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最强妖孽学生小说目录阅读-最强妖孽学生全文在线看

最强妖孽学生是大神作家(倾我至诚)最新网络小说,完本文学提供最强妖孽学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第3章 舌头中毒需要治那群流氓一听到王崇的这句话,脸上皆是露出了惊骇之色,毕竟这小子刚才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谁看了都有些心打怵。“你…你敢抢我们的劫?”那流氓头子最先反应过来,咽了一口唾沫后,打起气势看着王

最强妖孽学生是大神作家(倾我至诚)最新网络小说,完本文学提供最强妖孽学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第3章 舌头中毒需要治那群流氓一听到王崇的这句话,脸上皆是露出了惊骇之色,毕竟这小子刚才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谁看了都有些心打怵。“你…你敢抢我们的劫?”那流氓头子最先反应过来,咽了一口唾沫后,打起气势看着王

最强妖孽学生小说目录阅读-最强妖孽学生全文在线看

第3章 舌头中毒需要治

那群流氓一听到王崇的这句话,脸上皆是露出了惊骇之色,毕竟这小子刚才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谁看了都有些心打怵。

“你…你敢抢我们的劫?”那流氓头子最先反应过来,咽了一口唾沫后,打起气势看着王崇说道。

王崇现在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双手叉腰,牛逼哄哄地说道:“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把你们的东西交出来,放在地上,老子可以饶你们一条狗命!”

随后,他又对林暮雪小声安慰道:“你先到一边去,这里交给我。”

林暮雪脸上还挂着泪痕,可怜楚楚,柔弱不堪,她一双美眸将目光全数放在了王崇身上,用力地点了点头:“嗯!那你小心点儿…”

王崇自信满满地说道:“放心吧!”

跟着王崇一起来野炊的那群男生,看到王崇底气十足的样子,心中都稍稍安定了不少,无论王崇是不是真的有大本事,这群流氓的注意力终究是放在了他身上,和他们没关系了。

而女生们,看着王崇的眼光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她们这个年纪虽然容易犯花痴,很容易喜欢帅气多金的黄博,但是也不傻,之前她们被流氓抓住的时候,包括黄博在内的这群男生可是集体哑了火,只有王崇这个她们平时最爱欺负和嘲笑的人,在这个时候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出来了。

“老大,上不上?这小子好像有点怪力。

”一名流氓止步不敢向前,畏手畏脚,眼睛紧盯着王崇,对流氓头子问道。

“我再想想…”流氓头子也是十分犹豫,他生怕自己上去挨王崇一拳,也像阿胖一样倒下了。

林暮雪始终牵挂在王崇身上,这群流氓人数太多,而且手上拿了刀,他能行吗?

可是,王崇现在并没有作出让她心安的举动,他见到这群流氓甚至迟迟不肯动手,更加煽风点火地说道:“草你们妈,听到老子说的话了没有?”

“草!”这群流氓对视一眼后,目光皆是露出了凶狠之色,所有人都把插在腰上的刀给拿了出来,慢慢朝着王崇靠近。

他们毕竟是一群亡命之徒,被王崇几番激怒后,他们也受不了了。

一时间,周围四面八方都站着持刀流氓,围成了一个圆圈,朝着王崇慢慢逼近。

“给老子剁了他!”那流氓头子大吼一声后,便带头冲锋,提着刀就朝着王崇砍了过来。

“王崇,小心!”林暮雪看到白得亮眼的大砍刀,全部指向了王崇,整个人都紧张害怕到了极点。

“日!”王崇叫了一声后,便被流氓头子率先砍倒在地。

那群学生都不自觉的蒙上了眼睛,谁都没想到,之前一拳就把胖子KO的王崇,一转眼就变得这么不经打了。

那群流氓一看之前拥有神力的王崇就这么被自己的老大砍倒,心中也是大定,一拥而上,将王崇包围住了,由于被遮挡的原因,那些学生只看得到这群流氓手起刀落的狰狞模样,而倒在地上的王崇的状况,他们便看不到了,不过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一群流氓拿着刀这样砍,肯定已经面目全非,不成人样了。

林暮雪绝望地坐在了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

那群女生也跟着哭了起来,奇迹还是没有发生,她们还期盼王崇能像个英雄一样,真的隐藏了什么实力,将这群流氓全部打倒,没想到这么不济,被这群流氓逮着这样砍。

“王崇!!”林暮雪无法掩饰住内心的情绪,撕心裂肺地喊道。

此时,黄博抓住了林暮雪的胳膊,他面色凝重,脸上全是因为害怕而流下来的冷汗,声音小而颤抖地说道:“暮雪,趁现在,快点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不走!我不走!”林暮雪哭得肝肠寸断,梨花带雨。

黄博见状,只得又恨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撇下了林暮雪,带着其他女生和男生,发了疯的朝着外面跑去,在生死面前,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逃了。

但令这些学生绝望的是,他们刚逃出不远,就被另一批流氓给包围住,领头的是一个黄毛,他一只手抠着鼻屎,手中还拿着一个笼子,里头全是蛇,对这群学生说道:“你们要跑到哪里去啊?”

原来,这群流氓原本是一群偷猎蛇的地痞,平时在山里抓了蛇,便高价卖给野味饭店,以此谋生,今天看到了林暮雪这群人,便见色起意,打起了歪主意,一批人上去劫持,另一批人在下面的车辆旁边等。

黄毛此时疑惑地对旁边的一个流氓耳语道:“大哥怎么去了这么久,还让这些小崽子跑出来了?”

随后,黄毛指使道:“你们几个!看着他们,其他人,跟我走!”

黄博等人被留在了原地,而黄毛则带着一群人上去了。

上去以后,黄毛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流氓头子,也就是黄毛口中的大哥,已经扔掉了刀子,极为恐惧地坐在地上,双腿不停的打颤,用手撑着身体拼命往后爬着。

其他的流氓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有几个甚至还吓得尿裤子了,几个胆小的怪叫一声后,发了疯的往山下跑去。

“鬼!鬼啊!”

“这个人是怪物!”

“鬼!!”

那群流氓如同失心疯了一般,仓皇逃窜,黄毛立即迎了上去,发现自己的大哥已经脸色煞白,浑身冒汗,嘴唇发抖,正指着前方坐在地上的黝黑小伙,含糊不清地说道:“跑…快跑…他…他是魔鬼!”

流氓头子忽然瞪大眼睛站起身,也像他的那群小弟一样,撒丫子跑出去了。

此时,王崇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身上还插了五六把刀,脑门上的一把大砍刀甚至已经插入脑中过半了。

但王崇如同没事人一样,把身上的刀子挨个全部拔了出来,连血都没有出一点,汗都没掉一滴。

“好爽。

”王崇把最后一把头顶上的刀子拔下来扔在地上后,伸了个懒腰。

“又来了一群人是吧?你们能不能稍微使点劲?刚才那些人仿佛没吃饭。

”王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看着黄毛,鄙视地说道。

“这这这这…这怎么回事…”黄毛看到王崇把刀子拔下来并且完全没事的模样,双腿也开始发抖,这种场景根本不是现实生活中能见到的,还他妈有人脑袋上插刀子没事的?

“怎你妈个头!”王崇冲上去对着黄毛的胸口就是一拳,黄毛就像是一个皮球一样,被打得飞了出去,顺便撞到了他身后的几个流氓,全部跟着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摔得半死不脱气。

王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紧握的拳头,好一个“为我所用”!真他妈的厉害。

“嗯?”王崇转了个头,发现了还有几个漏网之鱼。

那群人见到这一幕哪里还敢和王崇叫板,直接扔下了手中的蛇笼,能跑多远跑多远了。

二十多个流氓,在眨眼之间,伤的伤,跑的跑,全部被王崇给赶跑了。

“蛇,有蛇啊!”此时,身后的女生传来了尖叫声。

那群流氓扔下蛇笼的时候,不小心把笼口给撞开了,那些学生开始逃窜起来。

而飞机头和黄博等男学生,看到看押自己的流氓一时间全部跑掉,在逃跑的空隙里还理智的讨论了一波,他们认为这两批流氓不是同一批人,在上面发生了火拼,一边放蛇,另一边就拿刀砍,然后全部被蛇给吓跑了,说着什么“怪物”“魔鬼”之类的话,这不是形容蛇是形容什么?

他们大喜过望,一个个的终于长舒一口气,这蛇可比那些流氓要好得多了,至少没有主动攻击他们。

但林暮雪可是看到了全过程,她坐在地上,也被吓得不轻,张开嘴,脸色煞白地看着王崇。

王崇却不以为然,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惊世骇俗,微笑着朝着林暮雪走了过去,而林暮雪却退着身体,害怕地对王崇说道:“不!你…你别过来!不要!”

王崇心中疑惑,怎么是这个反应?刚才自己大发神威,赶跑了所有流氓,不说投怀送抱,起码也不能是这样对待自己吧?

“我不是,我…”王崇刚想解释什么,黄博那群人便从远处赶过来了。

“王崇,你想干什么?!趁火打劫?非礼暮雪?”飞机头推了王崇一把,说道。

他们心中有些疑惑,刚才明明看到那些流氓拿刀对着王崇一顿乱砍,怎么他现在和个没事人一样?

“你推我?”王崇瞪大眼睛,看着飞机头说道。

“怎么?刚才那两群流氓碰到了一起,自相残杀,我们运气好大难不死,你倒是可以趁火打劫了?”飞机头讥讽地说道。

王崇平时爱逞强却无能的性格,已经深入他们人心了,他们骨子里就看不起王崇,坚信那两批流氓不是同一伙的。

王崇指着自己说道:“是我赶走了他们,他们就是一伙的!你是不是有病?”

饶是王崇脾气再好,此时也有点受不了了,他原本就只想救林暮雪,这些人只是顺带捎上的,自己救了他们不说,反倒还要受气?

“你赶走他们的?就你?我刚才看到明明是他们自己打起来了,然后全部跑掉了!”飞机头继续说道。

王崇转过头,刚想要林暮雪帮忙解释解释,却看到林暮雪身后钻出了一条三角头的毒蛇,正朝着林暮雪爬行过去。

“蛇!”

王崇大惊失色,连忙冲上去推开了林暮雪,而蛇也受到了惊吓,本能的咬了王崇一口,随即迅速爬走了。

下一秒,王崇便倒在了地上,他脸变成了通红色,神色似乎十分痛苦。

直到此时,林暮雪才如梦初醒,无论王崇刚才有多么的奇怪,但他始终是向着自己的,对自己没有恶意。

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崇,她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恐惧,对众人说道:“那群流氓就是王崇一个人赶跑的!你们别污蔑他!他现在被蛇咬了,快把毒给吸出来!”

那些女生宁愿相信这些流氓是被王崇赶跑的,听到林暮雪这么说后,她们一个个都深信不疑,连忙围了上来,跪坐在了地上,合力把王崇给抱在了她们怀里,其中一个女生问道:“王崇!你醒醒,你还好吗?蛇咬到你哪里了?我没有蛀牙!我帮你吸出来!”

中了蛇毒,一定要把毒液吸出来,并且吸出毒素的人,不能有蛀牙,这是常识。

王崇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平日里只知对他冷嘲热讽的女生,此时露出了真正关心他的样子,他心中欣慰不已。

只不过王崇觉得自己的舌头发麻,于是把舌头伸了出来,含糊不清地说道:“舌…舌头…疼…”

这群女生一见咬的地方是他的舌头,顿时面色大羞,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娇呼不已,舌头上有伤,那岂不是要…这这…这怎么吸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61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