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是否自愿签订过独家合作协议是定性关键

公平竞争网12月22日根据9月14日公开消息,因认为唯品会存在强迫商家“二选一”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爱库存已于9月11日通过邮递的形式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四家机构实名提交(《关于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从事不正当竞争经营行为的举报函》)。这是爱库存继9月3日发出《关于抵制唯品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后,再次对唯品会进行的反击。而前不久,唯品会刚刚因为“二选一”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起诉天猫,同一个“二选一”,前脚当原告,后脚被举报,唯品会如何在法律上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何应对双重标准的问题?

公平竞争网12月22日根据9月14日公开消息,因认为唯品会存在强迫商家“二选一”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爱库存已于9月11日通过邮递的形式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四家机构实名提交(《关于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从事不正当竞争经营行为的举报函》)。这是爱库存继9月3日发出《关于抵制唯品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后,再次对唯品会进行的反击。而前不久,唯品会刚刚因为“二选一”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起诉天猫,同一个“二选一”,前脚当原告,后脚被举报,唯品会如何在法律上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何应对双重标准的问题?

据爱库存的公开函,从2020年8月4日起,爱库存不断接到上百家商家反馈:唯品会要求商家不得与爱库存继续合作,强迫商家“二选一”,并对商家商品进行日常巡检,一经发现在爱库存上继续有售,唯品会即对商家进行通告,甚至直接下线在唯品会上的所有在售商品,以示惩戒。类似的案情,如果将相对方换成是唯品会与天猫,文字表述上公众也不意外。商场之战的残酷不亚于实际的战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正常。为了利益,甚至出现过同一家公司,由于所负责的业务不同,对相同的问题,不同业务板块的负责人对外做出截然不同的表态。如阿里总部和阿里本地生活高管对于“二选一”的定性问题,表述就大相径庭。就唯品会被爱库存公开举报案,还是有必要从法律的层面进行分析。

一、唯品会的行为没有违反《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和《反垄断法》

在爱库存《关于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从事不正当竞争经营行为的举报函》中,提及了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违反《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从《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看,这是明显的关于转致《反垄断法》的规定,因此,就实体上,唯品会是否违反《反垄断法》的判定,不能适用《电子商务法》做直接的判断,而应该适用《反垄断法》。就唯品会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言,以唯品会目前的市场占有率、规模、数据管理能力等,其远远没有达到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程度。因此,本案中,唯品会不存在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中有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情形。唯品会也没有存在与竞争对手和交易相对人之间签订垄断协议的行为。因此,本案中,唯品会没有违反《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和《反垄断法》。

二、唯品会的问题主要涉及不正当竞争行为

爱库存《关于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从事不正当竞争经营行为的举报函》,举报函的题目就非常明确,举报唯品会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爱库存举报唯品会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对应的是第十二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经营者利用网络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当遵守本法的各项规定。 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下列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一)未经其他经营者同意,在其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中,插入链接、强制进行目标跳转; (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 (三)恶意对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不兼容; (四)其他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如何理解《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中“合法”“恶意”“兼容”三个前提条件,成为正确有效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的关键。“合法”应是广义的,包括法律规定、合同义务等,对于被利用技术手段影响的相对人,也应是在遵守法律规定、履行合同义务的前提下,才能被适用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加以保护,本案中,如果入驻唯品会的商家与唯品会签订了独家合作协议,则唯品会其实是有权对违约商家依法依合同实施必要的反制手段,这是商业中正常的民事权益的冲突,不宜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

虽然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严禁平台单边签订排他性服务提供合同。2019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的《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方案》中指出,要严厉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依法查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限制平台内经营者参与其他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活动等行为。但是如果唯品会与商家通过自愿协商签订独家合作协议,显然没有违反《指导意见》和《方案》。

对于没有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商家,唯品会对他们进行下线的处理,并且明确这是因为对商家加入其他平台的对应惩罚,则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应当接受对应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的处罚,同时,受损害的商家还有权要求唯品会作出民事赔偿。

三、唯品会目前在“二选一”问题上不存在双重标准的法律困境

唯品会诉天猫,是因为天猫“二选一”,现在唯品会被爱库存公开举报,理由同样是“二选一”。同样理由,如何看待唯品会在“二选一”问题上面临的双重标淮的法律困境?

虽然同样是“二选一”,因为相关市场不同、企业规模不同,唯品会起诉天猫主因是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在被爱库存举报的问题上,唯品会则完全可以用自己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避开《反垄断法》,只在《反不正当竞争法》和《电子商务法》的范畴内对爱库存进行抗辩反击。唯品会并不会在法理上将自己陷入“双种标准”的困境。

四、爱库存举报唯品会案中《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和《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的适用问题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了“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如果选择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需要证明唯品会具有误导、欺骗、强迫商家修改、关闭、卸载爱库存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基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爱库存应证明唯品会对商家进行了在唯品会和爱库存羊进行“二选一”的明示,否则,虽然唯品会实施了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妨碍、破坏了爱库存的正常经营,但是如果唯品会的行为不具有明显的指向和针对性,则可以用平台内部管理等理由进行抗辩。基于这样的前提,爱库存在诉讼中,适格原告的身份可能都难以确认。爱库存在举报函中提交了商家被迫“二选一“的部分证据以及受损失情况说明,证据能否确认对案件处理至关重要。

如果唯品会实施了利用技术手段,影响用户,但不能明确指向受害方就是爱库存,不能得出强迫商家“二选一”的结论,唯品会也不能免责,平台内的商家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举报要求适用《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和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对唯品会进行处罚。《电子商务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违反本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或者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从处罚的力度上看,《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处罚力度要高于《电子商务法》。违反《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且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不属于的,适用《电子商务法》。

五、唯品会与爱库存之争中涉及的消费者权益保护

爱库存认为,“二选一”行为严重影响电子商务行业的健康发展,在当前复工复产的大背景下,严重损害了商家利益,使得商家经营更加举步维艰,也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并对爱库存等电商平台的经营发展带来干扰。

多个平台同时经营众多品牌,当然有利于消费者实现选择权,但这并不能否定平台与商家间独家合作的方式的合法性,经营者的自主经营的权利同样需要得到维护。国家主管机构介入爱库存公开举报唯品会的处理时,要充分考虑平台因为商家签订独家合作后,为商家提供的流量、减免管理费等对商家的支持回报,不能否认平台与商家的独家协议是等价交换的结果。因此,对于已经与平台签订有独家协议的商家,如果违反约定另行寻找其他平台的违约行为,不能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第二十四条或《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第八十二条进行过度干涉。

结论:平台对于没有与自己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商家与其他平台合作的,如果执行“二选一”政策,对商家采取下线等处理措施,侵犯了其他平台和商家的合法权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应依据案情证据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或者《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对责任方进行相应处罚。

稿件来源:公平竞争网

作者: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部主任 张德志

编辑:祁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30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