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和闺蜜蜜互慰下面 160斤胖女人好日吗

    “如果不局限于口头说了什么的话,那你自己也表现得很奇怪啊,”原始人立马应道。

    “如果不局限于口头说了什么的话,那你自己也表现得很奇怪啊,”原始人立马应道。

    有人一开头,顿时又有几人指出了他人的可疑之处;他们自己也随即被别人称为“行迹不正常”——这样看下来,在十二人还没进入副本之前,对他人的狐疑与戒心就已经很浓了。有人甚至直到他人点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令人起了疑。

    林三酒一扬手,止住了众人的讨论。

    “不奇怪,这是副本给我们的‘初始设定’。”

    她的目光似乎就是一个提醒,被她注视的人,都想起来不要动的警告了,一个个重新稳住了位置。“在一群可信度残缺的人之中,在明知道他人对你充满戒心的情况下,传播Media和Message不仅困难重重,更别提要一连成功四次,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要重建可信度?”姜甜反应了过来。

    “没错。”林三酒点点头,“但是重建可信度很困难。就算费劲证明自己的一句话是真话,让一个人信你了,一句话也只能产生0.1除以12的可信度……少得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有一个人认为你撒谎,那可就糟了,一句话就能扣掉你0.1。正是因为这种得分上故意设计出的不平衡,导致在这个副本里,说真话只是一个笨办法。”

    “可是不说真话……怎么增加可信度?”姜甜面色迷惑地问道,“说假话的风险不是更大吗?假如被人事后印证发现了,甚至可能会建立起一个骗子的印象。”

    “很简单,说不真不假的话。”林三酒慢慢答道。

    顿了顿,众人的迷惑、狐疑、不信就一起涌发出来了。“什么叫不真不假的话?”“要么真要么假,哪还有中间的?”“再说,这个怎么能重建可信度?”

    “在一个肉眼可见的事实基础上,建立起一套具有说服力的叙事,就可以争取信徒了。”林三酒一抬手,指向了房间另一头晨医生垂着头的尸体,喧吵声慢慢静了下来。

    她盯着人群说:“晨医生的记录系统是事实,他的死亡是事实,不需要别人劝,我们就知道它们是真的。但它们只是整个情况的两小块碎片而已。”

    火光在墙上投下一个个巨大的黑影;房间中没人说话,也没人动,都在静静等着她往下说。

和闺蜜蜜互慰下面 160斤胖女人好日吗
 

    “我们面前只有几个碎片式的事实,比如晨医生死了,比如他叫我们去搜罗纸。只靠这几个碎片,其实什么也说明不了。但是这个时候,有人根据碎片式的事实,声称自己拼凑出了真相,提出了一套看上去很合理的叙事……它既不是Media也不是Message,很安全,是吧?

    “当你认为这一整套叙事就是事实的时候,你自然为那人增加了大量可信度;即使你不认可这套叙事,你也只会认为那人说错了,而不会认为对方存心说假话骗你,对不对?”

    林三酒微微一笑——因为她果然瞧见了人群中难看下去的脸色。

    “晨医生是怎么死的?他是谁杀的?杀手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杀死他?他的记录系统,究竟是为了我们好,还是为了他自己方便?你们知道真相吗?你们其实不知道。你们只是在相信了他人的叙事之后,觉得自己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文亚嗓子沉沉地问道,从眼皮底下盯着她。

    “我希望你们能够仔细想一想,”林三酒对他听而不闻,说:“目前围绕晨医生之死,我们之中一共流传着三套叙事,每一套都讲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对不对?”

    从众人面色上看,有人正挣扎着理解她的意思,有人已露出了恍然之色,还有人正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地盯着林三酒。

    “我还是不明白……”海娜茫然地说,“你说的叙事,究竟是指什么?”

    “我先从最近才出现的两个叙事开始说好了,因为它们都属于同一个人。”林三酒冲她笑了笑,抬手慢慢从眉心处摘下了几根眉毛。“一,晨医生的记录系统是为了狩猎传声筒,有人暗中察觉到这一点,就把他杀了;二,晨医生的记录系统影响到了某人狩猎传声筒的行动,为了让我们中止记录系统,就把他杀了。”

    在吸气声中,好几个人都扭过了头去,盯住了文亚。文亚冷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没错,你们也记得,这两种叙事角度都是他一个人提出来的。”林三酒叹息着说,“究竟哪个是真相,并不重要,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只要你们择一相信了,就等于接受了文亚的叙事角度,除了为他增加可信度之外,对他接下来要讲的故事,也更加没有抵抗力了。”

    “只要我们相信了他,他就建立了……”鸭绒喃喃地说,“‘话语权’?”

    “正是这样。”林三酒点点头说,“话语权的建立与提升,都是需要说话人有一定的信任基础。比方说,只要大家都相信一个人在某个行业内势力很大,那人就比同行更具有话语权;你相信某人是关心你、为你好,那人就比陌生人更具有话语权。同理,一旦你相信文亚在副本中发现了真相,他接下来就对‘什么是更多的真相’具有话语权了。这就是‘话语权争夺战’的本质。”

    “你这小子,是想让我相信你之后,把我变成传声筒吧!”海娜一声怒喝,将兀自怔怔思考的众人给惊了一跳:“你跟我说那凶手只是为了杀晨医生,我没必要太小心,也是这个原因吗?”

    “都别动,”林三酒声音不大,却喝止住了海娜。

    “你的眉毛……”姜甜回头看着她,脸上的惊疑都忍不住了。在场唯一一个对林三酒的相貌改变毫不吃惊的人,就是鸭绒了——不仅不吃惊,她看见别人吃惊,似乎还有点得意。

    “其实文亚采取了两个叙事角度,并不是上策,因为这样说服力就下降了。”林三酒没有回应,只是一边拔另一道眉毛,一边继续说道:“但是我想,他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他已经察觉了副本内那一个影响力最广、说服力最大的叙事,为了与它抗衡,他只能尽可能地多为自己占据一些空间。”

    “什么叙事?”罗阿卜愣愣问道。

    “‘在我们之中有一个杀手,正打算一个个暗杀掉我们。’”林三酒转头看着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女人,低声问道:“我说得没错吧,管南?”

“你说管南建立了一套叙事,”木牙的质疑声,第一个打破了室内的寂静。“证据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真心害怕而已?再说,她有了推测,不代表她就是存心要获取信徒吧,你的结论太武断了。”

    在摇曳的火光与淡淡白烟中,林三酒眯起眼睛打量了他几眼。

    “你在海滩上的时候,应该很头疼吧。”当她开口时,她没理会木牙,却对管南说道:“不肯参加晨医生记录系统的人,加上你也只有三人,如果你要在我们之间找传声筒,你的Message必定会在记录系统中出现至少两次,那时你就暴露了。

    “况且,自己可信度残缺、人人十二分小心的情况下,不管要传播什么都不容易。你比任何人都更早地察觉到了在这个副本中获胜的关键,可是一面有记录系统碍事,一面又找不到能说的故事增加信徒……在进入黑漆漆的第三个场景时,你想起了姜甜的那一番话。”

    管南的嘴角紧紧拧着,目光又冷又沉;哪怕没出声,她的厌烦与愤怒仍旧清清楚楚。

    “你想说是我杀了晨医生?”她慢慢地说,“就为了创造那个什么……叙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38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