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忘穿内裤被同桌摸遍了 被男同学扒衣服扣逼的小说

“准备好了么?”     双子塔前广场上,胡先坐在广场上的椅子上,通过蓝牙耳机对其他人道。

“准备好了么?”

    双子塔前广场上,胡先坐在广场上的椅子上,通过蓝牙耳机对其他人道。

    他研究过大厦的摄像头,知道这里只有一个摄像头能拍到,所以他背对着摄像头,并没有让摄像头拍到自己的脸。

    “准备好了!”

    耳机里,传来了几声小声的回答。

    “银行人员一分钟后会推着钱出来,二号你负责在他把钱放进押运车后,打掉关门的押运员。”

    胡先在做最后一次的安排。

    “二号明白!”

    “二号在解决完关门的后,立即把西侧的另外一个押运员干掉,六号则负责东侧的两个押运员,有问题么?”

    “没有!”

    “三号你负责在枪响后把车开过来,四号和我负责把钱转运到车里,七号则负责查看周围有没有其他可疑目标,有问题么?”

    “没有!”

    “另外,三号需要随时将警方的动态报给我们!”

    “好的!”

    “最后说一遍,我们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所以要尽快,明白么?”

    “明白!”

    耳机里传来几声清楚的回答,胡先把手放到了一旁放在椅子上的长提包的拉链上。

    …………………..

    “头儿,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劫匪人手,要现在动手么?”

    在胡先等人的外围,屠格涅夫的手下汇报道。

    他们早早就在双子塔的周围进行了埋伏,通过详细观察确定了所有可能是劫匪的人员。

    “不急,等他们动手了我们再动手,记住!老板要活的,开枪的时候尽量打手和腿,一旦对方失去攻击能力,就迅速将他们带上车,如果有人问,就说我们是大马特别行动组的,是接到线报说有人抢劫,不要在这里多停留,明白么?”

    “明白!”

    同样是战前吩咐,不同的是屠格涅夫坐在楼上临街的一个位置,喝着咖啡悠闲的看着下面。

    他听从老板的吩咐,足足带了二十人,对付几个不知道他们存在的劫匪,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他都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

    “动手!”

    看着银行人员把钱放进了押运车,胡先将早就伸进提包的手拿了出来,手里赫然是一把AK,而另一只手则往头上一拉,把头套拉了下来。

    “突突突!突突突!”

    在胡先的命令下,几个与他穿着一样,手拿AK头戴头套的劫匪从押运车四周跳了出来,两人开枪解决了押运车的押运人员,而另两人则冲向了押运车。

    “吱!!!”

    一车黑色汽车从路边倒着冲上了人行道,然后一路倒到了押运车边上。

    “动手!”

    看对方所有人员都到场,屠格涅夫嘴角微微一翘,端起咖啡说道。

    “纾纾纾纾纾纾纾”

    一连七声枪响,六个劫匪的右手都被一枪直接打断了手。

    知道这些人是老板要对付的,屠格涅夫就没有跟他们客气,直接是安排了几个狙击手,一枪一个把这些人的持枪的手先打掉。

    至于断手?

    只要活着,断个手脚啥的也无所谓了。

    “有人埋伏,这是个圈套!撤!!撤!!”

    胡先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来不着喊疼直接大声对所有人喊道。

    他飞速向他们的车上跑去,他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必须第一时间逃离此处。

    其他人有的如他一样,向汽车冲去,有的则想拿起枪。

    不过紧跟着的六声枪响将他们所有人的动作都打乱了,像胡先一样想跑的,被打中的腿,而想要拿枪的则是被再次打中了手,之后又紧跟着被补了一枪打中了腿。

    “啊!!!”

    几声惨嚎立马响彻在双子塔下的广场上。

忘穿内裤被同桌摸遍了 被男同学扒衣服扣逼的小说
 

    随后一队十二人的小队从外面不远的一辆车上,迅速持枪跑了过来,熟练的将几人绑住套上黑色头套拖着离开了现场,而汽车里的劫匪被拖下来的时候,已经不醒人事。

    “这是什么情况?”

    “应该是那几个人要抢劫,然后被警察提前知道了线索,然后埋伏在一侧,将他们一网打尽了吧?”

    “我们国家的警察现在都这么厉害了么?”

    “我觉得是特种部队的吧!”

    “这也太强了!我要发个朋友圈,这太刺激了!”

    “你拍照了?照片发我一下!”

    “呃….没有,只能拍拍现场这些血迹以及弹壳弹坑什么的了。”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屠格涅夫的人就已经开着车撤离了,只留下现场还在几个不知死活的押运人员以及一众懵逼的民众。

    有年轻的反应快的,迅速拿出手机开始拍了起来,虽然没有能拍到现场枪击的一幕,但是有这些押运人员,有弹壳弹坑和血迹,那也足够惊爆朋友圈了。

    “都靠后!靠后!”

    银行内有持枪安保此时也冲了出来,对着想要靠近押运车的人大喊道。

“我的天哪?这国外也太乱了吧?”

    发生了抢劫案,而且还有伤人,导游立马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所有人离开这里,而接到导游电话的李翠花都有些不敢相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他们刚才在楼上吃饭,有音乐有美食还有美景,一切都是旅行该有的美好样子,根本就没想过现实居然是这样的。

    而正好借此机会,沙司再次说起了让两人退团的事。

    想了想,沙通和李翠花点点头同意了。

    虽然昨天两人不同意退团,但是现在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估摸下面的行程也不会玩的开心了,再者大马是他们旅行团的最后一站,后天也就会返回联盟了,所以两人这回没有坚持。

    沙司陪着父母还有他们的朋友来到楼下的旅游大巴,车上此时已经有不少游客了,有几个正在绘声绘影的讲述着刚才楼下发生的一幕,而另外则有几个女游客明显是被吓着了,一脸惊恐的坐在座位上,脸上还有一些泪痕。

    跟导游说了退团的事,并且在签了一份免责声明后,沙通跟李翠花就跟几个相熟的人道了别,互相约了回国再聚的事后,就跟着沙司离开了这里。

    他们走后,也有一些人主动提出了退团,他们也不想继续玩下去了,只想第一时间回家。

    “爸,妈,你们是还想在大马玩几天还是说回联盟?”

    回去酒店的路上,沙司问道。

    “算了,不玩了,这个国家这么不安全,我可不想在这里等了,还是回联盟的好,联盟多安全呐!”

    李翠花摇摇头,她是真有些害怕,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事后,心里总觉得如果今天没有沙司在的话,她跟老公肯定会碰上这帮劫匪。

    “听你妈的,我们这趟玩的也差不多了。”

    沙通也是点点头,对于这个事情他倒是没有什么太多感受,不过既然媳妇不想玩了,那就不玩了。

    “那行,那我让飞机先送你们回家,我在这边还有点事要办,就不跟你们一起回了。”

    屠格涅夫办完事的时候,给沙司发过一个信息,沙司知道那些劫匪都被带走了。

    虽然因为退回卡,当初的灾难没有发生,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沙司饶过这些人的理由。

    退回卡使用后,全世界的人都退回到了事发前一天,之后的记忆全都没有了,包括死亡的沙通李翠花以及行凶的劫匪,但有一个人还有记忆,那就是沙司。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站在抢救室外,汉堡卡无法使用的痛苦与伤心。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站在太平间里,看着父母盖着白布躺在那里时的心情。

    他清楚的记得为了刷出退回卡,几天里不顾劳累奔波到各大城市,而卡片一次次刷不出来时的绝望。

    这一切,他没有忘,这一切,都刻在他的心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minews.com/13647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