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粗黑巨大捣出白沫 我和公的情乱

    可惜的是老大不让他杀人,只让打伤押运人员,这太让人遗憾了。

    可惜的是老大不让他杀人,只让打伤押运人员,这太让人遗憾了。

    “哟?还有不怕死的?”

    他扫视的时候,发现银行里居然有持枪的警卫准备开枪,这让他立马兴奋起来。

    自己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必须将对方击毙,不然大家就危险了!!

    端起手中的冲锋机,阿都拉向银行门口扫射过去,他并没有刻意压制枪口,而是故意胡乱的向那一处扫视过去。

    至于会不会误伤到人?

    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被伤到只能怪他们命不好了!谁让他们今天出来逛街,谁又让他们那么多逛街的地方不去,偏要来这里,谁让他们不在楼里老实逛,非要这个时间出来呢?

    “突突突!突突突!!”

    冲锋枪不断喷射着火舌,一个个子弹在火药的冲击下向挡在它们前方的物体疾速冲去。

    “不好!蒋梅动手!”

    看到阿都拉的动作,宗齐就知道坏了,因为沙通与李翠花所在的位置正好在阿都拉的扫射范围之内,如果不制止,那么就凭那个几层铁皮的垃圾桶肯定是不能够挡住子弹的。

    于是他立马吩咐蒋梅动手,而他则冲了出去,因为他现在的位置同样离沙通有些近,如果现在开枪,沙通夫妇同样在对方的扫射范围之内。

    “突突!突突!”

    宗齐的猛然窜出还是引起了阿都拉的注意,他立马冲着宗齐这边来了几枪。

    “噗!噗!噗!”

    太近了,双方距离太近了,宗齐根本没法闪躲就被对方打中身体,然后倒了下去。

    “啊!!!!”

    不过他的动作多少还是吸引了阿都拉,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努力是有用的,听到尖叫声宗齐扭头看向沙通的位置。

    什么?

    怎么可能?

    视线中,沙通正一脸惨白的捂着肚子,肚子上有血正在不断的往外涌,他旁边的李翠花则倒在地上不知生死,在两人旁边还有两人同样倒在在血泊之中。

    不!不!不!

    宗齐不甘的睁着眼睛,可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另一边的蒋梅则冲在宗齐冲出去的时候,拿着枪开了几枪,只是这些劫匪明显早有准备,身上都穿着防弹衣,在蒋梅开枪后,就有一个劫匪冲着她这边不断扫射,强大的火力直接将蒋梅压制在柱子后面不能动弹。

    说起来很慢,实际上这一切也就发生在一瞬间,劫匪明显有过严格的时间控制,也就三分钟,运钞车上的钱袋子都被转运到了汽车上,从转运的数量看,明显这辆运钞车不是只负责这里一处地方,应该还押运了其他银行的钱。

    几个劫匪在一声口哨中,迅速后撤到车上,然后汽车轰的一声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宗齐!你怎么样?”

    蒋梅第一时间冲到宗齐身边。

    “去看那边!”

    宗齐艰难从嘴里吐出两个字,随着说话,嘴里还涌出一些血液。

    …………………..

    “你说什么?”

    沙司听到电话里的事,人一下子坐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

    他对着电话大吼道,餐厅里所有人都看着他这里。

    “我立刻过去!!!”

    说完,沙司冲往餐厅外冲出,方波和凌小惜也连忙起身向往跑去,他们并不知道沙司这个电话到底是那儿打过来的。

    “老屠,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带着你手下所有人立马去吉隆坡!”

    “阿坤,带着你能带的人,立马去吉隆坡!”

    “波哥,让安保公司的人立刻赶往吉隆坡!”

    “唐机长,立刻去机场,我要用最快的速度飞往吉隆坡!”

    出了山海楼,沙司一个一个的电话打了出去。

    方波按照他的吩咐给安保公司的人打了电话后,上了车直接向机场驶去,一路上连闯了无数的红绿灯。

    到了机场上了飞机,看着一脸阴沉的沙司,方波抿了抿嘴开口问道。

    “老板,出什么事了?”

    “我父母在双子塔下,遇到银行抢劫,母亲当场身亡,父亲正在抢救。”

    阴着脸,方波缓缓开口道。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方波眼睛一下子就大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凶手呢?”

    “跑了!”

    飞机一落地,车库门刚打开,凯伯赫战盾就像弹射一样,从车库冲了出去,一路上方波把这辆巨无霸开出了F1赛车的速度。

    “什么情况了?”

    一进医院抢救室,沙司就问道。

    “还在抢救当中。”

    回话的是蒋梅,电话就是她打给沙司的。

    沙司连忙点开系统卡片中的汉堡卡,可是在选择使用人的时候,他发现老爹的人头是灰色的,并不能使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沙司张大了嘴想说话,可是嘴张了半天也没法发出一点声音。
粗黑巨大捣出白沫 我和公的情乱

    全身就像不受控制一样,根本用不上一点点的力气,只有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老板!人还在抢救呢,你要坚持住!”

    方波发现了沙司的不对劲,连忙走到他身边扶住他,然后轻声安慰道。

    “嘭!!!”

    “啊!!!!”

    一拳打在医院墙上,沙司仰天大吼道,眼泪从眼眶奔涌而出。

    这一路上,他紧赶慢赶为的就是能够赶过来用汉堡卡救下父亲,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抢救室中的那些医生还在抢救过程中,但是老爹人已经没了。

    就算自己有汉堡卡,也没法救下他了!

    很快,抢救室的灯灭了,里面出了一个大夫。

    “家属呢?”

    “这里!”

    方波扶着沙司走了过去。

    “我们已经用了所有办法,家属去看看吧!”

    医生看了看满脸鼻涕眼泪的沙司,歉意的摇了摇头道。

  “人都到了么?”

    站在太平间,沙司脸上已经没有了泪,不过红肿的眼睛里露出的悲伤让人看了都心疼。

    “都到了!”

    方波点点头。

    “警方那边怎么说?”

    “他们在一处大楼失去了劫匪的踪迹,只找到了一辆被遗弃的汽车,钱和人都没找到,就连指纹以及毛发之类的都没找到。

    车是这些人偷的,就在做案前两个小时偷的。”

    “国安那边的消息呢?”

    “他们正在全力查,不过现在还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

    “让他们把吉隆坡当地所有的可疑人员名单给我列一份,只要有可能或者有能力做这个事的,那怕是有可能会有这方面线索的人,都给我列出来。”

    沙司冷冷的道。

    “好的!”

    点点头,方波出去找蒋梅去了。

    “爸!妈!放心,我一定会让这些人去亲自给你们赔罪的!”

    看着眼前的静静躺着的沙通以及李翠花,沙司轻声道,好像生怕声音大了会吵醒他们一样。

    大概一个小时,方波拿着一份名单走了进来。

    “这是国安给列出的名单!”

    “让老屠,阿坤还有董务他们进来。”

    看了一眼名单,沙司吩咐道。

    早在等在外面的三人,立马走了进来。

    “按这个名单,一家一家的找过去,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需要知道这帮劫匪的线索,那怕是一个人名。”

    指指方波手里的名单,沙司慢慢的道。

    “知道!”

    三人没有多余的话,纷纷点头应道。

    拿着名单三人各自带着自己的人开始了行动。

    …………………………………

    吉隆坡的治安虽然谈不上好,但是也没有差到特别严重。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存在的灰色势力在这里也同样存在,并且相较于很多地方还要严重的多。

    光吉隆坡一地,能叫出名号的就不下十多位,有纯粹收保护费的,有做黄色生意的,有做赌博生意,还有做贩卖生意以及白色生意的,也有很多做中间掮客拉线搭桥出售消息的。

    吉隆坡的势力划分早在几年前就结束了,已经好几年没有过大的动荡,大家都互不干扰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最近几天消息灵通的人都发现吉隆坡的天要变了。

    “黑蛇昨天晚上也被人挑了,同样死前被人拷打过。”

    “这是第几起了?八起还是九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minews.com/13646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