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夹住不能掉等我回来检查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视频

她力持镇定,耸耸肩撇撇嘴:“打错电话的。” “是陆斯正吧?我好像听到他警告你不要说出他在哪。”

她力持镇定,耸耸肩撇撇嘴:“打错电话的。”

“是陆斯正吧?我好像听到他警告你不要说出他在哪。”

温梓惜拿不准他是在试探自己还是真的听到了,只能呵呵的笑了一下,“你太多疑了吧。”

“应该不是我多疑吧!”说着,他猛的将她拉进怀里,狠狠的禁锢住。

炽热的体温穿透薄薄的衣衫熨贴着她,她本能的激烈挣扎,都什么时候了,他不是急着找妹妹吗,竟然还有心情做这种事?

下一秒,他的手里就多了一款又土又丑的手机,温梓惜顿时明白自己刚才有多自作多情了!

“把手机还给我!”她焦急的伸手去抢,而高出她近二个头的男人只需抬高胳膊,她就无可奈何。

土爆炸的手机,连开屏密码都没设,他速度的翻到通话记录,排在最上面的,赫然写着“陆斯正”二字。

“打错电话?”他带着怒火的黑眸里,清清楚楚的写着骗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发怒的他,她一向很怕,此时也不例外,可眼见他拨下回拨键,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用力往起一跳,拽住他的手腕往下拉:“把手机还给我,还给我!”

不料,她这一跳用力过猛,而且还是扑向他的,他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向后倒去,而她也在惯性的作用下倒在了他身上。


 

真是闷骚啊,居然穿这样的小内内,是不是为了更方便男人的进入?

话说,她还真是够粉嫩的,看起来根本就没有被使用过几次!

要不是看到她喝醉了,我估计这下自己就直接提枪上马了。

在床边放了杯水后,我便有些遗憾地离开了酒店,心里暗想,下次喝酒可以,但一定不能让王璐璐喝醉,说不定就有机会一亲芳泽了。

“李哥,你真好!”

这是王璐璐第二天醒酒后发来给我的信息,不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毕竟脱了人家的衣服,还视奸了一番,她应该是知道的,真是有点尴尬。

但我没想到姐妹花的诱惑刚开了个头,小娇那边便真的和她男朋友分手了。

我问她是不是想和自己在一起,她却不太愿意,说是还需要时间考虑,现在只能做普通朋友。

靠,变成单身反倒是纯情起来了?

以前勾引我的时候可是一套一套的,我死都不信她能这么快改了性子,于是便找了个借口去她家检修天然气管道。

小娇在家里穿得很随意,一件宽松的大T恤,下面就是条棉布短裤,我甚至都怀疑她连内衣都没穿,想到这我一下就有了反应。

“李哥,有问题嘛?”小娇故意站在我身边,两条大长腿在哪晃呀晃,搞得我都心不在焉的。

“没事,就是例行检查下,以防万一,怎么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现在都快6点了。”我好奇地问了问,因为平时这个点她肯定准备出门了。

小娇便答道:“我辞职了,以后不去那里上班了。”

“辞职?那你怎么生活?”这女人花钱大手大脚的,我不认为她能有多少存款。

“先打点零工呗,然后慢慢找工作,要正经点的,不然以后都嫁不出去了。”她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笑了笑,便说:“那你肯定又要交不起房租了,这次准备怎么抵账啊?”

这小骚货,明明就是个欠操的东西,却还一直假装矜持,今天我就好好地玩玩她,让她知道男人不是那么好耍的。

小娇娇嗔道:“李哥,你就不能同情同情人家,先免几个月房租嘛!”

“你说得好听,这房租是说免就能免的吗?哪有因为租客失业就不用交房租的,也就是我,换成别人早把你赶出去了。”我心想着这小娘们就使劲求我吧,让我开心了说不定还能让她继续住下去。

果然,小娇一听我说这话,就害怕起来,忙把我从地上拉起,主动给了我一个拥抱,还用那饱满不停地磨蹭我。

“哎呀,李哥,我知道自己不对,但是你不说喜欢我吗,连这点忙都不愿意帮。”小娇又开始用她的美人计了。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不缺女人,王璐璐那对姐妹花就够我满足一阵子了,而且她们还比小娇更有诱惑力得多。

我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大门便被敲响了。

“小娇,你在家吗?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我有事和你说!”这声音一听就是小娇的前男友。

夹住不能掉等我回来检查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视频

搞什么飞机,居然分手了还来找,是准备再续前缘吗?

这回我可不想再躲在床底听他们表演了,于是便收好工具,大摇大摆地打开了门准备回去。

谁知那男人一看到我,便大吼道:“吗的,死老头子,我就知道你和小娇有一腿,今天老子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说完,他居然直接就挥拳打了过来!

艹,别看我一把年纪,但打架绝对不是吃素的,以前年轻的时候,我就经常和一堆狐朋狗友在外面惹事,所以打架根本是家常便饭。

虽然现在身体大不如以前,也不是这个小B崽子能欺负的。

我眼疾手快地举起双臂挡住了他这一拳,然后右脚毫不留情地对着他的下身要害踢了过去,丝毫没有留情。

“干您酿的,居然敢来惹我,我让你动手,动手!”

男人被我一脚踢中要害,马上痛得跪在地上,我是趁他病,要他命,抡起巴掌便疯狂朝他的猪脸招呼。

还没扇几下,他就被我打得口吐鲜血,小娇在一旁直接看傻了。

“李哥,李哥,你饶了他吧,这就是个误会!”小娇从后面抱住我,开始帮自己的前男友求情。

我顿时心里邪火更甚,这小骚货老是引诱自己,到头来还不是向着这个男人,我特么的真是晦气。

“狗东西,你说老子和你女朋友有一腿是吧,现在老子就做给你看!”

我转身一把抓住小娇的头发,就把她按在了桌子上,将她上衣猛地撕开,对着她那骚臀便疯狂撞击了起来。

虽然生气,但我还是有理智的,强奸这种事我可不敢做,那是要进监狱的,最多是发泄下火气。

那男人见我这么折磨小娇,也不敢有什么反应,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我,上来也不过是徒劳。

“啊,好痛,李哥,你别这样,我错了,我错了!”小娇无助地惨叫着,身体由于我的撞击不停抖动起来,胸前那东西在空气中晃动,看起来有种暴力的美感。

“叫你贱,是不是天天都想被男人操!”

“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54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