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那本书男主叫玄奕澈 可以看污污的文章

“说的也是呢,国医的俸禄再高,也不至于这样买吧,看来这钱真的是赵家的。”

“说的也是呢,国医的俸禄再高,也不至于这样买吧,看来这钱真的是赵家的。”

“谁说不是呢,赵家好歹有点底子,国医虽然身份高点,但是她也是乡下出生,怎么可能有什么钱。”

“……”

人群突然议论开了,讨论着乔玉灵的钱是辰王给的还是赵府的,若是赵府的,赵小姐说的也没有错,而国医这样当街打人,赵小姐还给国医赔礼道歉,国医还真是跋扈。

乔家几个女人的脸色都不好,不过她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全都默默的站在一边没有人说话,唯有邹玉站了出来。

“各位,且不说玉灵丫头有没有花别人的钱,算她花了老太傅府的银子,或者辰王府的银子,又有什么问题?”

邹玉扫视了一圈人群,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全都看着她,“她有钱证明那是他们自愿给玉灵丫头的,更何况玉灵丫头也没有必要去花别人的钱,她自己可以赚钱,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的,你们在面对死,和交出自己所有的家当时,你们选择死,保留银子,还是选择交出银子,保命,活着。”

这话有点诛心,但句句在理。

人群在众人全都闭了嘴巴不说话了,风向立刻倒向了乔玉灵。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管花的是谁的钱,那也是别人愿意给国医的,等等。

那本书男主叫玄奕澈 可以看污污的文章
(图文无关)那本书男主叫玄奕澈 可以看污污的文章

乔玉灵也懒得与围观着理论,倒是身边的娘亲一直拉着她的胳膊,那意思很明显了,让她饶了赵月几人。

“这件事情看在我娘的面算了。”乔玉灵最终还是心疼娘,所以放过了赵月几个。

她们站着的地方正好是乔玉灵的火锅店门口,乔玉灵扭头看了一眼,又看看了天色,回头冲着与自己一起出来的人道“我们今天在店里吃吧。”

“好呀好呀,许久未吃,还真是有些想了。”乔玉月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她是真的很想吃了。

小刘氏回头嗔怪的看着大女儿,然后一行人进了火锅点。

赵月几人面面相觑,后来也跟着进了火锅店。

乔玉灵一行人走在前面,赵月身边的邓美娴扯了扯赵月的衣袖,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赵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姑母,姑母。”赵月跟在小刘氏身后叫着。

小刘氏回头看到赵月走了过来,不过细看能发现,她的身子一直弓着,脸色煞白,看起来状态一点也不好。

“怎……怎么了?”小刘氏有些紧张。

赵月前很自然的伸手挽住小刘氏的手,“姑母谢谢,刚才的事情你不生气是了好,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我没生气。”小刘氏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她有点紧张,不知道怎么跟千金小姐接触。

乔玉灵回头也看到了,她自然也看到了小刘氏的紧张,慢步前,走到了小刘氏的另一侧,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没说话。

这一握算是给了小刘氏一点说不出道不明的勇气,也不那么紧张了。

“姑母不生气好,姑母来京城,这算是我第一次见姑母,既然姑母喜欢在这里吃,不如……不如今天这顿我请吧。”

“啊?”小刘氏有点惊讶,这铺子是她家的呀,她吃饭还用别人来请?

“好呀,那麻烦了。”乔玉灵先一步抢了小刘氏的话,然后轻轻捏了一下小刘氏的手,小刘氏立刻明白了,也不说话了,站在那里装哑巴。

赵月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乔玉灵还真的应了,不过乔玉灵都已经应了,她算现在没拿多少银子,也要硬着头皮了。

“好,好呀。”她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因为赵月请客,所以一行人要了一个大的包厢,进去之后,乔玉灵也没有客气,专挑……贵的点,当然里面也有几个便宜的,因为那些便宜的,是她的家人喜欢吃的。

她不会为了跟赵月赌气,而不让自已的家人吃好。

赵月也是会来火锅店吃的,但那也仅限于,一个月有了例银才会出来吃一顿,算是解解馋,有时候还是姐妹之间互相换着请。

可是看到乔玉灵这样点,她便感觉一阵阵肉疼,心里默默算了一下等下要付的钱数,她便有些笑不出来。

“月妹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哪里不舒服呀?”乔玉月故意问。

乔家其他人全都憋着笑,这脸都被乔玉灵打成了猪头,而且还被踹了一脚,她若是真的没事那才怪呢。

赵月身边的其他人也感觉一阵阵尴尬,但没有人说话。

赵月只能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然后小声道“没……没事的。”

“那好,一会菜来了,月妹妹可要多吃点呀。”乔玉月又道。

赵月有种前去撕了乔玉月的冲动,这女人是成心的吧,她现在都这样了,还能吃辣吗?她现在感觉自己都快不是自已的了,可是为了能在乔玉灵娘面前刷好感,她已经在忍了好么?

若是她今天在乔玉灵娘面前刷了好感,等她脸好了也能时常去国医府,辰王府才是她最后的目标,至于乔玉灵打她的这笔账,她会先记着的。

赵月身边的邓美娴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小声在她耳边道“如果你真的不舒服一会不要吃东西,待大家都快吃完的时候,你装晕,这样不用买单了。”

“美娴。”赵月眼前一亮,一脸欣喜的看着邓美娴。

邓美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好啦,别这样看着我,我们才是姐妹,我们刚才虽然让你去道歉,但都是向着你的,放心吧。”

“恩恩,谢谢。”赵月开心极了,刚才她还在犹豫要怎么办,最后实在不行恐怕只能向身边的小姐妹借钱了。

不成想美娴给她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

哼,乔玉灵一会我要看看,你自己吃完饭后,没有钱结账怎么办,火锅店是你这种人想进来能进来的吗?

乔玉灵完全没有理会她们之间的小动作,她很开心的看着自己家人,说话。

菜很快来了,来之后,乔玉灵也是招呼着自己家人吃,而……那些跟着赵月的千金小姐,包括赵月本人都没有动筷子。

她们有自己的矜持,不愿意与乔玉灵这些乡下人一起吃饭,但是乔玉灵这些人……全都有一种默契也没有人让赵月等人。

倒是一边的邓美娴是个聪明的,张口化解了那种尴尬,“我们刚刚吃过,也不饿,玉灵妹妹,你们吃好是。”

乔玉灵没说话,倒是乔玉月很认真的点头,“那我们不客气了,你们看着我们吃吧。”

于是以赵月为首的这些人,还真看着乔玉灵等人吃东西,那场面……

面对自己喜欢的食物,谁不想吃,而且又都饿了,于是这顿饭,乔玉灵等人倒是吃的开心,唯有赵月等人很是折磨。

一顿饭终于吃到了尾声,赵月身边的邓美娴轻轻推了她一下,赵月立刻便意会了,也不用装,因为她身子本来疼,干脆直接又眼一闭,倒了下去。

她本意是往另一个小姐妹身边倒去了,可是那个小姐妹太专注于吃的,于是……没注意,她自己再次砸到了地,给直接砸晕过去了。

“月,月,月你怎么了?”邓美娴是出谋划策的,自然也是第一个发现赵月倒下去的人,她直接跪在赵月身边,不停的叫着。

其他的小姐妹也紧张了,全都叫着月。

小刘氏等人疑惑的看了一眼,小刘氏看着乔玉灵道“你快去给看看,这是怎么了?”

乔玉灵本不想理会,但……若是赵月不醒过来,这顿饭钱谁出?

“娘,你们吃好了吗?”

“恩,我们都吃好了,你快去给看看。”小刘氏慌忙回答。

乔玉灵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子,看着身边的乔玉月说“姐,你先带着大家去外面等我。”

“好。”乔玉月对乔玉灵的话,特别信,起身带着众人走了出去,包厢里剩下赵月等人与乔玉灵。

乔玉灵前从空间里拿出一根如婴儿手指粗细差不多的银针,走到了赵月面前蹲下。

邓美娴看到那个银针,紧张起来了,“玉灵妹妹这针是不是太粗了些,这样一针下去会要人命的。”

她这话意是在提醒乔玉灵,别出人命,而是在提醒赵月这针有多粗,但她不知道的是赵月开始找算装晕,不成想身有伤,外加那样一倒,现在是真的晕过去了。

其他少女看到乔玉灵的针也全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是呀国医,这针太粗了。”

“是是,这下去还不得要了命呀。”

“……”

乔玉灵抬头冷冷了扫了一眼众人,“我懂医术还是你们懂医术?”

众人默,不说话。

乔玉灵伸手便直接将银针扎向了赵月的人,一个豆大的血窟窿立刻泛出血来,随着乔玉灵收针,血出来,赵月也悠悠转醒了。

“既然人醒了,那麻烦几位将人送回去了,不过这顿饭,谢谢了。”乔玉灵完全不给她们反应的时间,直接起身离开了。

赵月悠悠转醒之后,只感觉各种疼,睁眼看到自己的小姐妹正看着自己,疑惑,“你们怎么了?怎么都这样看着我?”

她刚一张口,血流到了嘴里,吓了赵月一跳。

“啊……”她惊叫出声,看着手指的血。

邓美娴伸手拿着帕子给她擦了,一脸颓然的说“别叫,你没事儿,被乔玉灵扎了一针。”

“什么?她凭什么扎我?”不知道自己只晕了一小会儿的赵月,此刻有点懵。

“我刚才已经提醒你针很粗,你为什么不睁眼呀,你要是睁眼了,她不会扎你了。”邓美娴说。

“我……我没听到呀,我在火锅店倒下去的时候直接晕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赵月还有点没分清。

邓美娴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我们还在火锅店,你刚倒下去,她便前拿出一根很粗的银针给你扎了一针,人已经走了,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她还说让你结账。”另一个小姐妹说。

赵月扭头看到真的还在火锅店,两眼一闭,被气晕过去了。

“月,月。”小姐妹不停的叫着,赵月没有一点点反应。

其一个抬头看着邓美娴问,“美娴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在这里照顾月。”邓美娴抬头看向赵月的丫鬟吩咐,“你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伯母,让她来处理一下,我们倒是想结账,但我们身没那么多钱呐。”

这些个千金有点钱都恨不得留下来,买点胭脂水粉,谁会替赵月付这个钱呀,又没有好处可以捞。

于是赵月的另一个丫鬟也急急回去了。

离开火锅店的乔家众人已经没有什么心思逛街了,直接回府了。

小刘氏边走还边说“玉灵呀,火锅店不是咱自家的吗?让月去结账会不会有点不好呀?而且那几个姑娘也没有吃东西,都是我们吃的。”

“娘,没什么不好的,月不是自己说请我们吗?又不是我们逼着她,她也没理由怪到我们头呀。”乔玉月笑呵呵的说完,给了乔玉灵一个眼神。

乔玉灵也连忙点头,“是的娘,赵月自己要请我们,又不是我们逼她的,娘放心吧。”

“那你将她救醒了吗?她没事儿吧?”小刘氏想到乔玉灵踹了赵月一脚,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儿的娘,你要相信我,我走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可是我们刚出来,你出来了呀?”

“娘,我的医术您还不相信吗?”

“信信信,娘自然是信你的医术。”小刘氏忙说道。

乔玉灵扶着小刘氏回到了正厅,小刘氏与大刘氏几个人都有点累了,便各自回去休息了,邹玉也有点累了,也打算回自己的院子。

可是她刚走到自己的院子门口,乔玉灵便跟了过来。

“邹姨。”乔玉灵轻唤。

邹玉回头看到乔玉灵来了,面带慈祥的笑意,“玉灵丫头,你这么忙,找我什么事情?”

乔玉灵眨了眨眼,“邹姨,没什么事情我不能找你啦?”

“当然能找我,邹姨巴不得呢,但是你太忙了,你能抽空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邹玉说的很笃定。

乔玉灵轻轻点头,“我们进去里面说?”

“好,我煮茶给你喝,以我们东国的煮茶方式。”

“好呀,我还没喝过呢。”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院子,邹玉的院子之前没有亭子,但因为邹玉喜欢,所以乔玉灵便让人给建了一个,虽说现在已是冬天,但京城的冬天好乔家村刚入冬那会,不是很冷。

现在又是午,阳光正强,坐在亭子里也不会感觉冷。

丫鬟将东西放好之后,邹玉便让他们退下了,她便自己在那里煮茶水,乔玉灵很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直到乔玉灵品到了茶,才重重点头。

邹玉院子里的茶是乔玉灵给的,空间出品,外加邹玉用的是东国的煮茶方法,别有一番风味。

“邹姨,还真是好喝呢。”

“恩,你喜欢好。”邹玉轻轻点头。

两人还没有说话,小五跑了进来,边跑嘴里边叫着,“母亲,母亲。”

以前小五叫邹玉娘,后来小刘氏回来了,邹玉又一直在乔玉灵家,所以乔玉灵想了一个办法区分,最后小五叫小刘氏还是娘,叫邹玉变成了母亲。

邹玉听到声音眼睛一亮,回头看到小五额头都是汗,急忙说“你这是跑到哪里疯玩去了,怎么跑得满头汗,快过来母亲给你擦擦。”

乔玉灵看着小五红着小脸,一头汗的站在了邹玉身边,邹玉拿着自己手里的帕子,很是细心的给小五擦着汗,眼底满是柔柔的爱,如同小刘氏看着她们的时候一样。

邹玉是真的疼小五,将小五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乔玉灵唇角勾了勾,回头看到妞妞也是满头的汗,站在院子间,有点纠结不知道怎么边,她冲妞妞招了招手,妞妞笑了,如阳光一般,缓步走向了乔玉灵。

乔玉灵从空间拿出来一条帕子给妞妞擦着汗,随口问道“你们跑到哪里去玩了?”

“回二小姐话,我们在后面花园。”妞妞声音很清脆,很好听。

乔玉灵与邹玉听到这话,同时笑了,乔玉灵还是第一次直视妞妞。

当初遇到妞妞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后来回去一直忙,妞妞他们又住在学堂,再后来便是来京城,路她都与南宫辰维他们在一起,很少注意到妞妞,到京城后,她更忙,连小五都很少见到,更别提妞妞了。

妞妞的眼睛很亮,如星辰一般,小脸也很精致,不算特别漂亮的那种,但是却属于很耐看的那种,越看越漂亮。

“妞妞,谁教你这么跟我说话的?”乔玉灵问,她不是很喜欢一个小孩子,如此规规矩矩。

妞妞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乔玉灵,有些怕,但声音依旧清脆,“是妞妞的娘亲教的,娘说,在府里我们是下人,要有下人的样子,二小姐是主子,回答主子的话要恭敬。”

邹玉倒是有些心疼的看着妞妞,冲乔玉灵说“这孩子很懂事。”

乔玉灵轻轻点头,将手的帕子给了妞妞后,然后端起一边的茶水喝了一口。

妞妞小小的鼻子吸了两下,默默的垂下头去。

小五伸手拉了一下妞妞的手,妞妞抬头给小五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乔玉灵与邹玉全都看到这一幕了。

看到自家小五,乔玉灵决定多关心一下妞妞,“妞妞,你刚才低头是闻到了什么?”

妞妞抬头,星辰般的眸子看着乔玉灵,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扭头看了看邹玉,轻轻摇头,“回二小姐话,没什么。”

小五有些急了,“妞妞你有什么话说。”

妞妞回头看着小五,有些犹豫,抿了抿唇。

乔玉灵想了想问,“妞妞是不是口渴了,想喝茶水?”

“不是奴婢不敢。”妞妞有些受宠若惊。

乔玉灵皱眉,明显看出来妞妞有话想说,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说。

小五这次是真急眼了,直接冲妞妞吼道“你有话说,这是我姐和我母亲,有什么不能说的。”

妞妞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小五,“我……我真的可以说吗?”

“说,有什么事情我担着,你别担心,我姐不会赶你们一家走的。”小五很痛快的保证。

妞妞内疚的看了一眼邹玉,这才小声说“邹姨这里的茶水和夫人院子里的茶水味道不一样,邹姨这里的茶水……夫人院子里的茶要好。”

只是一句话,邹玉与乔玉灵两人皆是一愣,随即笑了。

妞妞被吓坏了,直接跪在了地,小小的身子不停的抖着,“二小姐,妞妞知道错了,求二小姐不要赶奴婢走,奴婢只想留在国医府。”

乔玉灵伸手将妞妞小小的身子从地托了起来,然后便看到妞妞紧张的看着她,“妞妞为什么会说我要将你赶出去?”

“因为我说了邹姨这里的茶水夫人那里好,我娘说这……这叫嚼舌根,这种行为要不得,主人家最不喜欢这样的,可是……可是娘又说,遇到事情要说实话才是好孩子。”妞妞颤抖着声音说。

邹玉问,“妞妞来国医府的日子也不短了,应该是两个院子都去过,为何不早说,偏偏这个时候说出来?”

“以前妞妞也去过夫人的院子,但是没有遇到夫人喝茶的时候,我都在门口等五少爷……”

“叫五哥。”妞妞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五沉声打断。

“我都站在门口等五哥,五哥回去后我回自己住的地方了,今天是我第一次进夫人的院子,老爷和王爷爷在喝茶,我……我闻到了。”

邹玉看向小五,小五细细回想了一下点头,“母亲,妞妞说的都是真的,她平常是不会进院子的,都在外面等着,我们一般都在您这里,今天我带她进我爹的院子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9098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