也没有全部修复,居民都不敢在楼下站立。对此,物业中心负责人回应称,做任何事都有一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

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业主在送锦旗的同时还拍摄了视频,并将两段短视频上传到了抖音。截至9月23日下午,其中一段视频的浏览量高达1300多万次,另一段视频的点赞量也达9万多次。此外,还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等社交媒体进行了发布。

这位负责人认为业主制作的锦旗和发布的相关视频偏离客观事实,已经对公司的名誉权造成了恶劣影响,所以才将两位主要参与的业主告上了法庭。

律师:核心问题是房屋质量而非名誉侵权 业主应组织起来共同维权

对于“送锦旗反被诉”一案,业主维权专家秦兵律师认为,尽管业主现在正因被诉名誉侵权而感到揪心,但此事的核心问题在于房屋质量问题,业主们应该组织起来共同维权。

秦兵表示,在此次事件中,业主对物业不满的主要原因是房屋质量问题,但一般来说,房屋质量问题的责任人是开发商。在没有其他合同约定的情况下,物业公司只提供基本的物业服务,如供水、供电、供暖、清洁、安保等,房屋质量的修缮责任应当在开发商而非物业公司。

秦兵说,业主要想解决房屋质量问题,最好组织起大家的力量,避免单枪匹马行动。

民事诉讼的重点是看证据。委屈、心塞等心理概念在诉讼中是无法使用的,因此需要对裂缝、漏水等问题进行鉴定。

单个业主在支付昂贵的鉴定费用方面有困难,所以一定要多名业主共同组织,把成本降下来,查清楚问题,准备好证据。

秦兵认为,王女士所在的小区业主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改选业主委员会,由业主委员会来代表全体业主,找开发商要求其承担修缮义务,履行修缮责任。

对于王女士因送锦旗被诉名誉侵权一案,秦兵表示,现在只是一审判决,如有需要业主可以继续提起上诉。在这个过程中,业主最好组织起来,在二审中准备好证据:

首先要证明物业公司有责任;

其次证明其确实有过错;

等终审判决之后,双方都要履行终审判决规定的各自的权利和义务。

截至发稿前,合肥包河区人民法院没有接受采访。

法院方面表示,按照法院宣传规定,如果案件进行了二审,在终审结果出来之前,法官不能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现在该民事案件一审程序刚走完,如果原被告双方任意一方对判决结果不服,都有权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中院提起上诉。换句话说,法院无权拒绝原被告上诉,也就不存在法院是否受理的问题。

 2020年9月,合肥两名业主以对小区物业服务不满为由,给物业送“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锦旗,结果遭物业起诉。日前,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要求维权业主在小区公告栏及物业服务中心处张贴向物业公司致歉声明,如逾期未履行,法院将选择其他公开发行的报纸刊登判决主要内容;王某和童某赔偿物业公司公证费用3000元。

这一判决,再次掀起网络一片争议。许多人表示不解,业主本是物业的衣食父母,就是一个“主人”和“管家”的身份,作为“主人”的业主,连这点批评的权利都没有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类似“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等表达,至多也只是揶揄、调侃而已,谈不上恶意攻击,业主送锦旗的过程也未发生激烈冲突,一个法治社会,连这样的平和表达,都不能容忍了吗?

此前,维权业主曾披露,他们小区多个业主的飘窗边缘有安全隐患,甚至发生水泥块突然坠落的事件,业主要求物业改造,却始终未能如愿。物业则辩称,已经联合开发商,拿出改造方案,却没有得到规划局的批准。毫无疑问,物业认为自己夹在业主和规划局之间,感到很委屈,觉得自己并非收钱不做事,所以才选择法律维权。

这样的争议,显然是此次业主给物业送锦旗事件的关键所在。然而,相关法院对此问题却选择了回避。判决书显示,物业管理责任的缺失与本案的名誉权纠纷属于两个法律关系,不予审查。这里面就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业主对于物业公司的差评权利到底如何表达,该锦旗是否真的就造成了物业公司社会评价的降低?

业主花物业费从物业公司那里购买服务,做得好,那是物业的本分,做不好,业主也有吐槽,乃至给予差评的权利。由于目前大多城市小区的治理机制不健全,没有成立业委会,或者因为种种原因,一些已经成立的业委会也形同摆设。所以,许多时候,业主的差评意见,往往缺少表达渠道,说出来也很难引起物业的重视。这才催生出许多类似送锦旗等另类的表达方式。

这种反讽式的另类表达,当然会让物业公司难堪,但是客观上,它也一定程度上宣泄了业主的不满,让物业公司不得不打起精神,作出改善服务的努力。所以,总体而言,另类表达的利远大于弊,是化解小区治理矛盾的独特方式。如果在法律上把这种另类表达否定了,那结果必然是,业主对于物业公司的差评权利无从实现,业主的不满情绪无法疏解,矛盾将如地上悬河,长期处于压制的状态,哪一天突然爆发出来,恐怕只会更激烈。

判决认为,业主送锦旗侵犯了物业公司的名誉权。这是值得商榷的,物业公司的社会评价仅仅会因为一次送锦旗就降低吗?业主和物业之间的争议,被推到公共舆论的视野,未必一定造成物业公司的社会评价降低。道理很简单,业主和物业之间的话语权是平等的,业主可以指责,物业也有权回应和澄清。如果,物业的回应能为自己加分,争取公众的支持,其社会评价未必是降低的。如果物业的回应在情理上说服不了公众,其社会评价降低又有什么可冤枉的?

而且,所谓物业公司的社会评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其服务的业主所作出的评价。倘若物业真的把服务做得很好,赢得绝大多数业主的交口称赞,个别业主送锦旗,又怎会影响其他业主的评价?假如“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代表绝大多数业主的意见,这种一致性差评带来物业公司的社会评价降低,业主难道也要承担法律责任?由此推开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任何一个业主给予物业公司的差评,甚至其他任何服务合同当中,享受服务一方给提供服务一方的差评都可能面临道歉的局面?

业主监督物业,通过送锦旗给物业打差评,从小处上讲,是不可剥夺的消费权利,就和网络购物可以给卖家打差评是一个道理,没有人可以剥夺。从大处上说,这样的表达权,是宪法层面赋予的公民权利。如今,这样的正常表达,竟然被扣上违法的帽子,无疑开了极为危险的先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18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