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和外国人啪有多爽:干老外

将晚上的布阵分配妥当,汦苍悔上了马车,并不客气地将天七赶出车外,独留自己和鬼剑同女孩一道。一面使唤众暗部启程,剑神一边施术,直至结界毫无破绽,他才停手开口:「你身怀绝学一事,怕是瞒不过皇帝了。」「咦?」寒玥听闻,难掩惊愕的看向汦苍悔,只听他又再道:「离魂,你该回冥界的浩炼之狱历练一轮。凡物已能遮蔽你眼,实是不该。」「等寒玥安全抵达玄桦,我便会回去一趟。」

将晚上的布阵分配妥当,汦苍悔上了马车,并不客气地将天七赶出车外,独留自己和鬼剑同女孩一道。一面使唤众暗部启程,剑神一边施术,直至结界毫无破绽,他才停手开口:「你身怀绝学一事,怕是瞒不过皇帝了。」「咦?」寒玥听闻,难掩惊愕的看向汦苍悔,只听他又再道:「离魂,你该回冥界的浩炼之狱历练一轮。凡物已能遮蔽你眼,实是不该。」「等寒玥安全抵达玄桦,我便会回去一趟。」

「请问…究竟是出了何事…」「打从第四天起,剑灵龙渊便已幻化成一地阁暗部,默默看着一切情况。」冷淡的打断女孩的问句,汦苍悔平板的陈述:「皇帝对他下达那些命令,吾懒得搭理,但我们这一路的行踪之所以会被发现,全是龙渊替刺客们留下记号所致。单凭这点,便犯吾之大忌!」「那我修练天水心法一事…」「约莫被他瞧出端倪。」离魂郁郁的接口:「是我太轻率,没有做好万全的周延。」

寒玥抿紧唇瓣,眉间多了道微微的摺痕:「墨公子的存在,恐怕也是瞒不了了…」「与其担心墨公子,不如先想想你今晚该怎麽御敌。」汦苍悔不赞同的道:「吾虽一开始便知道龙渊到来,却没料想他会做出这般行为,宛如釜底添薪,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想来那些暗部们是明了内情,既然不能动他,吾只好待你严苛。今夜,吾断不出手协助,你必须克服自身恐惧。」微微握紧双手,寒玥轻声应诺:「是。」

「耀天帝为何要如此,并非现下重点,待你安然活过今夜,且与皇甫空等人碰头,再拆穿龙渊的幻化也不迟。」离魂见女孩又将陷入思绪,肃然的说:「无影楼的胡媚,擅用鞭击和剧毒双刃,可谓远近攻防皆全。面对这样的敌人,你该如何应付,才是你目前要思索的事宜。」寒玥闭上双眸,静默的颔首示意自己明白,随後便不再开口,转而和逐日一同讨论对策。

离魂有些担忧的看向她,一旁的汦苍悔则淡淡的道:「别担心,该来的总是要来。」「嗯。」「不知冥炎发觉你功力退步,会做何感想。」「大概又是一番哭啼鬼嚎,别跟我提他,我嫌他烦。」汦苍悔低笑出声:「总要有个倒楣家伙让他消遣才行。」「不如让贤於你。」「不了,吾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你决定了吗?」「故人之托,断不食言。」

另一头,寒玥与逐日先是静默一会儿,白发幼童才倏然认真的许诺:「玥玥,我会陪着你。无论世态有何变迁,罪孽深如瀚洋,神灵逐日定永相随。」「逐日…」「所以,玥玥你别怕。」伸手牵住寒玥,男童那双半盲的银眸,尽是决绝与笃定:「我相信玥玥你一定可以!只是时间久远,你忘了该如何行动罢了。好好想想,你和云莲对招的情形,试着记起那时的心情及过程。即便浑身血腥,逐日绝不离弃。」「即使入地狱…」「就算永无超生,亦不後悔。」

和外国人啪有多爽:干老外

寒玥深深吸了口气,脑海闪过无数人的脸庞。清幻真人、师兄姊们、华阳郡主、翼王爷、令她嘴里微苦的瑶瑛和云铮、看似温柔多情,实则冷漠阴狠的耀天帝等人的容貌,一幕幕浮现,而在那之後出现的人,是一名手持长枪的挺拔身影。只瞧那人回过首来,对她温柔一笑,并同时伸出手道:「师姊,若不嫌弃,请握师弟的手站起身子吧!」

心跳突然絮乱几拍,她不由自主地将手交予给少年,让对方清俊柔情的脸,更增添不少笑意。正待寒玥想开口说话时,却听见逐日的询问声:「玥玥,你怎麽了?」女孩猛力睁开眼眸,察觉自己握住的是逐日的手,不由得愣了片刻,才淡然的摇头轻笑说:「没事。」「看来你想通了。」汦苍悔平静的道:「今晚莫让吾失望。」「寒玥定不辜负您的指导。」

「主上?」噬骨一脸不解的看着倏地停下策马之举的拓跋墨竹,而绝代风华的少年蛮王并未搭理剑灵的疑问,仅朝寒玥一行人的方向望去,唇角则勾起深情的浅笑。玥上辈子被云铮蒙蔽一世,看不清太多事物,这世想来全都明了了。拍拍踏雪的脖颈,黑色骏马始蹄奔驰,拓跋墨竹那双妖娆摄魂的狭长凤眸,只留下无尽情意与毅然:「这一世,断不再让你离开!」

午夜时分,五道黑影悄然无息的落地,手握利剑朝马车步去,周围的树桠或阴暗处则隐匿二十来位杀手,等待事成或败以判断攻守方式。没料想,当那五名刺客靠近马车的当下,寒凉刺骨的杀意倏然扩散,甚至让周遭的树林皆渐染上一层厚冰。刺客们察觉情势诡谲之时,只见一孩童飞身而出,掌中阴气森森的锐剑猛然挥出一剑弧,令他们不得不退身闪避。

寒玥面无表情的伫立於空地中央,可身上散出的冰冷杀气不断加重,使树林宛如凛冬之际般,令人血骨几近冻结。饶是内力深厚的无影楼刺客们,处於此环境下,亦有些吃不消。因汦苍悔施术下,隐身於四处的烟波等众暗部,则讶异女孩竟有如此实力和内劲。由龙渊幻化的地八更是皱紧眉宇,看来慕容世家隐瞒帝王不少事情,耀天帝知悉後,恐怕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离魂鬼气怨然的现身在寒玥身侧,似笑非笑的伸了个懒腰,朝浑身紧绷戒备的刺客冷笑一下,语调散漫的问道:「就这些人?」寒玥淡淡的应答:「还有一批在远处观察局势。」「你不保留实力了?」「没那必要。」举起持拿鬼剑的左手,女孩平淡寂静的说:「死人无法说话。」「纳命来!」听到孩童的言语,刺客们纷纷受到刺激,立刻拿出各自的武器朝寒玥攻去。

和外国人啪有多爽:干老外

手腕微转并运劲释出剑压,寒玥凭藉鬼剑与生俱来的邪煞凶气,令五名刺客心底发寒,步伐亦稍稍一滞。趁此停顿一瞬的空档,她足尖使力,顺迎风翻身而起,直攻离她最近的一名蒙面杀手。刺客见状,赶紧提刀挡住攻击,在刀剑相碰的霎那,一股幽冷冰寒的气劲从寒玥那头传入他的经脉中,使他脸色大变,猛力震开鬼剑且往後退数步。

「注意些,这小子的功法诡谲,会钻人脉腑。」提刀刺客面色难看的提醒其余同夥,未持武器的手则握住自己拿刀的臂膀,试图运功将不断四窜寒气止住。寒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漠的道:「没用的,若非至阳或至阴体质,是无法阻止寒气侵蚀经脉。你,注定是死人。」其余四人一听,内心暗道不妙,看来这份委托并非如传闻中简单,定遥世子的底根本无人知晓,此次怕是有去无回。

正当四人想一鼓作气全数进攻时,突然响起一道妩媚的女声:「这般瞧来,小女得向委托人多要些酬金了。」寒玥和离魂往声音传来的暗处望去,一身穿紫红紧身皮衣,手握九节骨鞭的马尾女子,满脸兴味的现身。寒玥语气平淡的叫出这人的名讳:「胡媚。」「没想到世子殿下竟知小女之名,当真万般荣幸。」胡媚笑眯眯的卷着发尾,态度轻松散漫的说:「殿下您深藏不露,这一路折煞小女手下不少爱将啊!」「有胆量拿本世子的密行博弈,就该做好灭门的准备。」

胡媚一听,妖艳的脸蛋立刻挂不住笑,语调阴狠的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等实力!」「在你踏出无影楼的那刻,你就已经输了。」寒玥淡漠的说:「若本世子没算错,此时此刻,无影楼该是死人之墓。」胡媚握紧手中的骨鞭,厉声对部下命令:「奇扈,你带十五人速速回去!」「来不及了。」轻轻弹指示意汦苍悔解开术法,女孩那双黑眸只有无尽的冷意:「除非破阵,否则你们谁都无法离开这里。」随着法术消散,无影楼等杀手们才惊觉自己已被暗部们重重包围,方才松散的守卫仅是幌子!

「想来是你们小觑暗部的能耐,皇叔知晓後,肯定会大发雷霆。」无视胡媚那恨不得吞她骨血的愤恨眼神,女孩平静的继续说出日後局势:「隐门兴许不会将无影楼完全铲除,可皇叔就非如此。往後江湖上,将不再有无影楼这门派,真是可叹…」「杀了他!」胡媚尖声打断寒玥的话,手中的九节骨鞭甩向女孩所站之处,刺客们亦发动攻势,与周遭的暗部对战。

灵巧的闪过鞭击,寒玥淡然的望着情绪明显失控的胡媚,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君已入瓮啊…」

和外国人啪有多爽:干老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84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