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陕西主播为“吸粉”称要为羊打坟办丧事

   近期,陕西榆林市榆阳公安在某直播平台上发现一段视频,一男子晚上在树林内抱着一张羊头照片哭丧,另一男子则拿着镢头刨坑,称要为羊打坟举办丧事。

 近期,陕西榆林市榆阳公安在某直播平台上发现一段视频,一男子晚上在树林内抱着一张羊头照片哭丧,另一男子则拿着镢头刨坑,称要为羊打坟举办丧事。

12月29日,“榆阳公安”微信公号发布了一则通报称,该视频内容低俗、违背社会风尚,引起大量网友围观,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12月22日,民警将策划、组织拍摄这段视频的靖边籍男子王某抓获。12月25日,将伙同王某制作、传播视频的李某某、王某某抓获。

经查,王某系榆林本地网络主播,12月13日,其为了达到吸引粉丝数量,增加自己与其代理商品关注度的目的,根据近期该直播平台榆林籍用户刘某直播宰杀羊一事,装作向刘某讨要说法,并对死去的羊进行追悼。12月17日,王某在靖边一棺材店给羊定制了一口棺材,并制作了一张羊的遗像,伙同榆林本地网络主播李某某、王某某来到了榆阳区古塔镇杏树林景区刘某住所附近的一树林内拍摄并发布了这一视频。

目前,因在网络直播平台发布违背社会风尚视频寻衅滋事,王某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李某某、王某某被处以行政拘留十日。

榆阳公安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公安机关在打击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实施违法、犯罪的同时,希望广大网友及直播从业者合法合规使用网络直播平台,遵纪守法,不发布违背社会风尚、误导青少年价值观的信息,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都是网瘾害了我!”日前,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一次全区财会人员专题警示教育大会现场播放的专题片中,江苏某国有企业赣榆分公司原会计项强(化名)泪流满面,追悔莫及。

视频中,90后项强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现金和银行账户中共386万余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2月10日,赣榆区人民法院以犯职务侵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退赔受害单位经济损失。

家住赣榆区的独生子项强学习成绩优异,2013年考上大学后迷上了网络游戏,并且越陷越深。打网络游戏需要花钱买装备,上大学时,父母给的生活费有限,他没有余钱充值消费。

当时正好出现了“校园贷”,而且贷款手续简单,项强很轻易拿到了第一笔校园贷1800元,买了第一批游戏装备。临近毕业时,他的欠款连本带息竟达8万元,无力偿还只能求助父母帮他还清贷款。当时,项强向父母保证再也不碰网络游戏。

2017年10月,项强被江苏某国有企业赣榆分公司录用为出纳会计。2018年1月,他又开始网上狂欢,并盯上了公司账户上的公款。

第一次拿公司的钱是在2018年1月,当时营业厅的同事交来一笔器材销售款1000元,项强开了收据,随手把钱放到了抽屉里。当时他手头紧,就用这笔钱给网游充了值。其所属公司从未对现金账目进行过审核。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项强的胃口越来越大,开始采用虚列开支的方式套取公款。为了不被发现,他将保管的公司现金不入账,虚报多报水电费金额,截留占有公司应收款。此外,他还利用管理漏洞,偷拿公司财务经理保管的网银盾,通过网银转账侵占公款。依靠这些方式,他截留公款充值网络游戏达40余次。

项强不仅成为网游服务器中的“大佬”级玩家,侵吞公款自己挥霍,还将部分钱款借给同学、朋友,供其偿还网贷和日常消费。

从2019年4月开始,项强成为一名年轻网络女主播的忠实粉丝,他虚构“富二代”身份给女主播打赏。其间,项强不停地以各项费用支出名义套取公款。“我每天都忍不住要给主播刷礼物,只要一刷礼物,我就感觉轻飘飘的,跟吸毒上瘾一样。”项强说。

刚开始,项强担心被公司发现,往往一次只消费几百至几千元。后来,他打赏女主播的金额从几千元上升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短短几个月,就变成了直播间充值榜单“一哥”。

不到两年时间,他以各种手段侵占了超过386万元的公款。“我知道欠债还钱的道理,更知道公司的钱是不能动的,但我的虚荣心太强,已经陷进去出不来了。”项强说。

2019年7月,项强深知职务侵占行为即将败露,便带着最近收取的未入账的4万元现金,以及最后从公司套取的6万元公款,潜逃到湖南省郴州市某处偏僻的山区,与家人和公司都断绝了联系。

项强的失踪、账户资金的缺口,终于引起公司注意。2019年7月25日,在湖南省郴州市一出租房内,项强被警方抓获。8月23日,赣榆区纪委监委对其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8月24日,赣榆区人民检察院提前介入调查,并对项强所在公司在财务制度、监督力度等方面存在的漏洞,向该公司制发了检察建议,针对性地提出预防对策,促其填补管理漏洞。

“都怪我,没能抵挡住网游的诱惑,没能控制住虚荣心。”视频中,项强悔恨地说。

 12月9日,袁先生向东方今报热线反映,他在某交友app上与女主播网聊,4天后确定恋爱关系,奔现后女方热情又主动,之后他在该交友app上挥金如土,3个月为女友刷了7万多元礼物后,对方提出分手并拉黑,这让他心灰意冷。就反映此事,记者对双方进行了采访核实。

自述:网聊4天确定恋爱关系,开“小号”询问男友身份遭否认

来自西安的31岁袁先生向记者讲述,9月份下旬他通过某交友APP认识了一个23岁的“婵儿主播”,与对方热聊了四天便在网络上确立了恋爱关系。“我一开始也不太相信这些主播,就约她私下见面了,她表现很热情,主动和我拥抱亲吻。” 10月11日,袁先生从西安坐飞机与婵儿在贵阳“奔现”。

袁先生称,在两人交往的三个月里,与女友婵儿只见过一次面,对方几乎不接他的语音、视频电话,却经常催促其在直播厅赠送虚拟礼物,他一共陆续刷了7万多元的礼物,私下微信转账1万多元,总花费在9万元左右,他向记者提供了一部分微信转账和礼物付款截图。

11月初,袁先生又申请了一个社交小号,刷礼物询问女友有没有男朋友,婵儿回复他并没有,这一情形让袁先生很是气愤,“我又问她,礼物榜第一(袁先生)那个人不是你男朋友吗?她说是一起打游戏的。”袁先生又向记者展示了部分聊天记录。

11月底,婵儿与袁先生正式分手,对方将他的微信、交友账号删除拉黑。袁先生告诉记者,他曾向对方索要自己送出的礼物费用以及微信转账,遭到了对方拒绝,他又向交友平台投诉此人遭到驳回,“我觉得她这就诈骗行为,他们平台的官方回复我说,没有看到直播有任何的违规行为,这是我的自愿行为。”

女方回应:刷礼物属于自愿行为,因性格不合提出分手

12月8日,记者注册登录了该App,查看袁先生所说的“婵儿”的个人主页,以普通男用户的身份在直播厅为其赠送了一个“棒棒糖”虚拟礼物,很快得到了对方的私聊,她开始热络地询问起记者的年龄、是否有对象。

究竟,刷礼物一事是否像袁先生所说的那样?12月10日下午,记者通过电话采访到“婵儿”本人,她首先向记者否认了主播这一身份,称自己是参与公会的玩家,其次表示她和袁先生曾是男女朋友关系,为其刷礼物是自愿行为,并且自己也为他刷了礼物。

“我和他分手就是因为对我不信任,天天唠叨,天天和我吵架,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第一次吵架拉黑后,他又去直播间给我刷礼物,总是一直纠缠我。”婵儿告诉记者,情侣之间的相处不仅仅只是通过电话、视频来维系,她平时也会送礼物、点外卖给袁先生。

对于袁先生开小号询问其男友身份遭否认一事,她回复称网络上是虚拟的,不会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恋爱关系。婵儿还向记者发来一张截图表明,在两人分手后,袁先生曾冒充机关单位的名义向其手机号码发送短信,言语之间勒令其将礼物钱款退还。

“他们这就是用男女朋友的感情来圈钱!以前和她同直播厅的人告诉我她有好几个男朋友。”对于婵儿的回应,袁先生并不认可。记者随后拨打了该APP官方电话咨询袁先生投诉事宜,对方称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就此问题给予回复。当晚7点半,该公司法务人员向记者回复称,“婵儿”并非主播身份,平台已接到过袁先生的投诉,根据在站内查询的情况,并未看到能够构成诈骗事实的证据,建议袁先生通过司法机关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60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