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来到了J308室伊莱踹开大门看见音笑咪咪的在看书[来啦!][要阻止杀无赦!]伊莱怒

来到了J308室伊莱踹开大门看见音笑咪咪的在看书

[来啦!]

[要阻止杀无赦!]伊莱怒

[不!我不会请吧!]音还是一脸悠哉

[什麽意思!]伊莱不惑

[他已经死了!就算喝了解药也没用!]

[你说什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寞亚沙哑的喊着

[不!一定还有救!]聚雾把药灌入姚嘴中

[看!我说过了吧!]

[姚!呜呜呜!]寞亚大哭其他人也没好脸色看一付要哭的表情伊莱则是低着头

音拿起幽兰革开始演奏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幽兰革解放!夜响鸣]哀悼着姚的死亡奏出无法拯救的悲曲乐曲上映着淡淡的回忆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

[哇!音你的音乐真好听呢!是用几年练的呢?]

熟悉的声音大家纷纷往姚的方向看去还是一样的人倒在那里

[姚?你在哪里?]

[我?在音的旁边啊!]

这时音的旁边多了个人褐色的发褐色的眼开朗的声音那个人是姚?

[喔!欢迎回来!]音说

[欸!什麽什麽该说我回来了吗?]

[姚!]寞亚聚雾和符希纷纷抱了上去

[怎麽了?才几天没见就这麽想我了!]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笨蛋小姚我们担心死啦!呜呜呜]

[抱歉!]

[那音骗了我们?]聚雾忽然问

[才没有确实死了!其实…]

当时姚眼睛睁开的昏倒了但忽然眼睛自己慢慢闭上没了呼吸怎麽叫都没起来後来一道光从胸口冒出另一具身体出现在旁边

[哈!早安音!祭典顺利吗?]

[你…]

[哇!另一个我好恐怖喔!对了我是被…]

[你怎麽办到的?]音不惑

[我想想那句怎麽说害怕时闭上眼睛一切就会不曾发生重新来过!]

[这是?]符希问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月希利雅典的圣灵说的一句话!]伊莱说

[伊莱!你现在才出声还以为你不在呢!]

[岳罗傲!死觉!]

[干…嘛!]姚就睡着了

[我先回去了!]扛起姚跳出塔

[音!那是隔魂吧!]聚雾说

隔魂是古代的链金术只有特殊人种才能用的链金术藉由将灵魂脱出由元素精灵重新创造躯体让灵魂重新附着那特殊人种叫冥宿

[姚是冥宿?怎麽可能…]

[这有待观察真是有趣!]

[音!别再找姚出手!]

[是!别念了听到了吗?堤今响]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嗯!]

[真是的!]

魔羯宿舍

伊莱解除了死觉後姚就发高烧全身出汗

[喂!巨蟹笨蛋他发烧了给你2分钟到宿舍!]

结果下一秒聚雾就出现在门口

[姚怎麽了!]一进门就跑到床边看情况

[大概是还不适应身体吧!产生排斥!]伊莱分析

[这样下去他又会死的对了!毛巾!]聚雾离开後不久拿了一桶冰水和毛巾

[冰敷一下就行了吧!伊莱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事的话就找怜再见!]

聚雾走後伊莱就坐在床沿看着姚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为什麽谜团还这麽多?这小子身上到底还有什麽秘密?]说完姚就微微睁眼

[我也不知道…记忆缺少了吧!]

[还好吗?]

[是还好!不过你现在应该想知道我的事吧!身份方面的!]

[嗯!你清楚?]

[其实被下药到濒死状态时我感觉看见了门黑色的那里有人但我不知道他是谁而他说的话不他的声音长相我都很熟悉但有什麽在阻止我回想等到醒来的时候一具和自己一样的屍体就倒在旁边了…]

[你对你的身份感到迟疑吗?]

[我确实是惠的孩子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有记忆都很清楚我…应该是普通人但…现在这样我也不知道]

[害怕吗?知道之後会吗?]

[嗯!一般来说是会的吧!我很害怕我担心自己是个怪物又或者是心理混乱导致六亲不认还是一堆不自然的事情伊莱虽然如此我还是想知道如果你知道就告诉我好吗?]姚很想哭很想有个人可以让他依偎让他安心也许那个人就是伊莱

[我也不大确定但也许你是将近绝种的民族]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怎麽会?我…]

[千年前战争区是由一个叫修克塔•违欧的人所统治他带领着冥宿士兵一同向边境势力开战"冥宿要牺牲王才能胜利"听过吧!]

[嗯!古文史的时候讲过当时冥宿民族的人民很少但是他们的重生却让各大势力很头痛不过因为人数过少还是被一一缄灭在修克塔阵亡的时候各冥宿们纷纷被神界接回所以种族才被灭的不是吗?]

[那是对外的说法其实是王保护了冥宿剩下的冥宿不是被抓回各势力阵营研究要不就是被缄灭也许会有残留者但…跟本不大可能不过流放到和平区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我就是冥宿?但…记忆中不是这样的保护什麽的!]姚扶着额头想要回想却引来阵阵头痛

[红月守护下世界回复和平月光带走了重生回归启点]

[修克塔的月说吗?]姚两眼无光的说

[也许使命什麽的一开始就存在了不过还是维持现在这样就好了]伊莱摸上姚的头

[伊莱!如果你的护星职责还在的话我身为天命是不会回神界的!]姚像是想到什麽说了这句话

[你敢!我也会抓你回来的笨蛋!]

[抱歉害你担心了]突然伊莱抱住姚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说什麽傻话担心你自己就好了迷惑的话就说吧!我会在的一直都在!]

[呜…伊莱其实我真的好怕怕失去这里失去一切失去你所以我当时好怕为什麽你不快来有你在我一定就不会害怕的]姚回抱伊莱哭着说

[别哭了好吗?你不是一直都是开心果的吗?]

[嗯!]姚将头埋入伊莱胸口很安心有这个人也许一切都能不管了…

姚为了适应新的身体请了一个月的假虽然在休养伊莱还是会把他挖起来好好帮他死背古文史就现在这样

[无理!现在我在休息欸!伊莱身为执事应该让我过着大少爷的生活好好养身才是啊!怎麽会是在这里听你说课?]

[回答出1342年夏克德的三次战役]

[我想想日翼月故星降吧!]

[错!是自域看来还是不行你脑内的容量不能再加大了吗?]

[又不是我的错就是想不起来嘛!]

[看来你真的笨的要死!]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只修古文的你没资格说!]

[又不是我叫你要选这麽多来修自找苦吃!]

[伊莱!肚子饿了!]姚躺回床上

[刚刚不是才吃饭的吗?]伊莱头痛

[我现在想吃甜的布丁!我要吃布丁!]姚弹出床跑到伊莱旁边

[啥?]

[就甜甜的会淋焦糖的东西!]

[…]

[Call聚雾吧!]

[喂!巨蟹你知道布丁是什麽吗?]

[怎麽姚又要吃?做月子啊!吃那麽多不过我也很好奇布丁是啥但现在在做任务离开不了找殊和寞亚吧!他们应该了解的材料的话就去厨房拿吧!那拜!]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怎样?]

[如果你想死是可以弄到一个!]

[嗯…什麽意思?]

[不没什麽?等我打个电话!]

几分钟後伊莱回来身後还多两个人

[唷!姚你说的布丁是什麽?可以说说看吗?]

[嗯…要怎麽形容?就黄色的圆柱体上面会淋焦糖这样懂吗?]姚用手比一比形状

[嗯!有点难不过有点像祠焰不过那是咸的]寞亚说

[祠焰是啥?]

[像这样!]符希拿任务表搜寻结果

[呃…这是绿的…]图上是很像但却是绿色的感觉像鼻涕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还是我做好了!]姚起身

[不不不!你身体还没好吧!我和殊会用好的姚就先等等呗!]说完寞亚就拉走符希

[等等伊莱你也去如果出事可不好!]

[你自己小心身体]说完伊莱也步出宿舍

[伊莱真温柔呢!那…]姚扶着墙也走出宿舍

[叩叩]

[请进!]

[有什麽事姚同学?]

[老师学生来找你不好吗?]

[找我就是有问题…而且事情还非常大条!]

[真不愧是老师啊!]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好了要问什麽?别站着过来坐!]老师拍着自己的大腿表示要姚坐上去

[哦!真是恶趣味!]姚还是坐上去了

[有什麽事呢?姚同学]老师环上姚抱住他亲密的说

这位精神异常的老师正是古文史的教授蔷欧怜当第一天见到姚就一见锺情?才怪…是有点烦人加上黏人而已

[我是冥宿吗?]

[这个吗…不好回答呢!现在只能透露一点老师我不能多说…]

[没关系…说吧!]

[被流放的冥宿你从羯那里听过吧?]

[是不过老师你怎麽会知道?]

[老师会知道所有同学的事情包括隐私…]怜露出淫笑

[呃…你刚刚说流放的冥宿是怎麽一回事?]看话题扯远了姚赶快结束不然之後一定会很…恐怖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喔!对修克塔在边境地区面临围剿的时候身边有个很忠心的冥宿叫战挽刃听说当时是被王保护逃出战争区的不过那时的身份认证却无法让他渡过结果那人身上不对!是胸口蹦出一道光那道光形成保护罩通过了门之後战挽刃的身体和门上的破洞一同消失那时一些元素精灵也被抽离下落不明但流传的王日记里却记载"当时危机重重护出残留的一人後我便将死去将托付给你们的也许是个麻烦如果造成困扰就封忆吧!也许这才是好过的方法…"]

[真的?]

[老师说的故事当然百分正确!]

[惠原来是战争区的人?但她没有能力啊]

[掌控记忆是很资深的座星一生中只能封锁和解除各一次而其余的座星之力就无法使用]

[是吗?]姚松了口气不过如果自己是战挽刃那自己就会是千岁以上了这跟本不可能所以最合理的答案就是自己是他的後裔了不过这麽说也不大合理…

[那老师谢谢你了虽然还有些不懂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伊莱还在等我呢!]

[喔!等等姚同学要不要吃布丁?]

[有吗?要吃!]还没踏出门的姚又转了回来开始狂嗑

[羯的事情进行的如何?]怜问

[嗯…他变的很体贴温柔还不算还是很暴力有新指示再说吧!]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乖孩子!]这麽可爱的孩子你也要抢吗?神!

魔羯宿舍

[我们回来了!]端着一盘不知名食物的寞亚跳了进来

[等等姚先别吃…]

[嘘…]寞亚回头嘘了一声

好奇的殊看向床那姚舒服的睡了不过…

[有甜甜的味道]这时伊莱走过来

[什麽意思双鱼?]

[姚嘴巴里有甜味吃过了什麽似的]

[你们先回去吧!]

[那布丁?]

医生sm调教诊疗_医疗调教

[那个等明天再说走吧!]符希拉着寞亚出了门

[吃了什麽吗?难道又偷去调查什麽了?不是说维持现状就好了吗?笨蛋]

[呼…布丁…伊莱…]

被叫到的伊莱回看姚摸上他的脸吻上他的额

职责我会做的现在只要对抗就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196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