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只要放对地方人人都是天才」,恭良继小提琴後再一次於淳修身上见识到这句话的威力,从弹珠台、射水球、空气枪、捞金鱼、夹娃娃、投球九宫格、打地鼠……甚至连很奇怪的猜谜活动淳修都无往不利,搞到最後两人不得不扮演起了「元宵老公公」四处送赠品。

「只要放对地方人人都是天才」,恭良继小提琴後再一次於淳修身上见识到这句话的威力,从弹珠台、射水球、空气枪、捞金鱼、夹娃娃、投球九宫格、打地鼠……甚至连很奇怪的猜谜活动淳修都无往不利,搞到最後两人不得不扮演起了「元宵老公公」四处送赠品。

「你真的很扯吔。」恭良好不容易把最後一只泰迪熊玩偶送出去後喘着气,他怎麽也没想到陪淳修玩个游戏也能累成这样。

淳修搔了搔头,「你都没有下去尝试看看啊,我只好把你的份一起玩了。」他回答得理直气壮。

「我们去套去圈圈好不好?」淳修接着指着前方的摊位。

「你还没玩够啊?」恭良蹲在地上擦汗。

「你误会了,我付钱你去玩。」淳修笑嘻嘻地拉着恭良就往前跑。

我、我去玩?

该死!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恭良原本只是想停止淳修那肉麻兮兮的言词而建议去玩游戏,但却万万没想到却把自己推入火坑了,而当淳修停止拉扯之时他们已经在摊位前面了。恭良还来不及反应,手上就已经硬被淳修塞入数十个小圈圈。

「我真的不会。」他拿着一串圈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哎呀,出来玩就放开一点嘛。」淳修鬼鬼祟祟地溜到恭良身後,「不然我可以教你。」他在恭良脸边小小声地说,气息微微地打在恭良的耳上。

「免谈──」恭良突然感到背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与其让淳修的诡异教学得逞不如自己硬着头皮上场。只见淳修哈哈笑着离开恭良,「我想要那只猫。」他接着指了指最後排角落的一只猫咪娃娃,据他的说法那只娃娃跟咪噜长的很像。

搞半天他还是想要套自己想要的东西嘛,恭良心里抱怨归抱怨但却不知为何越套越起劲,总觉得非要套到那只猫咪不可──结果当然是没能达成,还搞到整个架子上堆起了一座座没有套中的圈圈山。

「别这麽在意嘛,有那个也不错啊。」淳修和恭良并行在河堤旁,方才老板看恭良套得满身大汗很慷慨地送了他手机吊饰当安慰奖。

「要不是烟火快要开始了,我一定会套到。」恭良看着手上白色猫咪造型的吊饰,突然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的话我们都有啊。」淳修拿出他的手机说道,只见上面悬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猫。恭良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巧合,话说回来自己似乎也没看过老板送给别人甚麽安慰奖。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啊,

我被耍了!

「你……」

「哈哈!」淳修见状二话不说就打断恭良的话,「烟火要开始了,我们赶快去占位置!」他二话不说就拉着恭良就往河堤旁的活动中心跑去,纵使面汹涌淳修也硬是拉着恭良挤了过去,中途还被一名架设相机的先生白了一眼。

「你要去哪里啊。」恭良被淳修拉进了活动中心接着往阶梯上了去,要看烟火怎麽会选在室内?

「顶楼,我们去顶楼看。」淳修笑着说道。

就当恭良想开口问得更仔细之时他们已经穿过顶楼的铁门,人群中与人群外的气温相差甚远,而河堤上的天空一览无遗地很完整。从高处看能清楚地看见河中的倒影,感觉彷佛在水的另一边有着另一个热闹滚滚的世界。

「我在这边做过很久的志工,」淳修把一旁的垫子铺到地上,看样子他老早就准备好了。「所以这是别人没有的优惠喔!」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此语一出让恭良想起了迎新会擅自到顶楼,事後被痛骂的事。「你说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啊?」他无奈问到。

「全部──」淳修一屁股坐了下去,接着向恭良招手。

距离烟火施放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但是这十分钟却异常地漫长。也许是因为原本多话的淳修突然沉默了,坐在他身旁的恭良感到特别紧张,三不五时就看看手表。在等待的时间里夕阳的颜色渐渐地退掉,天空从东方的地平线开始一点一滴地变成黑蓝色,河岸摊子不知何时亮起了白黄色的电灯泡,映在水里的光影像是一条金龙。

而在太阳最後一丝光束隐没在西方的天空时,淳修挪动身体向恭良靠了过去,他的动作并不是特别粗暴或者显现出欲求不满的样子,就只是轻轻地依着。

「阿良。」他压低了嗓音说道,而恭良已经紧张到没办法移动只是小小声回了一声「嗯」。

「你是不是很困扰?」淳修小声问道,他的语气中有一丝丝犹豫又或者说是有一点点紧张,完全感受不到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淳修认真的样子让人倍感压力,恭良倒是希望他能用一往轻松的态度面对这些事。

「怎麽说?」恭良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地压低了下去,河面上的灯火摇摇晃晃。

淳修难得没有马上接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很爱你。」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此语一出让恭良沉默了一会儿,要是平常的自己一定会大声反驳,但是现在却反而有一股歉意;说实话,感情这种东西有的时候与其逃避而制造出灰色地带,不如好好地把话讲开,淳修言外之意大概指的是自己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覆吧。

「抱歉。」恭良低下头去。

「啊──你不用道歉啦,如果这种感觉很讨厌的话,我……」淳修彷佛舌头打结似地慌乱的解释,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恭良打断。

恭良微微地加了点力量到淳修的身子上。

「不讨厌喔。」他小小声地说。曾经看过漫画中有一句话,它把理性比喻做杯子而情感比喻成水,当水从杯子满出来之时就是……就是现在的情况。恭良已经没办法思考自己正在做甚麽了,纵使表面没有承认但无意间的举止却已经做出回应。

「所以你……」淳修没把话说完。

「嗯?」

「你……」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啊──烦死了!」恭良终於受不了别扭的气氛,淳修平常明明就是想抱就抱、想说什麽就说什麽,现在是在欲言又止个甚麽劲啊,而且他明明就知道我心里面在想甚麽,但是、但是又故意温柔成这个样子……

「你到底要不要交往啊!」恭良接着脱口而出。

只见淳修一愣,张着嘴看着恭良。

「等、等等!我……我是说……」恭良也被自己乱七八糟的言论下了一大跳,看样子溢出杯子的水已经泛滥成灾了。

「我要交往!」淳修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恭良顿时绝觉得等等的元宵烟火已经没有看头了,只见淳修立刻张开左臂直接把恭良环在怀里,一股跟围巾一样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而恭良没有反抗也没有抱怨地静静窝着。

我想,

跟他在一起真的会很幸福。

顷刻之间,咻──碰──只见天际一个火红色的烟火冷不防地冲上天空,接着在两人面前炸成一朵绚烂的红玫瑰。紧接着大概只过了半秒钟的时间,火光又再次地投上天际,烟火由红转绿、接着又转成大海般的蓝色,最後银色的抛物线烟火从穹苍垂了下来就像是瀑布,而水中那金色的蛟龙彷佛已经活了起来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天空。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这是甚麽?你什麽时候有手环?」在烟火闪闪烁烁的光线中,两人的脸上打着红红绿绿的光影,恭良瞥见淳修手腕上戴着的圈圈。

只见淳修哈哈第大笑,手臂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你套到的。」淳修贴近恭良的耳边说道。

就在淳修低语之後恭良顿时觉得自己聋了,他的双耳已经听不见烟火轰隆隆的声响,取而代之的是胸前的鼓动。这次,恭良不隐藏地希望淳修也能感觉到这份悸动,他把身子挪了过去接着两人不约而同扬起一抹微笑。

自己胸口的鼓动使得体温升高,

而对方毫不吝啬地回应那剧烈的心跳,坦然地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此时,恭良顿时有一种两颗心印在一起的感觉。

#Tobecontinued

性口述交换体验:性口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607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