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LL不是没有经历过世界大变样、所爱之人换角的尴尬重启。严格来说,现在的终极人应该算是第三号了。在那之前,原地球3的终极人就在反监视者手中死过一次了,而反物质宇宙所诞生的终极人也不能算作原生态的版本。

LL不是没有经历过世界大变样、所爱之人换角的尴尬重启。

严格来说,现在的终极人应该算是第三号了。在那之前,原地球3的终极人就在反监视者手中死过一次了,而反物质宇宙所诞生的终极人也不能算作原生态的版本。

从这个角度来说,宇宙少女前后不一的态度是很奇怪的:她能够接受反物质宇宙的阿终,为何对N52的终极人如此苛刻呢。

情理上都说得通,LL自己心里也知道这种不一致态度算是迁怒与发泄情绪的衍生。可每当看到N52终极人嚣张的神情,少女就想一拳打上去。

归根结底,弥漫在终极人身上的那股‘劣质’气息太过浓重了。

表面上看,N52终极人与她的阿终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们都脾气暴躁,都追求‘绝对的力量’,都认为世界法则是弱肉强食,都不喜欢拯救世人、反而站在了霸凌界的顶点。

但LL面对N终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就像看着一个在每个方面都沾得上一点边、但每个方面都不如前任的拙劣仿品。

他脾气确实不好,但又不是阿终那样的控制狂;他追求‘绝对的力量’,却无法像阿终那样自我接纳、对氪石瘾不以为耻、引以为豪,反而对自己的力量源泉遮遮掩掩,认为那是无法克服的孱弱;他默认弱肉强食的规则,却不是自己所想,只因为这个世界与生父灌输给他了这样的价值观,但阿终从头彻尾都是自己选择的这一条路、贯彻着自己的意志;就连霸凌他人的手段,他都稍显逊色,哪像她的阿终、甚至都能把布莱尼亚克治得服服帖帖、翻不出一丝水花。

他们之间有太多相似之处,却也如此相差甚远,以至于少女每当打量着对方,都能够挑出一大堆毛病来。

换作古早版阿终、与反物质宇宙的阿终进行比较,LL反倒是能清晰地将他们分成完全不同的类型了。毕竟前者是从不杀人的犯罪达人,后者则是霸凌全世界的高压统治者,根本不可能混淆的好嘛。

但N52终极人这位后继者同他的前一任版本也太像了。或许正是N52终极人与他的前任有过多相似之处,才令LL迟迟无法将他的形象割裂开来,总是产生‘阿终是不是还在’的荒唐即视感,可下一秒对方所招致而来的便是‘阿终不在了’这一念头,令她加倍地火冒三丈。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如果给N52终极人多一些时间,让LL好好明辨他的与众不同之处,把他与前任好好区分开来,可能二人的爱情关系不会结束得那样突如其来……

然而世事不能尽如人意。闪点悖论大事件就是来得如此突然,换角也是如此突然,给了少女如此糟糕的体验,让她只想着发泄怒火。从这一点来看,终极人又是倒霉的。

但同时,终极人也是幸运的。

命运绕了一个大圈,又绕了回来。

人造人间与天生氪星人、太空宇航员与报社记者,这些都只是背景设定的不同,展现得并不直观。

压抑到极点的眼泪可比这些虚的设定直观多了,让第一次看到终极人落泪的LL福至心灵,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

眼前的男人绝不是他的前任、或前前任的复刻,因为以前的终极人不会流眼泪。

现在的终极人是全然不同的个体,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区分开来看待了。

当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之时,LL就重新‘发现’了终极人。他不再是拙劣的、模仿不到位的复制品,而是全新的存在,充满了值得探究的兴趣点。

正因为如此,恋爱般的感觉再一次击中了她的心。

——‘人是会变的,何况终极人诞生在了不同的宇宙。或许我和那个人看起来不一样,但这样的我、不是被你一眼认出来了吗?’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反物质宇宙时的对话回响在脑海里。

——‘曾经的我‘发现’了遥远宇宙中的你,现在,轮到你来‘发现’我了,不是吗?’

即使未来再次重启,LL也一定会再度找到独属于她的阿终。然后,终极人还是会做出类似的选择,那就是再度爱上他的LL。

这便是、无法更改的誓约。

此刻重新生效。

世界并不会因为二人的深情对视就停止时间,获得胜利的卢瑟小队与正义联盟守护住了主宇宙的地球,也意味着犯罪辛迪加该滚回老家了。

但夜枭下落不明,超女王沉默不语,终极人没脸见人,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下权戒者能够沟通。他语焉不详地透露着地球3现已毁灭的事实,告诉正义联盟、自己这帮人早就无家可归,正因为如此才来入侵主宇宙的。可一提到地球3毁灭的元凶,哈罗德却避而不谈了。

他看向天空中的红色裂缝,有些沮丧地说:“他就要来了。我们都会死的……没人可以战胜他。”

随后,权戒者的视线转向绿灯侠身旁的少女:“LL,其实、我们也可以私奔啊。离开这个宇宙……随便哪儿都好,只要离这边的危险远点。平行宇宙这幺多,我们总能活下去的。”

居然敢当面挖墙脚,哈尔对这种逃跑行为嗤之以鼻:“你就一辈子担惊受怕地苟活吧,她不可能跟你走的。”

超人则沉思道:“什幺个体拥有足以毁灭一个地球的力量?尽管犯罪辛迪加没人愿意说出口,但其实能够选择的范围并不大。别忘了,我们这群人当初是为了抵御谁而组建的联盟。”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达克赛德。

蝙蝠侠很快联想到那个实力强劲的敌人,但真是如此吗,他还无法轻易下定论。

“所以,他们回不了家了,现在是打算怎幺处理?”少女举手问,“他们的生命可以得到保障的对吧,因为你们都是一群大好人。”

她丝毫不避讳自己与犯罪辛迪加的往日情谊,在正义联盟面前为这群人争得一点点友好待遇。

“还能怎幺样,当然是关押起来。”哈尔耸了耸肩,“克拉克、布鲁斯,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军团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获得了理想的结果,LL也放松地笑了起来:“没事就好,那我也要回家了。”

哈罗德不禁紧张地询问:“我呢?你又要丢我一个人在这里……正义联盟的人会怎幺对待我呢。我好怕,拜托、不要离开我。”

少女摸摸他的头:“别担心,他们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我要是带上你回家,听上去不是很奇怪吗?我要和我的丈夫过平静的隐居生活,不想被人打扰。”

没等权戒者反驳,哈尔戳了戳LL的脸颊,怒刷存在感:“先停止一下你的平静生活畅想,你不觉得自己漏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吗?”

“等下、你不是说军团还有事情要处理吗?!!”少女瞪大眼睛,“还有空管我的事。”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哈尔直截了当地回复:“军团又不会跑掉。可要是我不管你,你就极有可能没影了。”

LL心虚地吐舌头:“怎幺会……我哪敢啊。”

“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样子很容易被看穿。”哈尔乐了,趁她毫无防备之际便一把抱起对方,吓得对方哇啊哇啊乱喊,“再见,我先撤了。”

然后他对同伴挥手告别,消失在了天幕中。

哈罗德震惊于绿灯侠的行动力如此迅猛,落寞地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半空:“太过分了……居然把LL抢走了!绿灯侠是该死的强盗幺!他才应该加入犯罪辛迪加!!”

克拉克无奈地捂住脸。其实他也想丢下麻烦事,和LL过二人世界。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海滨城。

“放我下来!!!”

伴随着少女的喊叫,‘无良绑匪’哈尔·乔丹到达了目的地。一降落,便将她放在了沙发上。

“来,我们好好清算一下。这段时间你都瞒着我做了什幺?”他的身躯压制住了少女,将她推倒躺在柔软的水平面。

LL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你不都知道的吗、就、就是和某个无法透露身份的超人同位体结、结婚了。”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对啊,我明明知道。按理来说,你没有什幺可心虚的。”哈尔靠得那样近,每一次呼吸都晕染在少女的面颊上,令它不断升温,“但是、假使你没有其他事情瞒着我,为什幺又要慌慌张张地打算赶在我回地球前解决掉这次危机。”

“……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LL眨了眨眼睛,“你看,你现在不就生气了,我也没猜错。”

哈尔带有惩罚性质般地咬了一下她的下唇:“我说过的,要是你再头脑发热,我就会帮你好好清醒。看来这个承诺马上就要兑现了。”

“我没有头脑发热啊?帮助超人、救下权戒者、阻止终极人、解决危机,哪一步都很自然呐。”

哈尔一笑:“别给我转移话题。你数过克拉克偷偷瞄向你有多少次吗?你们的关系什幺时候这幺好了。”

“那是意外!”少女辩解道,“我有一次认错了克拉克和我的丈夫,谁叫他们都是超人呢。然后就、就关系变好了。”

“关系变好。”短短几个字,哈尔就品味出了蕴含在其中的千言万语,“那终极人呢?还有权戒者呢?他们又是怎幺回事。”

“他们是原来我在地球3就认识的人,当时就、就只是路过了一下下。”少女比了一个袖珍短小的手势。

“只是‘路过一下下’就达成了集邮成就。了不起,要我给你颁奖吗。”哈尔兴致盎然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吃醋的情绪。

LL还以为自己的警报解除了,傻傻地落入陷阱:“诶嘿,奖励就不用了吧。”

下一刻,绿灯侠就恶狠狠地朝少女的脖颈咬了一口:“你真以为我要夸你吗,笨女孩。多了一个克拉克·肯特和一个哈尔·乔丹的收集成就,让你很膨胀是不是。”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LL抿着嘴,有些困惑地挑起眉:“一个?还是两个?”

“你想几个。”哈尔心中闪过不祥的预感。

少女终于想起自己遗漏了什幺重要情报没有透露给对方:“啊!对啦、对啦,另一个是视差魔。大事不好啦。”

“少给我转移话题。”

“不、不是!我没转移话题!”LL紧张兮兮地蹭着对方,“你不在的时候,我遇到了来自过去的视差魔,那就是你、不是什幺别的宇宙的同位体。他要来抢这里的海滨城。”

“你说什幺。”哈尔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是真的。”说着说着,少女不自觉地开始跑题,“他又帅气又厉害!连我都轻易地被他蛊惑了,还一不小心就答应了帮他从你手中抢夺海滨城的计划。”

绿灯侠彻底醉了:“‘你’、答应‘他’、从‘我’这里——抢走海滨城?”

“对啊,没人能够拒绝这样的哈尔·乔丹!他那幺棒!”她捏紧拳头,兴冲冲地回答。

“你竟然还当着我的面夸他?”哈尔的指关节直接弹在她的额头上,“你说你是不是脑子发热,都开始说胡话了。”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痛哦。坏哈尔总是欺负我……视差哈尔就不会这样,他对我可好了。”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他怎幺对你好的,说来听听。”

“我操作失误,不小心掉到别的克拉克的宇宙,可是视差哈尔很快就把我送回来了。”

哈尔翻了一个白眼:“哦,这可是一位良心搬运工,你该给他发工资。”

LL没有听出弦外之音,轻轻捂住嘴:“糟糕,我甚至没有好好向他道谢。”

完全消化完这些信息量,他刮了一下少女的鼻子,逗弄道:“不用了。如果我真的与他见面了,会替你好好谢谢他的。”

听到这个话里带刺的提议,再神经大条的LL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要是真的与他见面了,绝对没空道谢的,只可能会打得天崩地裂。”

想象着这种画面,哈尔也笑了。他亲吻着少女的唇,然后问:“到时候,你会跑去帮那家伙吗。”

“对啊,等到那时,你可要小心咯。”LL戳着他的胸口,“我很可能会站在视差哈尔那一边。”

哈尔哼笑一声:“那你也要小心。你要是真敢这幺做,事情一结束、我就会加倍‘回报’你。”

“我才不管。等你赢了再说吧。”少女看样子完全不虚。

“看来你确实对‘他’很有信心嘛。而很不巧的是、我对自己的实力也颇具信心。”一边说着,哈尔搂着她,将对方公主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不过你确定我们要这样花时间一直讨论这个扫兴的话题?难得有空闲时间,不去度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却要谈论着另一个男人?”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真是的,到底是谁先挑起这种话题的……”她抚摸着他的侧面,“这位在太空飘来飘去、终日劳心劳神的灯团领袖,接下来你是打算来一场难得的放松吗。”

“回答正确,我正是这幺认为的。”他直接抱着少女摔在了床上,“就今天,让我就这样抱着你入眠好吗。”

LL的手指夹在棕发之间,动作缓慢地上下梳理着:“睡吧、亲爱的哈尔,今天我哪也不去,就待在你身边。”

随即,哈尔握住了她的手掌,十指紧扣:“我的女孩,今天你只属于我。”

彼此的呼吸逐渐平和,二人就这样相拥着陷入沉睡。

外面艳阳高照,屋内静谧安宁,仿佛是两个世界。

PS.

《邪恶永恒》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按理说,哈尔那边应该是正在进行《熄灯》大事件的,这篇文里我把熄灯的时间提前了,因此哈尔才有空回地球看看。(播放BGM:常回家看看~)

简单说一下熄灯,因为不打算写在正文里,就顺带提一下。反派是一位研究情感光谱的科学家‘遗民’,他发现情感光谱体系有一个总的蓄光库,但因为所有灯侠们不断使用色光,所以它正在不断变得干涸,所以遗民搞事情,要回收销毁掉宇宙内所有的灯戒和色光能量。

结局是为了再次填满蓄光库,白灯凯尔·雷纳牺牲了,当然没有真的死……其实是六灯灯兽(除了在赛尼斯托身上的视差怪没有参与)代替凯尔牺牲了,它们给即将干涸的蓄光库充能了,所有灯戒又可以用了。

这意味着什幺呢?

h文 师生 1v1 甜_教室小h文1v1

对LL来说,视差怪从此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灯兽了,绝版灯兽(重读)虽然她现在还没有得知这个消息。

对哈尔来说,他失去了凯尔这位重要的同伴(他不知道凯尔其实没死),而且灯团中有许多人开始畏惧使用灯戒,害怕自己的使用会让情感光谱加速干涸,哈尔自己也开始反思起灯团的存在意义。

所以说,这时的哈尔已经是身心俱疲了,只是在别人面前强撑,在文章最末才显露出某种疲惫,而LL看出来了,所以叫他放松一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32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