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我在精神病院斩鬼陈卓张优优(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陈卓张优优是作者酒肉和尚经典小说中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鬼气复苏的世界。陈卓是一名青山精神病医院的患者,系统未能将他成功治愈。系统:随他便吧,我只提供技术支持。鬼界赏金栏:陈卓,男,重症精神病,取他性命者,亿万鬼气增幅,府邸数座,享不尽的奉养。

陈卓张优优是作者酒肉和尚经典小说中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鬼气复苏的世界。陈卓是一名青山精神病医院的患者,系统未能将他成功治愈。系统:随他便吧,我只提供技术支持。鬼界赏金栏:陈卓,男,重症精神病,取他性命者,亿万鬼气增幅,府邸数座,享不尽的奉养。

我在精神病院斩鬼陈卓张优优(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第1章 人在精神病院

青山精神病医院,放风时间。

看守病人的两名护士聚在一起。

“你听说没有,东大桥有个醉汉死了,早上发现的时候,半个身子都没了。”

“你这都不算啥,南城区那边更吓人,说是有个小女孩挨家挨户的敲门,门打开就问是不是她妈妈。”

“这事我咋没听说。”

“消息被封 锁了,驱魔警署的人挨家挨户通知晚上谁敲门都不要开。”

“那外头是家人咋办。”

“那就得选了,你是要一个人的命,还是要一家人的命。”

……

陈卓摘着耳朵听完护士间的对话,身披一块条纹床单当做隐身衣。

一脚没穿袜子。

一脚穿了两只袜子。

站上长椅。

陈卓谨慎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圈人,确定安全后,把理的参差不齐的头埋 进床单里。

被单里,陈卓右手拿着一只拖鞋,左手在上面戳来戳去。

“派往地球的特工零零一号,请求连线总部,总部收到请回答,欧喔欧喔。”

“大球已被鬼物攻占,我方可趁此机会背后偷袭,总部收到请回答,欧喔欧喔。”

许久时间,没有等到回答,陈卓拉开被单上的一角。

没有人注意到他,确保安全的将通讯工具塞回了裤裆里。

陈卓忘记了下椅子的方向,朝着椅背迈了坚实的一步。

然后。

陈卓倒栽葱似的头朝下掉了下去,好巧不巧的磕到了一块石头上。

不知道哪个精神病喊了句:“吃席了,吃席了。”

其他精神病跟着双手举过头顶,围着陈卓欢呼雀跃的转圈。

……

等陈卓再次醒来,身处在病房里,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

【系统已激活,检测宿主身体状况:重度精神病,是否接受治疗。】

陈卓揉揉眼睛,晃晃脑袋,系统面板就在陈卓面前纹丝不动,稳定性能极好。

“岂有此理,那群穿白大褂的小人,竟然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下药,卑鄙小人,不讲武德。”

【宿主是否接受治疗?】

“你才精神病呢,你全家都是精神病,治你个祖宗十八代,滚开,挡住我吸收日月精华了。”

【宿主治疗失败!】

正在陈卓盘腿坐在病床上,练习吐纳之法时,病房外传出水滴的声响。

陈卓无法全身心的沉浸修炼中,摘着耳朵听楼道外的动静。

有点像拖地的声音,脚步很轻。

谁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外面拖地。

不对啊,明天是我值日啊,难道说谁把日子记差了,替自己把卫生打扫了。

嘿嘿嘿。

还真是个大傻缺。

让我瞧瞧,是哪个大傻缺给我拖地。

精神院的病房晚上入睡前都是要锁门的,陈卓只能扒在门上的小窗户朝外看去。

漆黑的楼道外面,仅能透过月光看得到一个人影缓缓的走着,脚步很慢,每走过一个病房,人影都会停下来看一看。

这个大傻缺,打扫的还挺仔细。

陈卓伸着脖子巴望着。

终于,陈卓等到了大傻缺来到他的门前。

一玻璃之隔,门外是一张苍白浮肿的脸,皱皱巴巴,好像泡在水里很久的样子,杂乱的头发上还往下淌着水。

勉强能看得出是个女人。

没见过啊。

长这么磕碜,肯定让人印象深刻。

难道是新来的?

【系统扫描】

【女魃,二阶怨鬼初期,溺水而死,魂拘尸身,所化为魃,女魃猎取猎物,需与其目光对视三秒以上,本系统鉴于宿主能力指数参考,危险指数:极高,强烈建议宿主闭上眼睛。】

女魃的眼睛机械性的转动,对视上陈卓那双嫌弃的眼睛。

【危险!请宿主尽快闭上眼睛。】

精神病的想法,永远与正常人不同。

“你瞪我,是不是藐视我,是不是瞧不起我。”

陈卓指着窗户外的女魃,骂骂咧咧:“别看你是个女的,等老子出去,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瞪我,还瞪我,我这暴脾气,还治不了你个丑八怪。“

女魃突然邪魅的咧了咧嘴,移动了视线。

门外传出金属掉落的声音,原本松动的木门吱呀一声朝里开了。

女魃穿着一件白色长裙,从身上留了一地的黑水。

陈卓见状,抬起一只脚,抽下拖鞋,照着女魃脸蛋上就来了一下。

“老子明天值日,你给我搞一地黑水,你故意给老子找事,老子打不死你。”

女魃被打的纹丝不动。

【高级预警,请宿主注意躲闪。】

陈卓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女魃的眼睛。

“我不管你是不是新来的,到了这,都得懂点规矩,我现在就给你点教训,还瞪我?不服气是不是。”

女魃张大嘴巴,嘴角撕 裂,丝丝碎肉藕断丝连,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叫声。

她生气了。

她要一口咬掉陈卓的脑袋,挤爆他的眼球。

女魃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陈卓脑袋的方向冲过去。

【系统本着强化宿主原则,正在给宿主调配一分钟能量爆发,请宿主……算了】

陈卓只觉得手上一热,举着拖鞋的手,狠狠的照着女魃的脸上扇过去。

拖鞋在接触女魃脸时,发出滋滋的烧烤声,力度之大,径直将女魃扇出了病房外。

陈卓提着鞋,走出病房外,扭头瞅了瞅楼道,一地的黑水。

“你个丑八怪,谁喊你来的。”

陈卓抬起拖鞋,照着女魃的身上猛打一通。

女魃被打的瑟瑟发抖,躲在墙角,不敢动弹。

陈卓看到女魃裙角还在流黑水,恶狠狠的指着女魃裙摆。

女魃下意识收起裙摆,不敢再滴一滴水。

在陈卓的驯服下,女魃乖乖按照陈卓的指示,打扫起被她弄脏的楼道,甚至不惜破坏掉其他病房的门锁,打扫起病房来。

打扫声吵醒了一部分精神病。

“陈卓,她听不听你话啊,能不能让他给我洗洗袜子。”

“陈卓,也给我洗洗小裤 裤。”

“她下次啥时候来,我攒点脏衣服给她洗。”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20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