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卿清姑娘在卧房里整整休息了三日,庄主都定要彻夜陪伴,自大夫扎针后的第二日起,每每都能听到卿清姑娘赶人的声音,吵吵着要让主上大人回自己房里去睡,主上大人不应,还要下人将东西搬去东苑,卿清姑娘不依,下人们就反将东苑的东西搬来了南苑……

卿清姑娘在卧房里整整休息了三日,庄主都定要彻夜陪伴,自大夫扎针后的第二日起,每每都能听到卿清姑娘赶人的声音,吵吵着要让主上大人回自己房里去睡,主上大人不应,还要下人将东西搬去东苑,卿清姑娘不依,下人们就反将东苑的东西搬来了南苑……

反正如今,自上至下,无人不识,落隐山庄少奶奶。

一日之晨,

庄院里来了人,一进庄子便直冲书房,下人们见了一愣,不阻拦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哥哥!哥哥!”容乐踩着靴子急步在走廊里奔。

书房远远就能听到声音,容若与容珅正在对着账册,抬眸相视,家里的小姑娘怎么来了。

“哥哥!”容乐推了书房的门,见两位兄长都在更高兴了,“呀呀呀,我那嫂嫂呢?嫂嫂人呢?我是来拜见嫂嫂的!”小丫头挽着发髻,小脸蛋稚气未脱,一身黛色劲服,腰间跨着月牙弯刀,利落而俏皮。

容若拧眉,“你怎么跑来了。”

“乐儿,你从何处来的?”荣珅放下手册,轻摇着头,“都嫁人了,怎么还这么没有规矩,进门也知会一声,吵吵嚷嚷地。”

“二哥,好久没有听你念叨了,嘻嘻。”容乐笑着,解了弯刀,随手拿起茶碗,“我是来见嫂嫂的,江湖上都传开了,我们落隐山庄有了女主人!我这个三小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就马不停蹄赶来了。”

容若抬眸,闪过一丝笑意,“段木宏怎么任由你回家?”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他让皇帝召回皇城了,我一个人在边城,想哥哥们了,就过来啦。”

容若与荣珅对望了眼。

书房门哆哆地轻叩,像是直觉似的,容乐一个激灵,满脸好奇地坐了个端端正正,等着推门而入的人儿。

卿清早起终于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生理期这几天,她觉得容若像个古板的老妈子,其实她只痛第一天,后几天就没事了。他偏不信,吃的用的,他都细致入微地备好。最头疼的就是晚上了,要同床共枕,喂喂喂,生理期啊,古代的姨妈巾她又不习惯,侧漏什么的很丢脸啊……又不能明说,只好赶人,他居然还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博取同情,这下好了,下人们懂事地将他的被褥包袱通通搬来南苑了……

卿清习惯了庄子里的人,庄里的人也习惯了卿清。所以卿清半干的头发随意披着,早上时间短,就随便做了些小三明治,这里还不太好做面包,所以其实就是用小馒头切片夹了些生菜和馅料,容若已经能习惯吃早饭了,但是胃口还是小的,所以这些小馒头都是她算好了分量和尺寸的,比如给红袖的就大了一号……

进了书房,才发现有另一人,卿清愣了愣,手持着托盘。

容若见她未干的长发,皱眉,“怎么不等头发擦干?”起身,取了巾绢,上前。

容乐第一次听到兄长这样柔然的声音,两眼圆睁着见这世间最好看却又最无欲的男子上前取了巾绢替女子擦拭着发尾,俨然贤夫的样子。

“很快就干了,你快来吃早饭。”卿清呢喃。

容乐起身,“嫂嫂,你是嫂嫂对不对,我是容乐。是家里的老小哟。”一颗脑袋兴奋地打量着卿清。

这世间,终于有一个可以让兄长倾心的女子了,一双漂亮的杏眼沁出眼泪来。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卿清惊讶地看着这个一双水眸含泪笑意真诚的小姑娘。

“乐儿,你莫要吓着嫂嫂。”容珅摸着小妹的脑袋,知她心里所想,打趣道,跟着一同唤卿清为嫂嫂。

卿清想反驳,可眼前这小姑娘的眼神实在太令人动容,叫人舍不得说她,回望了眼容若,他但笑不语。

卿清轻笑着,允了,“小乐儿,你吃早饭了吗?”

“没没没,我一路上急着想来拜见嫂嫂,都是赶路来着。”容乐摇晃了双手,甜笑着。

古人云,

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古人谦虚了,厨艺呀, 通杀。

不一会儿,整个庄子都能听到,容乐在卿清身后嫂嫂嫂嫂地叫唤声,活脱脱一只小奶猫找到了小娘亲。

书房——

“边城最近并不太平,皇帝召回了段木宏,难道是要有大战……”容珅说着自己的揣测。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若有大战,不会召回。”容若低眸。

“大哥的意思是?”

容若抬眸,“应该是私下谈妥了,朝廷不是纳银,便是有和亲之意。”

“那乐儿这回来,究竟是什么事?”

小妹的性子虽然调皮,但知礼。未通报就回山庄,一定是有什么事。

傍晚——

在红袖和魏羽天花乱坠的夸耀下,容乐忍不住央求着卿清做了一顿众人心心念念地的晚食,小火慢煲的腊味饭,再添些小炒时蔬,一碗解腻的蛋花汤,吃的各个都捧着肚子。

容若睨了众人一眼,今日的小厨房围了一桌子的人,魏羽红袖、竹青风棋、容乐容珅,这一圆桌子的菜和分量,足足让小家伙忙了好久,如今正值夏日,虽说山庄清凉,可还是忙的额角布汗。

众人不敢直视,只好去看三姑娘。

“嫂嫂,你这手艺,真是天下无双了,要不你和我回边城吧。”容乐酒足饭饱,说笑着,惹来兄长怒瞪,吐舌。

“乐儿,闹了一天了,你就明说吧,来庄子什么事。”容珅放下碗筷,转移话题,今日也是难得的蹭饭,这些日子,怕卿清姑娘累着,除了兄长的早点外,其余的,兄长都不让卿清姑娘累着,再这么下去,众人能吃到这菜肴的机会是越来越少的。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第一,就是拜见嫂嫂!”容乐伸出一根手指,着重强调!

一桌子人齐刷刷看向卿清,卿清微红了脸。

“第二呢?”容若见小家伙张嘴,急忙问话小妹,断不能让小东西对于夫人、嫂嫂等称呼多加否认。

容乐看向容珅,“第二,是为了二哥!”

“我?”

容乐一反方才的逗趣,“我收到消息,雷家堡要招亲了!”

卿清看到容珅眼神一震。

又看众人神情凝重。

“消息可真?”容若问道。

“真!只是,我断不相信这是玉姐姐的意思,一定是雷堡主的主张。我得了消息便赶来山庄了。想趁此事还没有宣扬出去,看看有什么法子。”容乐看着兄长。

卿清看着容珅的脸色,书生之气全无,了然全是愤恨及无名之火的烟气,隐约能猜到这个雷家的姑娘,应该就是二公子的心上人了。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珅,你随我入书房!”容若起身。

家宴散去,众人帮忙着收拾了碗筷。待卿清都梳洗了一番,出了院落,就见容乐一人坐在园子里的石桌旁,仰头望着月色。

明明白日里还是欢天喜地的小丫头,此刻的背影却看起来很孤寂。

“小乐儿。”

容乐回头一笑,挥袖拭了石凳子,邀请卿清同坐。

“你是不是在烦恼二爷的事啊。”卿清坐近,看着面前面容稚气的丫头,方才和大家一起收拾的时候,便知道了。

雷家堡位于边城,所以容乐收到的消息最快。雷家堡祖上护城有功,虽拒绝了朝廷的封爵,但不论在江湖、还是在朝堂,都是有名望的。只是,雷家堡到了这一代,只得一女,便是容乐口中的玉姐姐。

和段木宏一样,雷家女儿与容珅自幼相识,心生情意,无人不知。都说雷家堡是要和落隐山庄联姻的。只是,落隐遭逢巨变后,这婚事也一直耽搁着。

“庄子里好不容易有了件喜事,玉姐姐的事又悬了起来。”容乐瞧着卿清,所谓的喜事,就是指她,“嫂嫂,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东苑啊?”

呃……

“我……”卿清愣言。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兄长定是没睡。”容乐笑语,“但凡,我与二哥有事,他最为紧张。”

卿清不语,听着小丫头话语里的伤感。

“我的婚事、二哥的婚事,他都操碎了心。”容乐回眸,巴望着卿清,笑言,“如今好了,山庄有了嫂嫂了……”

卿清看着这个嫁做人妻的少女,性子纯净,嬉笑间又有着温情。正如红袖所说,落隐过去有着悲痛,而二公子和三姑娘的性子如此,多半都是容若护着的。

这世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夜幕落下,

东苑的书房依然亮着——

叩叩——

容若抬眸,

木门轻移,探来一个小脑袋。

俊眸一愣,随即一哂。

和人妻在厨房里:厨房性事

小东西抱着枕头,来敲了门。

卿清吐舌,“我搬来东苑,好不好?”

容若低头,心头炙热,缓缓扇着眸子,里头柔情蜜意,“好。”他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201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