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1 / 2)

清欢一个人累极了,她整个身子都伏在马背上,连直起腰杆的力气都没有。眼瞧着天色已经渐黑,可她还是走不出去,这林子又大又深,就像是一场噩梦,她陷在里面,怎么也走不出去。寒冷和口渴一波波地袭来,她冻得瑟瑟发抖,雪儿跟她一样,亦是许久未饮水,刚刚她还能下马靠在树干上坐一会儿,好让雪儿也歇歇,可是现在,她连下马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伏在马背上,用手紧紧抓着雪儿又长又滑的马鬃,仿佛是即将溺水的人抓着最后一块浮木,摇摇欲坠。

她是真的绝望了,自己怎么会跑到这树林里来?无论早上她有多气,她也没想过死。皇阿玛定是急坏了,派人到处寻她,可为什么还不来?她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可是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想起雍正元年那一年,她得知额娘的死讯,正是个冷冷的黄昏,连夕阳也成了冰冷的色泽。皇阿玛明明那样难过,可一转眼却又大赦天下,同庆除夕。她一个人躲到御花园里,连白天堆的雪人也没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皇阿玛派人满宫满宫地寻她,后来还是弘历先找到了她,两个人躲在园子里重新堆雪人,连难过都忘记了。她还记得那天他找到她时的表情,那时候他生得白白净净,或许是跑得急了,脸上泛着潮红,却开心地笑着,好像发现了什么珍宝:“原来你在这里!”脸上泛起两只浅浅的酒窝。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脸上还有酒窝,因为他平日里很少那样笑。

或许是真的着急吧,终于找到她的时候,他才会那样喜笑颜开。

可是原来一开始就是错,从那时就已经错了。

每次她在最最绝望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想起一些不相干的事情,比如现在,这样或许还能好过一些。一想到弘历,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她心底翻出最甜蜜的回忆,仿佛只有这样,身上才能感到一丝温暖。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竟然真的这样喜欢他,哪怕是在这样绝望的时候,她想起来的,竟然还是他。

太阳一分一分地下去,天色越来越暗,树林里忽就刮起了大风,林子里繁枝茂叶枝桠横亘,在风中剧烈摇晃,仿佛是一只巨大的怪物,浸在浓黑的墨汁里。

小时候她怕黑,额娘总是要将她哄睡着了才悄悄离开,有时半夜里醒来,见周围一片漆黑,又会吓得哭闹起来,而额娘总会重新出现在离她很近的地方,迅速地抱起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声地哄着:“囡囡乖,囡囡不哭。”额娘的怀抱又暖又香,她躺在里面什么都不用怕,她总是还来不及叫一声额娘,就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如今她才知道她是有多想念额娘,那些记忆里最最温暖的时光,她都不敢想。

她心里害怕,有些横斜出来的枝桠抽在脸上,就如同鞭子一样,抽得她生疼。忽然,雪儿嘶鸣着一跃而起,在原地惊厥乱跳,她还未反应上来,显些跌落马背。正待要收紧缰绳,却从林子里“哗啦”一声窜出一只庞然大物来,“嗷”地一声吼叫,整个山林似乎都在晃动。

那黑熊足足有一丈高,张牙舞爪地便朝清欢扑来,它虽身形笨重,可却极为敏捷灵巧。电光火石间逃跑已是不可能,雪儿已经一跃而起,似乎想用两只前蹄向黑熊发起攻击。

那黑熊攻击性极强,利爪一拨,便重重击中雪儿的头部,巨大的冲击力将马撞倒在地,清欢从马背上直直甩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一株树干上,摔倒在地。

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她蜷伏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只觉天地都在旋转,可却模模糊糊仍有意识,见眼前那巨大的黑影正朝自己扑来,心下一片哀凉,这下真的完了。

电光火石间,林中不知从哪儿“嗖嗖嗖”射出三只利箭,箭尾呼啸着疾风,堪堪擦过茂盛的枝叶,每一只都“嗤”地一声直中黑熊要害。

那黑熊吃痛跳起,“嗷”地一声猛叫,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