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她被黑人上司不停侵犯 抱进湖里用力呻吟声用力要她

  之前沙司一直担心这么庞大的资产会给老爹他们带来麻烦,会让他们接受不了。

  之前沙司一直担心这么庞大的资产会给老爹他们带来麻烦,会让他们接受不了。

    所以他一直没敢告诉他们实际情况,只是挑了一些最边角的事情说了说。

    可是当站在太平间,看着他们静静的躺在那里的时候,他非常后悔自己没有告诉他们实情。

    没有让他们享受到自己现在真正拥有的东西。

    如果自己告诉他们实情,那给他们安排几个保镖他们应该也能理解吧,那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自己告诉他们实情,那他们出去玩,直接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走,那或许就不会报这个旅行团吧。

    如果自己告诉他们实情,那即使真的有一天有意外,那他们也享受过世间的一切,或许….

    如果,在那一刻,沙司心里有太多的如果。

    所以在得知有退回卡后,他疯了一样的在天空飞来飞去,就是想挽回心里这份遗憾。

    “哦?终于想跟我们说实话了?”

    沙通和李翠花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沙通道。

    对于沙司这一年的变化,他们确实有些不太适应,特别是沙司赚钱这速度,这根本不是一个弄正经生意应该有的挣钱速度。

    特别是沙司还只是一个大一的孩子。

    不过,沙通两口子并没有问,他们相信沙司所说的这钱是干净的这话,他们相信自己的儿子。

    但不问,并不代表不想知道。

    他们对于沙司到底做什么能这么短时间挣这么钱还是很好奇的。

    他们也一直在等沙司告诉他们。

    “嗯,我们先把这个旅行团退了。”

    这个事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的,所以沙司准备先把这个团退了,带他们重新找个酒店再说。

    “不能退,这团要是中途退的话,钱是不给退的!而且我们在这团里玩的也挺好的,导游小伙挺不错的,还认识了好几个聊得来的老伙伴。”

    不过,显然沙司的想法沙通并不同意,一旁的李翠花也同样点头支持沙通的观点。

    “你们明天是要去看双子塔么?”

    看两人的态度,沙司想了想,换了个策略。

    “嗯,听说是这个国家的第一高楼,世界第十几高楼,在好多电影大片里都出现过,非常有名。”

    第二天的行程导游早就说过,所以沙通夫妇知道明天参观什么。

    “那个双子塔,你们参观的那一栋,是我的!”

    沙司用手指了指自己。

    “别闹!虽然你老爹老妈没出过国,但也知道这么一栋好几百米高的大楼不便宜!”

    沙通摇摇头道。

    “孩子,你是不是真的遇到啥难处了?你跟妈说,妈现在就找导游把团退了,他们要是不给退钱,我给他跪下,家里车什么的咱回家也都卖了!”

    李翠花看着沙司有些担心的道,甚至说完她就准备真的找导游去。

    “不是,老妈老爸,这样,你们跟我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沙司觉得这事还真解释不清了,直接拉着两人出了房间。

    “这是你车?”

    “这姑娘是谁?”

    上了凯佰赫战盾,沙通和李翠花关注的点立马发生了偏移,沙通关注的是车,而李翠花则关注的是车里的姑娘。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阿姨好,我叫凌小惜。”

    “凌小惜,这名字真不错,一听就让人怜惜,姑娘哪里人呀?今年多大了?”

    “阿姨,我…”

    “姑娘跟我家沙司怎么认识的?”

    “还是同学?你这暑假不回家,家里人不担心?”

    “哎呀,真是个苦命的孩子!沙司你得对人小惜好点。”

    “小惜呀,阿姨这么叫你可以吧?来!坐到阿姨身边来!”

    很快李翠花就把凌小惜的家底都摸的一清二楚,怜惜的拉着凌小惜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而沙通则好奇的问着这凯佰赫的数据,不停的研究着车里的各个功能。

    这个时间已经是快晚上十一点了,双子塔整栋大楼很多都已经关门了,沙司在下车的时候,偷偷把钥匙串挂在了腰上。

    他来之前换了一身衣服,毕竟准备跟父母坦白,要穿那身包租公套装的话,那说服力会降低很多的。

    一到大楼门口,门口正在值勤的保安看到沙司立马就跑了过来。

    “老板好!”

    大马跟联盟的关系非常深,联盟语也是大马的官方语言之一,所以保安说的就是联盟语,沙通与李翠花一听心里立马开始嘀咕。

    这不是咱家儿子找的拖吧?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能明白对方眼神里的意思。

    没有跟保安说话,沙司只是点点头,带着几人就进了楼。

    “这是这栋楼最高的办公室,可以看到整个吉隆坡的夜景!”
她被黑人上司不停侵犯 抱进湖里用力呻吟声用力要她
 

    用钥匙串打开这栋楼上最高的办公室,沙司带几人进入里面后,对沙通和李翠花道。

    这间办公室是与对面大马石油总裁办公室一样的格局,沙司买下这里后,发现这个地方一直没租出去,之后就干脆把这里留下自用了。

    “这是这栋楼的产权文件,你们看看!”

    把手伸进抽屉假装从里面拿东西,其实是从系统中拿出了大楼的产权文件,沙司把文件递给沙通。

    “儿子,这真是你的?”

    看着手里的文件,沙通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魔都的环球金融中心也是我的,帝都有个小区是我的,晋原上次给舅舅他们房的那个小区也是我的,还有….”

    沙司挑了比较大的地产跟两人说了一些。

    “儿子,你跟我们说实话,你这一年到底是做了什么?”

    听完沙司的话,沙通一脸严肃的问道。

    若说之前他觉得沙司挣钱是靠自己挣来的,那现在他就一点也不相信了。

    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一年内挣到这么多钱,就是联盟首富,那怕是世界首富也不能。

    更何况是一个刚刚十九岁的年轻人。

    “我是一个隐秘势力的代言人,这个势力在全球都有着强大的影响力,选择我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未来的世界是联盟的,所以要找个联盟的代言人,而至于为什么在这么多联盟人中选我,是因为我的几次投资被他们认可,所以现在这个势力在全球只剩下我一个代言人。

    现在我名下的资产都是我该得的。”

  “这么些东西都是你该得的?多大的生意,这一年能给你这么多东西?”

    沙通还是不太相信,他觉得沙司是不是入了什么邪教或者传销组织了。

    “这么说吧,我们有很多投资是外界不知道的,你看这个电话,还有这个!”

    沙司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调出两个电话给沙通看了一下。

    “这俩电话怎么了?薛长安,佟景沛?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沙通这个年代的人,有一大特点就是特别喜欢关注国家时事,新闻联播不能说天天会看,但基本有时间的话都会看,还有什么评论国际大事的节目,都是他们喜欢看的。

    薛长安,佟景沛这两个名字他一看,就觉得非常熟悉,只是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嘴里念叨了几遍,沙通眼睛突然亮了。

    “这两人不会是?”

    “嗯,就是他们,至于交易的内容,我不能说,只能跟你们说,我做的事对于联盟来说是百年大计!”

    “要是真是这两个人,那你的事真的不能说了,放心,爸不是什么嘴长的人,不过,能不能让我听他们说句话?”

    看沙司点头确认这两个人名就是自己想的那两个人,沙通立马就领悟到沙司的工作性质了。

    但是对于这个事,他觉得还是再保险一点的好,所以就想跟两人说句话,确认一下。

    “没问题,今天这个时间点有些晚了,明天我跟佟叔打个电话,至于薛叔就算了吧,要是你想见见的话,回到联盟,我可以带你去佟家拜访一下佟老。”

    沙通的意思,沙司能明白,这事搁谁都不可能完全相信。

    所以他直接说等回到联盟带沙通去佟家看看。

    “好孩子!你长大了!”

    沙通看着沙司眼眶有些湿润,他发现自己家的狗蛋真的长大了,就在这一年间变成了一个大人。

    一个真正的能扛起生活,扛起责任的大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minews.com/13647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