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去把戒尺拿来裤子脱了趴|突然有点冲动想和闺蜜

第二个出来的,当然是个男人,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而且相差很大,干瘦干瘦的,带着副眼镜,还尖嘴猴腮的,五个字,长地不咋的。

第二个出来的,当然是个男人,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而且相差很大,干瘦干瘦的,带着副眼镜,还尖嘴猴腮的,五个字,长地不咋的。

 

哎,又一颗大白菜让猪给拱了,似乎白菜天生就是让猪给拱的,我又难过起来,柳青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男友?我看不懂。

 

沈雪和刘封就更让我看不懂了,你说柳青的男友长得寒酸就寒酸一点,但总算年纪相差不大,可是刘封有什么?人非但长得寒酸,而且还比她大那么多岁,那简直就是大叔和侄女的结合,干,太不像话了。

 

哦,对了,刘封有钱啊,年薪好几十万呢,难道沈雪是那种贪财的人?不会吧?我看中的女人居然是这种人?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

 

 去把戒尺拿来裤子脱了趴|突然有点冲动想和闺蜜

一个下午,我什么也没干,一直惴惴不安地呆在宿舍,等待着沈雪的报复。

 

但等到晚上,这报复也没有等来。

 

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我就洗洗睡觉。

 

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嘿,热闹了,两边一起在干,似乎在比赛,

 

一边是柳青的叫声,另一边是沈雪的叫声。

 

我难过啊,沈雪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欢。

 

柳青那边我就不管了,沈雪这边,我还是很想听一下,我想听听她到底有多浪,于是我把那个刷牙的杯子扣在沈雪这边的墙上,听了起来。

 

声音还有点远,哦,原来他们在客厅里干。

 

我便来到客厅,把杯子贴在客厅的那面墙上听,很清楚。

 

沈雪叫得很浪,如一首动人的交响乐,时而宛转低回,时而高亢嘹亮,时而又如口干一样嘶哑,那声音你无法跟你见到的人联系在一起,原来她真的很浪,我很气愤,既然你这么浪,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更让我恼火的是,我听见了小电影里的声音,那女的叫声和沈雪的叫声琴瑟合鸣,干,太不像话了。

 

我真不明白,我哪点不如刘封那小犊子。

 

我的心被挖一样痛,霸占她的欲望又高涨了起来。

第二天,我见到了沈雪,在办公楼的一楼大厅,她一看见我,马上就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我。

 

我走了过来,她却害怕地想逃,我说:“你别怕,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我真不应该那样。”

 

但是我已经不后悔了,我恨她昨晚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销魂,我跟她说对不起,只是让她别躲着我,当然也是想让她消除对我的防备,要是再有那样的机会的话,我还是会那样的,所以我的道歉完全是假的。

 

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报纸,她说:“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说,特别是刘封。”

 

原来她也怕让刘封知道,我心里面有些窃喜,看来她不会报复我了,昨天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轻松了下来,“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走了。

 

设计部在二楼,我直接上了二楼,进了设计部。

 

这是一个大办公室,中间摆了两张大铁架桌子,左侧是一列书桌,有六张,每个书桌上都有台电脑,液晶台式,共五个人,四女一男,三个女的坐在书桌前弄电脑,一男一女分别在两张大张桌上画着什么,加上我刚好六个,看来,我的书桌和电脑已经准备好了,对了,里面还有个玻璃隔开的小间,一眼就看见刘封在那里面,弄着电脑。

 

主管就是主管啊!有单独的办公室啊!我们这群人只能挤大办公室了,加上他拥有着沈雪,我对他更加地羡慕嫉妒恨了。

 

进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向主管报到了。

 

她们都在埋头忙碌,但还是有两个女孩子注意到了我,我也看到了她们清秀的脸庞,天哪,我真的是进了一个春色满园的地方,咱们设计部也有美女啊!我心里一阵兴奋,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了。

 

我点头微笑着跟她们打招呼,她们也礼貌性地笑了笑,然后我就径直走向那间小办公室,门开着,但我还是敲了敲玻璃门,这是礼貌问题。

 

他对着电脑的头转了过来,一脸的不悦。

 

我则笑着说:“主管,我来报到了。”

 

“哦,知道了,最后一张书桌是你的,你去做事吧!”

 

“主管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可以做什么?”

 

他不耐烦地说:“暂时也没什么让你做的,你就负责上下班打扫卫生吧!”

 

“什么?”我吃了一惊,我是来做设计工作的,怎么叫我打扫卫生?

 

他很不耐烦,“我再说一遍,你目前就负责上下班打扫这里的卫生,怎么听不懂吗?有意见你可以向领导告我啊!或者你直接打包走人,你啊!这么大的一个人才,我这小庙哪里还容得下你?”

 

我懂了,这家伙故意把我闲置起来,他是在报复我,对我昨天对他作品的评价耿耿于怀。

 

我是想上秦总那告他,但是他既然自己都那么说了,我就知道告他肯定没用,而且据我所知,秦总都得忌他三分,那告也是白告,没告成,还能惹下一身骚,得了,忍着吧!

 

做人得忍着,做男人更得忍着。

 

我没趣地走开了,一屁股坐在了大办公室最后一张桌子上,桌子和电脑都是全新的,显然是刚搬进来的,我想,这桌子肯定是秦总安排的,要不然这个鸡冠头会有这么好心?

 

他们都在忙碌,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么的多余,我也很清闲,一点任务也没有。

 

我无聊地坐在那。

 

这时,我前面的一个女孩子,转过脸来,她就刚刚对我笑的两个女孩其中之一,她轻声问我:“你是新来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703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