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两千三百八十七章搭便车(十更求鲜花)没想到书友们这么给力,才刚到中午鲜花就到了2500朵了,微笑按照承诺再加爆一章,看看到晚上九点之前会不会再到2600了。

两千三百八十七章搭便车(十更求鲜花)

没想到书友们这么给力,才刚到中午鲜花就到了2500朵了,微笑按照承诺再加爆一章,看看到晚上九点之前会不会再到2600了。

还没有进入三九,京城的天气就变的异常寒冷,天空还飘飘洒洒的下开了雪。穆国兴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玻璃向外望去,大街上的行人全都换上了厚厚的冬装,路上的交通警察忙忙碌碌的指挥着交通。

近几年华夏私家车的保有量直线上升,虽然京城也建了不少的外环路,但是堵车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了,有时候就连穆国兴乘坐的大红旗,也不得不绕行其他的路段。

新华门前的哨兵戴着雪白的手套持枪而立,凸显出这个国家最高首脑所在地的庄严。这一段时间穆国兴都熟悉了,每当路过这个地方,他都会下意识的看上一眼,也许他正在憧憬着即将要进入这里工作的日子。

刚在办公椅上坐下不久,桌上红色保密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是外交部部长魏安国打来的:“穆主任,你好!外交部根据中央的指示,对你这次出访欧盟的日程已经安排好了,有件事情想向你请示一下,是否由副部长彭君铭同志陪同你一起出访。”

“呵呵,我这是大姑娘坐轿子头一回,一切由你们按照程序来安排就行了。”

“那好,如果你现在有时间的话,等一下我就让彭君铭同志去向您汇报一下,这次出访欧盟以及代表团成员的情况。”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穆国兴虽然是第一次代表国家出访,但是他也知道外交部对于这方面的安排都有一套固定的程序,哪一级的官员出访,外交部派哪一级的干部陪同,都是有明文规定的。外交部能派一个副部长陪同,确实是规格不低,也许这就是魏安国有意安排的,能坐到他这一级位置的官员,又有几个不是七窍玲珑心、油滑无比的官场老油条。

魏安国在电话中没有称呼穆国兴为首长,而是称呼穆主任,这就是在告诉穆国兴,这次他是以国家经济调控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出访,在西方国家,人家看中的是你在政府里担任什么职务,对于党内职务人家就不是那么感冒了。

魏安国打这个电话来说是请示,其实也就是一个通知,不要说是穆国兴才刚刚进入中央,就是像侯副总理这样经常出国的官员,也未必会分得清楚外交部那一套错综复杂的外交程序。

彭君铭和穆国兴的年龄相当,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风度翩翩,看起来人很机灵,颇有一副外交官的风度,有人说外交部是眼镜王国,看来此言非虚。

这是穆国兴第一次与外交部的人打交道,在他的眼里,外交官都是一些说话模棱两可,从来就没有什么准头的滑头式人物,这也是他们的工作性质所决定的,又有几个人会在外交场合提前亮出自己的底牌?装糊涂、打太极,千方百计套对方的实底,这才是这些人的拿手好戏。

“穆主任,这是代表团成员名单,请您审阅,如果您有什么其他指示的话,我们会一定照办的。”

穆国兴感到彭君铭的话里有话,但一时还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接过这份名单一看,终于明白了。

这份名单洋洋洒洒列着几十个人的名字,有国家经贸委,商务部,外经贸部,工商总局等十几个部委的司局长,对于这些人穆国兴到没有什么很在意,不管怎么说,这次出访欧盟,主要就是双方在财经方面进行对话,这些单位也或多或少的和这方面的工作沾了点边。

名单里还有几个人的后面没有注明工作单位和职务,这倒是让穆国兴有些不明白了:“彭部长,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彭君铭面带尴尬,讪笑着说道:“穆主任,这其中有几个人都是退下去的老同志,还有些人是有特殊情况,也想跟着我们这次一起出去看看,现在这样的事情都成为一种惯例了。”

穆国兴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代表团是代表国家出去工作的,不是去游山玩水,有些老同志在任的时候没有机会,这次想跟着我们一起出去看看,也情有可原,至于一些有特殊情况的人也想跟着去,这就有点不太恰当了,是不是请你们再斟酌一下?”

彭君铭听到穆国兴的话后,也没有说什么,其实每个代表团出访的时候都会有几个不相干的人跟着,这些人要么就是一些退下去的老干部,要么就是一些大领导的亲属。这倒并不是说这些人花不起差旅费,主要是因为列入了代表团随员的名单,就会享受到对方的外交礼遇。一些事情做起来也就比较方便了,久而久之搭便车也就形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在教室

其他一些领导出访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种小事,却没想到在穆国兴这个生瓜蛋子面前竟然被卡了下来,听他话里的意思,对那几个老干部列入代表团的随员名单到是无所谓,可是对于其他几个人却提出了异议。什么叫做再斟酌一下?不就是不同意把那些人列入随员名单吗?

但现在彭君铭还不敢说什么,因为穆国兴讲的非常在理,代表团出去是代表国家去工作的,中央也几次发文要求严格控制领导出访时的随员,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穆国兴这样做都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穆国兴虽然没有从事过外交工作,但以他那种地位也听说过不少这方面的事情。有一次穆国兴与曲卫华几个人聚会的时候,孟海波就曾经讲过:前几年有一位公子哥被列入了一个代表团随员名单,晚上耐不住寂寞,去了一个红灯区,结果与当地人发生了冲突。这位公子哥仗着自己是代表团随员,有外交豁免权,就与那些人大打出手,后来被当地警察抓进了警局。最后我们国家的使领馆出面才把这个人弄了出来,这件事情给我们国家在国际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那位带队出访的国务委员也因此受到了中央的严厉批评。

穆国兴可不想在他第一次带队出访的时候就发生这种事情,政府官员即便是退休了,都还是懂规矩的,这些人跟着出去还无所谓,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

“穆主任,请你是否再考虑考虑?”

彭君铭的话音刚落,穆国兴摆了摆手严肃的说道:“我是代表团团长,一切由我说了算,请你转告那些人,他们到国外一切费用我个人都可以承担,但是,想进入代表团随员的名单是绝对不可能的。”

穆国兴一句话就关上了这扇门,彭君铭此时才领教到这个太子的厉害,大家都说他是一个非常坚持原则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看来是一点也不假。

“穆主任,这是我们搜集到的参加这次财经会议的欧盟代表团成员的情况。”

穆国兴点了点头,接过了这份材料,随意放到了桌上。

“彭部长,材料先放在这里吧,我随后会看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回去忙你的工作吧。”

穆国兴这是第一次对一个副部级的干部下逐客令,这倒不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彭君铭这个人太不识时务了。穆国兴本来已经和他讲的很清楚了,他竟然还要求穆国兴再考虑考虑,像这种人穆国兴自然是不会再和他讲客气的。

这样的事情一旦开了头再要想刹住可就难了。不管别人是怎么做的,反正穆国兴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官司就是打到中央,穆国兴也绝对不会后退半步的。

两千三百八十八章什么路可走(一更求鲜花)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谢谢死神15的打赏,现在距加更章节还差38朵鲜花。

看到穆国兴的脸色不善,彭君铭也吓了一跳,他也在暗暗后悔。穆国兴刚才都已经讲的很清楚了,他就不应该再帮那几个人说话了。那几个人能不能被列入代表团随员名单,和他彭君铭有什么关系?这下子可好了,得罪了这位太子,今后可有得自己受得了。那几个人的背景深、影响力大,难道还能大的过人家?影响力大难道还能帮自己升官不成。

该巴结的人没有巴结上,最不应该得罪的却被自己给得罪了,彭君铭是越想越窝囊,也不知道这二十多年的外交官是怎么当的。在外交场合下不论是多么复杂的局面,彭君铭都自认能够游刃有余,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穆国兴拿起文件看了起来,再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彭君铭也没有再敢讲什么,站起来搭讪着灰溜溜的走了。

吃过晚饭,和孩子们在一起聊了一会,穆国兴来到书房,拿起外交部送来的材料看了起来,说实话外交部的工作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了解到的情况也非常全面和细致。

参加这次对话的欧盟方面的代表是,欧盟委员会主管贸易的副主席马哥森,和贸易总代表拉吉特。根据外交部的材料显示,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马哥森是西班牙人,这个人早年毕业于剑桥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也是国际上比较有名气的经济学专家之一,在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之前,曾经担任过一届西班牙政府财长。

马哥森一贯主张采取严厉的贸易保护主义,不管是哪个国家,只要是威胁到欧盟的产品,他一律提出要课以重税。马哥森对华夏在出口贸易方面所采取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很不满意,认为正是华夏对出口产品进行了大量的补贴和采取了低汇率,才造成了出口产品的价格低廉,从而争夺了欧盟工人的饭碗。

前一段时间欧盟对华夏鞋类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对紧固件等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就是马哥森极力主张的结果。根据外交部调查来的情况,马哥森是一个油盐不进非常难讲话的人。

贸易总代表拉吉特是波兰人,这个人相比较马哥森而言,在贸易纠纷的处理上就灵活多了。他主张双方产生的贸易纠纷要在WTO框架里进行充分的协商,协商不成再向世贸组织提出仲裁,不赞成实行严厉的贸易保护主义,认为这会影响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损害欧盟的利益。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都是代表着欧盟的利益,这一次由他们两个人与华夏进行财经对话,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可有的穆国兴受了。

正在穆国兴研究这两个人资料的同时,大洋彼岸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十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有几个人也在开着一个小型的会议。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在教室

“拉吉特先生,华夏这次只派出了一个经济调控委员会主任来与我们进行对话,这显然是在轻视我们,也是不符合对等外交国际惯例的。”

一般的情况下,马哥森提出这个观点是很正确的,在外交场合最讲究的就是对等的原则,双方派出的外交使团级别必须是一样高。如果一方使团的级别较低,另外一方就会感到受到了侮辱,因为这种情况导致谈判破裂,或者是发生更加严重的外交纠纷的例子,在外交史上也并不少见。

欧盟为了组织这次对话可是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一开始邀请的是华夏国总理,认为即便是华夏国总理不能亲自来,最起码也会派一个主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来,却没想到只派来一个经济调控委员会的主任。虽然这个人是华夏总理的特别代表,但总不如来一个总理或者副总理有面子,也更能解决一点实际的问题。

正因为这样,马哥森才感到华夏是在轻视他,使他有了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从这一点上来看,马哥森在经济领域或许是很有造诣的,但对政治方面或者说华夏国高层的情况却就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了。

看着马哥森涨红的脸,拉吉特摇了摇头:“马哥森先生,我并不赞成你的观点,我认为华夏这次能派经济调控委员会主任穆国兴先生来与我们对话,不仅不是轻视我们,反而还是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面子。”

马哥森睁着蓝色的眼睛看着拉吉特,疑惑地说道:“拉吉特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与华夏那个文明古国打交道可是与其他国家不一样,首先我们要明白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和现行的体制,我们先来分析一下经济调控委员会主任穆国兴先生的私人背景吧。”

“NO,拉吉特先生,我看你扯的有些远了吧,我们这次是代表欧盟与华夏这个国家进行财经对话,并不是与这位穆先生私人打交道。他有什么私人背景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马哥森先生,请你允许我把话讲完。穆国兴先生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华夏的高官,也是华夏曾经最有权力和现在最有权力的九个人其中的一个。穆先生本人现在是除了那九个人之外,另外最有权力的二十几个人当中的一个。按照他们国家的体制来讲,就是副国级,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相当于国家副总理的人物。除此之外,穆先生本人还极有可能在华夏即将进行的换届选举中,成为那九个最有权力的人之一。按照他们的讲话就是正国级了,什么叫正国级,那就是说他将会与他们国家的元首平起平坐。”

马哥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拉吉特先生,你讲的很有道理,看来我们还不能小瞧了这位穆先生,你还了解到什么情况可以在这里一起讲出来嘛。”

在教室 乳 大 小说 吞精导航
在教室

“我上个月刚到过华夏,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这位穆先生也是一个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官员,具有丰富的施政经验。用他们国家官员的话来讲,这个人非常强势,是不会惧怕任何人的,典型的一位红色太子。另外他的家族也是华夏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我倒认为华夏这次派他来,将会使我们这次财经对话充满很大的变数。”

马哥森摇了摇头:“拉吉特先生,据我了解,华夏国在国际贸易中一贯都是抱着一种委曲求全息事宁人的态度,他们绝不敢也绝不会主动向欧盟挑起争端来的,要知道他们是离不开我们欧盟这个大市场的。只要我们在对话中表现出足够的强势,他们就一定会屈服于我们的压力,最后乖乖的按照我们的意见办。”

“马哥森先生,请你不要忘记,欧洲目前正在发生空前的主权债务危机,许多国家债台高筑,大大超出了政府的偿还能力。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华夏慷慨解囊,大笔购买欧元债券。前一段时间他们曾经承诺要购买60亿欧元的西班牙国债,以帮助您的祖国渡过困难时期。这对西班牙乃至整个欧洲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就连德国《新德意志报》也刊载文章称:华夏现在成了拯救欧洲的白衣骑士。”

拉吉特故意停顿了一下,给了马哥森一个理解的时间,又继续说道:“至于你说到华夏离不开欧盟这个大市场,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同时也劝告你去问问诺基亚、家乐福、阿尔卡特、施奈德、ABB、达能这些欧洲著名企业吧,他们会告诉你华夏这个更大的市场是多么重要,离开了这个市场我们欧盟的企业还有什么路可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29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