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替嫁新娘太迷人小说by木糖醇-沈星眠霍桥小说完本阅读

精选热书《替嫁新娘太迷人》由知名作者木糖醇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沈星眠霍桥,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第3章 你帮我脱沈星眠蓦地掀开被子,下床走到霍桥面前,大着胆子坐到他腿上,软声道:“婚都结了,三爷不要这么冷淡嘛。”馨香在怀,霍桥想起昨晚的种种触感,有些心猿意马。他挑起她的下巴,指腹缓缓婆娑,不动声色地

精选热书《替嫁新娘太迷人》由知名作者木糖醇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沈星眠霍桥,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第3章 你帮我脱沈星眠蓦地掀开被子,下床走到霍桥面前,大着胆子坐到他腿上,软声道:“婚都结了,三爷不要这么冷淡嘛。”馨香在怀,霍桥想起昨晚的种种触感,有些心猿意马。他挑起她的下巴,指腹缓缓婆娑,不动声色地

替嫁新娘太迷人小说by木糖醇-沈星眠霍桥小说完本阅读

 

第19章 没资格管

沈星眠从早忙到晚,期间霍桥问了两次她在干嘛,她都只回复一个字:【忙。】

晚上八点,霍桥没来接她,手机上也没有新消息,沈星眠微微拧眉,心中不知怎地有点不快。

这时,同样刚忙完的严殊敲了敲门:“一起走吗?”

沈星眠甩甩头,丢掉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觉:“你又不顺路,我打车回吧。”

“回酒店也无聊,我送你。”严殊道,“话说回来,霍桥怎么没来?”

“不知道。”沈星眠闷闷地答。

严殊看了她一眼,没纠缠这个话题。

两人一前一后下楼,直达地下停车场,上了车后,严殊说:“对了,我今天听陈院长提了一嘴你的手,想好了吗?要不要手术?”

沈星眠摇头:“不要。”

这段时间以来,她只要有空就会钻研那半本医书,但从未发现什么奇特疗法,她又不喜欢做没把握的事,断骨重接就算了吧。

严殊试图劝她:“你应该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

沈星眠可有可无地“嗯”一声,闭目养神。

严殊无奈叹气,启动车子走人。

他们刚离开不到三分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医院门口停下。

霍桥抬眸看见熟悉的办公室一片漆黑,本就不好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拿起手机想打电话,想到什么又放下。

他气冲冲地回家,路上和某跑车擦肩而过,心中的暴戾因子顿时蠢蠢欲动。

车子抵达云景苑,屋里的沈星眠正巧换好家居服。

听楼下传来动静,她快步走出一看,霍桥推门而入,一贯的面无表情,周身气压却低得吓人。

沈星眠素来惜命,见状不想招惹他,连招呼都没打,扭头便缩回了卧室。

霍桥余光瞥见,心底的火轰然炸起,一发不可收拾。

他大步上楼,将沈星眠抵在墙边,不悦地问:“你躲什么?”

沈星眠镇定地道:“没躲。”

霍桥冷笑:“严殊一来,你恨不得贴人身上去,怎么到了我这里就避如蛇蝎?我会吃人吗?”

沈星眠抬头:“你情绪不对,我们改天聊。”

霍桥见她沉静如水,火气更盛:“我好得很!”

沈星眠沉默不语。

她不知他为何暴躁,但她的心情也一般,为避免吵起来,她觉得她还是少说话为好。

但霍桥明显不这么想。

他明明告诉过她别搭理严殊,她也答应了,转头却和那家伙卿卿我我,现在他不过是问问,她却避而不谈。

霍桥狠狠咬牙:“沈星眠,我问你,你和严殊到底什么关系?”

若他语气好一点,沈星眠肯定如实说是朋友,可他这般兴师问罪的模样,把她也惹毛了。

沈星眠一把推开他:“关你什么事?”

霍桥一口气哽在胸口:“结婚证上写着我们的名字,你说关我什么事?”

沈星眠嘴角一扯,嘲讽地道:“霍桥,你别忘了,我们是假结婚,说过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你没资格管我,懂?”

若眼神能杀人,那一瞬间,沈星眠已被秒成渣。

霍桥怒极反笑:“好,沈星眠,你行!”

话毕甩门而去,这一晚都没回来。

翌日,次卧和主卧的门同时打开,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对上,又以差不多的角度转开,而后下楼吃早餐,零交流。

门外喇叭声喧嚣,桌上手机震动。

霍桥随意一瞥,便见沈星眠的屏幕上是严殊发来的消息:【眠眠,上班了。】

沈星眠没回,而是直接出门,霍桥眼睁睁看着她上了严殊的车,剩下的早餐再没吃一口。

霍氏最近会议密集,每一个汇报的高层都战战兢兢,深怕惹怒黑风煞神的总裁。

“三爷,前台打来电话,说沈小姐想见你一面。”散会后,苟立如是说。

霍桥的眼睛微微一亮:“让她上来。”

苟立闻言去答复,刚拿起电话,又听他问:“哪个沈小姐?”

“沈佳菡小姐。”

“不见。”霍桥眼底的亮光暗下去,烦躁地扯扯领带,旋身坐下,思绪万千。

严殊目前和沈星眠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会不会擦出火花来?

沈星眠似乎很看重严殊,他问都问不得,难道真的是青梅竹马?

苟立传达完上意,一回头发现自家工作狂总裁居然在发呆。

他讶异地瞪眼,掏手机想拍下这世纪奇观,却见霍桥冷冷地瞥过来,视线冰渣子似的。

苟立一僵,仿佛预见了自己的死期。

万幸,霍桥此刻无心料理他,风马牛不相及地问:“我们上次送去德仁医院的那批器械使用感如何?”

人精如苟立,将几天前就收到的报告抛在脑后,一脸严肃地说:“那边还没反馈,不如过去看看?”

霍桥冷艳地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淡定起身,沉稳迈步。

电梯下行至大堂,才走了几步,一阵香风倏地扑面而来,下一秒,沈佳菡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三爷,我等你好久了。”

霍桥看向苟立,无声地问:她为什么还在这里?

苟立也很想知道。

沈佳菡笑得无害:“三爷,沈氏的项目多亏了你,我爸爸说想当面感谢你,不知三爷什么时候有时间?”

霍桥不假辞色:“没有。”

沈佳菡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愣了一下,旋即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直接插进他衣兜里。

“三爷,我知道你日理万机,所以等了这么久也不敢打扰,但爸爸和我的谢意一定要表达,今晚七点半,我等你。”

霍桥眉心一拧,抽出那卡片还给她:“没空。”

沈佳菡没接,双眸盈盈地盯着他,很是委屈。

场面略有些僵持,大堂人来人往,苟立深觉影响不好,笑呵呵地将卡片接了过来。

霍桥收回手,淡淡地冲沈佳菡一颔首,大步流星地离开。

苟立急忙跟上,却被沈佳菡拉了一把。

她问:“三爷好像很不高兴,发生什么事了?”

苟立分外心累:“大概是家宅不宁吧。”

话音未落,霍桥沉声吩咐:“苟立,开车。”

苟立不迭跑去,沈佳菡仔细咀嚼“家宅不宁”四个字,缓缓地勾唇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57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