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抓住她的双乳肆意揉搓 高H GL文

   泰国新加坡结束后,坐着飞机来到了马来,这里是旅游的最后一站,沙通觉得得这里玩完以后,可以再报个欧洲游什么的,或者是去马代斐济夏威夷这样的海岛也行。

   泰国新加坡结束后,坐着飞机来到了马来,这里是旅游的最后一站,沙通觉得得这里玩完以后,可以再报个欧洲游什么的,或者是去马代斐济夏威夷这样的海岛也行。

    马来的行程其中有一站是参观马来最知名的双子塔,并在双子塔里进行购物。

    从酒店出来,沙通与李翠花跟几个同行的一边聊天一边上了大巴。

    一段时间的同行,让他们在旅游团里也找到了朋友。

    都是河东人,也都差不多岁数,他们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几人互相加了唯信,约着这次游完以后私下也聚一聚。

    “大家好,前面不远就是双子塔了,这是马来最高的大楼,也是全世界排名第十六的高楼,每栋楼有八十八层,楼高四百五十二米,大楼于一九九八年完工,大楼是由大马石油公司出资建造,一座为大马石油自用,一座是出租为办公楼….”

    临近双子塔,导游开始在车上为众人介绍起大楼的信息,由于沙司购买这座大楼后并没有能外公布,所以很少人知道这大马的标志已经有一座不属于大马石油了。

    导游对时间把握的很好,等车到达双子塔前的停车场时,正好把要介绍的东西讲完。

    “这一景点,我们是自行游玩,大家可以在里面购物,也可以上到楼顶一览吉隆坡全貌,或者走一走全球最高的天街,游览时间为四个小时,现在时间为早上九点,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在车上集合,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时间。

    另外就是今天中午的午餐是自行解决,大家可以在楼里找地方吃饭。”

    这种大楼景点,并没有太多需要导游的地方,所以这里历来都是自行游玩,这也是导游最喜欢的景点,因为轻松。

    在导游说完,所有人从车上下来,就三五成群的进入了双子塔自行游玩起来。

    沙通与李翠花也跟几个相熟的一起结伴进了大楼。

    “这个景点其实也就是名气大,真逛起来其实最没有意思了!”

    三个小时后,沙通与李翠花还有同行的几个人出了大楼,一边往停车场走,一边摇头道。

    除了高一点,这跟县城的百货大楼能有什么区别?

    不就是里面卖东西的卖吃的多一些么?    “就是,不过咱出来玩,不就是为了以后万一在电视或者电影上看到这个地方,可以指着这里跟别人说,这里我去过,也没什么特别的么?”

    一个岁数跟沙通差不多,身材比沙通要胖一些的男人笑着道。

    “你这话倒是一点没错,咱就是开眼界顺便以后能把这些拿来吹牛,所以踏实玩就行了!”

    “嗯,这是实话!”

    几人一边聊一边往往走着,他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正有一个武装押运车在大楼前面的银行前停着,几个持枪的押运人员四下扫视着来往的行人。

    “纾。⊥煌煌唬。。”

    突然,在银行人员刚把钱送到押运车上转身离开,押运人员装备关车门的时候,几声枪响突然响了起来。
抓住她的双乳肆意揉搓 高H GL文


 

    而第一个倒下的就是要关门的押运人员,随后倒下的就是周围几个持枪的押运人员。

    开枪的是几个突然窜出来的蒙面劫匪,在押运人员倒下的后,就有一辆黑色的汽车疯狂的从楼前的街道上倒着开到了押运车前。

    劫匪中的两人迅速从押运车里把钱往汽车里扔,而其他几人则持枪看着周围的人。

    “趴着不要动,不要看!”

    沙通在枪响的第一时间就拉着几人躲在了楼前的一处垃圾桶后。

    这个地方一片空旷完全没有什么可遮挡的东西,只有垃圾桶还算是个遮挡。

    “放心,只要我们不动,这些人不会对我们开枪的,他们只是求财,不会对普通人下手的,那几个押运人员也只是开枪打伤,并没有打死。”

    几个人的身形其实垃圾桶并不能完全挡住,而且离那边也不远,虽然沙通在小声安慰着吓的不行的李翠花,但是他心里也特别没有谱。

    那几个押运人员虽然还没死,但看样子子活下来的希望也不是太大,这些劫匪根本不是那种不伤人命的,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赶紧离开了。

    ……………………

    宗齐是国安的一员,他与同事蒋梅受命保护沙通以及李翠花这次出国之行。

    之前借着机会,他与沙通以及李翠花成为了这次行程中的朋友,不过因为岁数差距,并没有成为两人最谈得来的朋友,所以刚才双子塔里游览以及用餐他跟蒋梅都没有跟沙通一起。

    他俩只是一直跟在几人身后,远远的保护着两人。

    可谁成想,在出了大楼就要回到车上前,出了眼前这一出倒霉事。

    掏出手枪,他紧紧盯着沙通以及李翠花不远的劫匪。

    现在并不是适合出手的时机,这几个劫匪都手持冲锋枪,要是自己动了,很有可能会误伤到被保护的两人。

    而且自己的职责只是保护沙通与李翠花,只要两人没事,能不暴露最好不要暴露。

    “该死!又不是你们自己的钱,这么拼命干什么?”

    看着从银行里冲出来的两个警卫,宗齐不由暗骂道,让对方把钱拿走不好么?干嘛还要出来逞能?

 阿都拉透过脸上的面罩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人,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

    他喜欢看别人这样!

    他喜欢别人因为自己变得害怕,恐惧,无所适从。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上帝一样,掌握着这些人的生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minews.com/13646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