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你的意思是说,知道大体方向,拿史玉清所拍摄的照片做比对,景色相仿的,便为事发地点了,对不?”裴奚贞眼中蹦迸现出了抹精光,他与我一拍即合。约过了五分钟,城西分局的啤酒妹领队抵达了案发现场。我和裴奚贞把监控拍摄的情况做了说明,就离开了天南四院,直接回了D.I.E。

“你的意思是说,知道大体方向,拿史玉清所拍摄的照片做比对,景色相仿的,便为事发地点了,对不?”裴奚贞眼中蹦迸现出了抹精光,他与我一拍即合。约过了五分钟,城西分局的啤酒妹领队抵达了案发现场。我和裴奚贞把监控拍摄的情况做了说明,就离开了天南四院,直接回了D.I.E。

林慕夏已经布置好了鉴证室,电脑、物质分析仪、DNA检测机,算上以前的指纹提取器,近乎五脏俱全了。

她打开一包湿巾,擦拭满是汗珠的额头,“凌宇,史姓记者那边怎样?”

“甭提了,非人中的狗面人和鹰眼男,冒充警方获取了他的住院地址,抢在我们前头把人杀了。”我摊了摊手,心有余悸的道:“案发现场的情况,那叫一个惨啊……我们赶回来查下事发地点的路径,你先联系报社,把史玉清昨天傍晚拍得所有照片要过来。”

林慕夏跟我前后脚走入办公室,她笑道:“好的,你们放心忙。”接着拿起话筒拨打。

与此同时,裴奚贞坐在一台电脑前,他打开了情报系统,搜索近来新出道且人气爆棚的明星,今年年初,天南市的有一位影坛新秀,家是市中心的,状态不温不火,跟乡下无关,pass!

眼前的7月份,天南有一位出名的妹子,魏小婧,是唱歌的。她由于参加了江浙一带人气火爆的综艺节目,华夏好声音第一季。盲选时唱了首走心歌曲,惊艳全场,加上导师四转,一夜之间走红!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强迫型黄文

裴奚贞猛然拍动桌子道:“这是前天的事,难怪丁某和史某趁傍晚赶着跑到乡下采访呢,敢情想去挖独家,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搭上了小命。”

“操!头儿,诈尸啊,你犯得着这么激动吗?”我揉动自己差点被震出胸膛的小心脏,拿起鼠标点选魏小婧,她家是城北郊区大咧崴子镇的葫芦村。抄录完地址。我低头检查装备,老狐狸伸懒腰把我的打了下,弹夹掉落在地。

“小宇,你的弹夹掉了。”裴奚贞趁我弯腰捡的时候,他站在我屁股并拿双手卡住我腰际,“敢对我用这个神圣的字?不想混了?”

我菊部一颤,想到了“你的肥皂掉了”这个桥段,捡弹夹和捡肥皂有毛区别?我急忙求饶道:“头儿,您手下留情啊,五分钟前上了厕所忘记带纸,您忍心下毒手吗?”

“滚!”裴奚贞抬起膝盖顶在我臀部,他朝向林慕夏说:“照片要到手了?”

她捂嘴偷笑的道:“Sir,正在接收ing。”

我脑袋撞在了抽屉把手,搞得眼睛前频有金色小星闪动,心说够倒霉的。

“凌宇,别再招惹老狐狸,他早已不是当年节操满满的胡子大叔了。”林慕夏开玩笑的道,很快接收完毕,使用彩色打印机把图打出来,失真度较小,她将它们塞入口袋说:“Sir,现在出发?”

裴奚贞取了一只小绳子,把波波的脚拴住,另一端绑在手腕,他凝重的说:“如果遇见了非人,切勿手下留情,没有把握活捉的话,则当场击毙!”他拉开蒋天赐的抽屉,把军用越野的钥匙拿到手,我负责驾驶,准备就绪时,我们便离开了D.I.E,赶往城北郊区的方向。

拐离了市中心时,我随口说了句话,然而毫无一丁点回应,有这么安静?我狐疑的侧过脑袋,看见副驾驶的林慕夏和后座裴奚贞纷纷入睡,够懒的。我索性打开了广播,连着切了俩频道,全是魏小婧的报道,确实火了!

花了两个小时,我驶到了城北的市郊分界线,扯嗓子大吼道:“裴头儿!林大脚!醒来!”

林慕夏睁开眼睛,环望了眼窗外的景色,她呢喃道:“路边空荡荡的,没有田地。史玉清描述的情形是在田地中,嗯……让我先睡一会儿,出现田地了再……”

“正解!”裴奚贞眼珠子转了转,倒头继续睡。

我完全是苦工般的待遇,按下车窗吸了根烟,打起精神接着前行。眨眼间过了一小时,我驾驶着军用越野进入了大咧崴子镇,城北市郊分界线至此的途中,我始终没看见有田地的存在。问清了葫芦村的方向,我打方向盘沿东口离开了镇子,约有两公里的间距,玉米地映入眼帘。

我瞧了眼睡得正香的俩人,使坏般的急刹车,林慕夏和裴奚贞全嗑醒了,我解释道:“有块石头,没注意嗝了下。”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强迫型黄文

林慕夏懒得跟我计较,她拉开手包,把史玉清拍得相片分了一半给老狐狸,“Sir,现在蓄满了能量,咱俩得集中注意力了,你负责左侧,我负责右侧。”

“原来你们是为了养好精神。”我心中释然,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把速度降低一半,你们眼睛不够用时,就说哦。”

接下来,军用越野犹如一只巨型蜗牛般,缓慢的朝葫芦村移动。

林慕夏和裴奚贞擦亮了眼睛,唯恐漏掉每一根草木。离葫芦村还有两公里的时候,裴奚贞突然道,“小宇你停车。”他拿着其中一张彩图,凑到林慕夏的后脑勺,“慕夏,你瞅瞅这是不是?均有一块凹字形的地。”

“Sir,这不是的。”林慕夏轻轻摇头,她手指戳向彩图的右下角道:“这儿一块长度约有小臂的条形石头。”

我重新踩住了油门,一只手拿烟一只手操控方向盘。这块玉米地的尽头,是条笔走龙蛇般的曲道。拐了十来个弯,再现一块玉米地。这次林慕夏打起十二分精神,隔了半分钟,她甩动手中的彩图,“凌宇,可以停了,事发地点!石头、小树、玉米地,庄稼整体的大致轮廓,与图中的一模一样!”

裴奚贞揉动眼皮道:“慕夏,这块好像没有稻草人。”他手按在一张彩图的边缘,史玉清仅无意拍到了稻草人的一半。

“凌宇,在往前是不是就到葫芦村了?”林慕夏拧紧了眉头,她若有所思的道:“我怀疑别人动过手脚,毕竟一摸一样的地段很少,而稻草人是能被移动的。”

我刹住了车,双手握住手枪和电击剑,跟裴奚贞、林慕夏一块走下道路的右侧,我们警惕的望着玉米地,这果然是昨晚丁、史二人发现所谓“天南食尸鬼”的地方,因为不少玉米梗均被压折倒地。

这时,一阵轻风吹过,不仅带来了泥土的芬芳,还掺杂了熟悉的冲鼻味道。

裴奚贞抽了抽鼻子,他打开手枪保险道:“我闻到了一股腥味,源于玉米地的不远处。”

低下头,我望见了隔壁垄沟间渗入泥土中的一大块血迹,只是绝大部分被掰折的玉米叶子挡住,不怎么能明显。

我们仨切换了垄沟,顺着地上的拖痕,边走边扒开近一米高的玉米梗,约过了五六米,一具尸体赫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观其剩余的半边脑袋,是短发,所以疑似被当初啃死的记者丁某。他的左半侧脑袋,是颅骨!没一点血肉,干净的犹如被舌头舔过般,不仅如此,他的左胳膊、左脖子、左肩膀、左躯干、左大腿,均像是被专业的剔过肉,仅有森白的骨头。左半身与右半身的骨肉相连处,不是想像中的平整切口,反而遍布了齿痕,完好的右半身边缘,隐隐有皮肤被撕裂的趋势。

狗面人竟然如此饥饿,硬生生的吃了半个活人……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插进去污文章

裴奚贞戴好手套,手探入男尸的口袋中,翻出了钱包和记者证。他将其封入证物袋,低头望着丁某尸体前方踩凹的脚印,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们继续摸索。很快,我们又发现了一具啃食近乎完整的男尸,撕烂的衣服是典型的农夫打扮。

我唏嘘不已的道:“按照史玉清拍的照片和新闻报道,这两具尸体均是狗面人啃的,他得有多大的胃?先是把农夫啃得只剩百分之十的肉,然后把丁的啃了一半儿,就算十天没吃饭也容不下啊!”

“也许报道有误,史玉清没看清楚,狗面人还有一些非人伙伴没被他发现。”林慕夏伏地了身子,左右两侧分别迈了几条垄沟,她招手道:“这有一堆杂乱的脚印,至少有五对不止。”

我和裴奚贞赶紧凑上前,拿手机拍了照片,便顺着脚印的方向追踪。

没多久,我们仨来到了玉米地的深处,看见一个木头搭的简易小棚子,里头时不时的男人痛哼声。

裴奚贞抬手递到嘴边,授意我们噤声,他指了指小棚子的两侧,做了个包夹的手势。我、林慕夏点头,蹑手蹑脚的凑近小棚子门口,我握住手枪和电击剑,她手持麻醉枪,而裴奚贞,直接冲上前一脚踹翻了不结实的木门,他举起枪口道:“别动,乖,否则你会死的。”

“你是谁?哎哟,疼。”男人吓了一跳,痛问道。

“举起手来。”

裴奚贞的左手朝林慕夏勾了下,接到对方仍来的手铐,他走上前,一举将其铐住。此刻,我们探头望向棚子中的男人,蛮正常的啊,五官粗犷、头发贴着脑皮儿,四肢健全,不过有点怪异的是,他一双大腿的中间,被一块脏兮兮的布遮盖,隐约的露出了长筒形的轮廓。

这究竟是什么玩意?武器吗?

我们三人好奇的望着这块脏布,裴奚贞凝重的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脏布底下是什么?”

“呃,我是万艾可。”男人搭了句,他的双手挣动,“哎,疼……想知道是什么你自己翻开布看好了。”

“万艾可?这他娘的不是伟哥吗?”裴奚贞掏出一根蓝色羽毛扫动,他吐槽的道:“现在不知道有何猫腻,哪敢轻易的掀开!”

林慕夏清澈的眸子中充满了疑惑,“貌似你除了脸色不好,其它没啥大碍,到底哪疼呢?”

万艾可嘴巴扭曲的道:“我在这里等副院长。”

“副院长?”我眼皮一紧,抓住他领子道:“你说的是狗面人刘星珠?”

万艾可评价的说:“他确实是条狗,哦不,比狗都像一条狗。”

“你也算零院非人中的一员?”裴奚贞上下打量这位伟哥兄,他一边拿手乱摸一边评估道:“完全是个正常人,没有嫁接移植的痕迹。难道……”他眼睛撇向万艾可腿之间的布,此刻,我们彼此相视一眼,驴?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强迫型黄文

如此一来,就敢掀布子了。

我呼了口气,捏住布角猛地扯动……嚯!

近乎一米长的家伙,皱巴巴的黑皮,锃亮发紫的蘑菇头,根部连接着万艾可!硕大的囊袋犹如漏了孔而瘪掉的小足球。

这位驴先生真不愧是名副其实,我等表示膜拜,恐怕他站起来能耷拉到地!零院负责做手术的暗黑医师们太有才了,把驴的鞭子连同囊袋一并赐予了万艾可,驴先生的大家伙似乎受了伤,中间部位缠了厚厚的绷带,模糊的透了些血迹。

“Sir,驴先生说了他在等同伴,此地不宜久留。”林慕夏瞅了眼小棚子外的茂密玉米地,她建议的道:“我们把他搬到车的后备箱,返回D.I.E吧。”

“其实我觉得他已经被抛弃了,本身出了鞭子大,没战斗力,反而是个累赘,继续待下去形如浪费时间。”裴奚贞分析完,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城北分局的电话,让王远河组和抬尸小分队来葫芦村前的弯道,把玉米地的两具男尸处理下。

万艾可抗议的道:“别动,我怕断了。”

林慕夏冰冷的笑了笑,夺过我的手枪,她将枪口对准了万艾可的家伙表皮,从头点到了尾,“驴先生,如果你不肯,呵呵,小心我把你打成竖笛!塞在你嘴里吹个哆来米发嗦啦西哆。”

“姐,枪下留鞭,我错了,这就跟你们走。”万艾可戴有手铐的双手把脏布拿到身前遮好家伙,小心翼翼的捧着绷带处站起身。

裴奚贞跟在他屁股后头,拿枪顶住后脑勺。

因为万艾可担心触动伤口的缘故,我们走的极为缓慢,花了半小时才走回了路边。林慕夏掏出麻醉针扎于万艾克的大腿,他很快没了意识,我跟裴奚贞合力把他放入后备箱,赶忙调头返回了D.I.E。

我们把这位驴先生搬到了审讯室,由于椅子高,担心他家伙的伤口重裂,我把他倚在墙角。

麻醉效果渐渐的消退,万艾可悠悠醒来,他懵了,“这是哪儿?”

“D.I.E。”我一边调整摄像设备的角度,一边淡声道。

万艾可流露出抗拒说:“我知道你们!抓走了我最爱的院长!”

“你是说……孔厉秋?”我满头雾水的道:“最爱的?”

“现在院长过得还好吗?”万艾可的家伙扭了个身,他怀念的道:“是的,最爱的,她想有一个私宠,所以把我身上移植了驴的标志。起初我恨她,不过我很享受手术后的自己,何况院长大人又待我如己出。”

裴奚贞打了个寒颤,道:“好恶的趣味。”

“咳,现在你们非人,一共有几只,不算你。”林慕夏询问的道。

“九只!啊呸!九个!”万艾可的神情有点哀伤,“还没告诉我院长大人如何了?”

“她入狱了,临送监狱前,她说心愿已了,释怀了当年的执念。现在听说好像是死了,所以死的没有遗憾。”裴奚贞摸动下巴,他叹息的道:“话说,你们非人不是逃得只有六个吗?狗面人,鹰眼男,双面人,猎豹,你、臭鼬人。”

强迫型黄文 插进去污文章
插进去污文章

“挺了解的?”万艾可神秘一笑,他解释道:“狗头军师和我们重聚时,他又试图招揽了一些曾经在零院做过改造手术的非人,不过成功招来的,只有四个,身手还好,其中我最讨厌一个闲得没事就吐具有腐蚀性酸液的女人,好恶心的说。剩下三个,有一个是安了一只大熊掌,有一个的肚子移植了第三只手,最后一个算是比较正常的,漂亮的女人,嫁接了壮汉的四肢。”

彼此相视一眼,这些非人的数量和能耐远超乎我们的预计。

我冲万艾可的家伙指了指,问道:“你这是怎么伤的?”

“唉……甭提了。”万艾可心痛不已的道:“那天我们住的地方,来了两个很可怕的人,瘦子一刀切入我的家伙,深度约有一厘米吧,便停住了。跟他同行的,是个半老不老的男人,直接朝臭鼬索要两瓶灌装的混合型毒气,如果不给就把我切断。狗头怪只好让臭鼬人撒了两瓶,对方这才肯离开。我的血好不容易止住了,遗憾的是,经过副院长的努力,接好是接好了,不过想恢复功能起码要两年!”

“小家伙猎手和分尸大魔王?”我瞪大了眼睛,敢情臭鼬罐子是通过威胁获得的,双方甚至为敌对的关系。

裴奚贞好奇的道:“然后你就被非人抛弃了?”

“他们没有表现出嫌弃我的意思,只讲了带我去某个村子求老中医看病。昨天傍晚,狗头怪和其他五个人,就把我抬在小棚子中,并猎了两个人的肉,我们一块享用完,狗头怪说领他们进村。”万艾可低头凝视着受伤部位,他郁闷的道:“就这样,我一直等到今天中午,结果等来的却是你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52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