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大佬,夫人A炸了(阮玉糖墨夜柏)小说阅读作者老和尚

《大佬,夫人A炸了》主人公叫阮玉糖墨夜柏,是老和尚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正式见面前:“找到那个女人,将她碎尸万段!”“绝不允许她生下我的孩子,找到人,大小一个也不留!”正式见面后:“我媳妇只是一个被无良父母抛弃的小可怜,你们都不要欺负她。”“我媳妇除了长的好看,其他什么都不懂,谁都不许笑话她!”“我媳妇单纯善良,连一只小虫子都不舍得踩死。”众人:大佬,求您说句人话吧!

《大佬,夫人A炸了》主人公叫阮玉糖墨夜柏,是老和尚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正式见面前:“找到那个女人,将她碎尸万段!”“绝不允许她生下我的孩子,找到人,大小一个也不留!”正式见面后:“我媳妇只是一个被无良父母抛弃的小可怜,你们都不要欺负她。”“我媳妇除了长的好看,其他什么都不懂,谁都不许笑话她!”“我媳妇单纯善良,连一只小虫子都不舍得踩死。”众人:大佬,求您说句人话吧!

大佬,夫人A炸了(阮玉糖墨夜柏)小说阅读作者老和尚

第1章

“救我……求你救救我……”

跌跌撞撞闯进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阮玉糖浑身被冰冷的雨水淋透,体内却是一片炙热。

“滚!”

黑暗中,一双墨蓝色的眼眸‘刷’地睁开。

一丝冰冷杀机,一闪而过,宛如暗夜里刀锋的寒芒。

阮玉糖浑然不觉。

意识模糊的她,甚至没注意到车里浓郁的血腥气。

只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热源,她便几乎是本能地靠了过去。

“不许……动!”

感受到男人虚弱的挣扎。

阮玉糖不满地伸出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霸道地将重伤的人摁牢了。

黑暗中,那双墨蓝色的眼眸,燃烧着疯狂的怒火和杀意。

而阮玉糖是个新手,一切全凭本能,却是不管不顾……

……

车外是倾盆的大雨,雨幕掩盖了一切。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雨渐渐止了,一切终于恢复平静。

车内,阮玉糖迷迷糊糊地醒来,混沌的大脑,模糊的意识,渐渐恢复了清醒。

她稍微挪动身体,一手便摸到了身边冰凉光滑的触感。

猛地一转头,便看到了一个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的男人。

男人苍白的,却宛如刀削斧凿般俊美的脸庞映入眼睑。

阮玉糖漆黑的瞳孔轻轻一颤。

活了二十年,她从没见过长相如此完美的男人。

对方紧闭的眸狭长,只是苍白的脸色提醒着阮玉糖对方的情况并不好。

她目光一扫,看到了男人腹部狰狞的伤口,伤口周围还有干涸的血迹,以及正在往外渗的丝丝新鲜血液。

阮玉糖脸色一变,这么重的伤,可昨晚自己却……

昨晚的一幕幕划过脑海,阮玉糖只觉一股寒意从身上蔓延开来,渗透骨髓。

小脸乍青乍白,阮玉糖收拾好自己,目光再次转到男人腹部的伤处,这伤恐怕得立即处理,再耽搁下去会出人命的。

漆黑的凤眸在这辆格外豪华的车里扫了一圈,竟惊喜地发现了一只药箱。

她忍着酸痛将药箱拿过来,拿出药小心翼翼地给男人消毒上药包扎。

她的动作并不熟练,但是经过一番折腾,还是顺利地处理完了。

处理完一切,阮玉糖已是满头大汗

男人依旧昏迷着,但从他哪怕是昏睡中也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度来看,足以说明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而这样的男人……她招惹不起。

阮玉糖深深看了男人一眼,推开车门,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往前跑。

她想,昨晚受伤的人不止是她,还有那个本来就重伤,还被她强行得手了的男人……

……

一路跑回家门口。

家门半开着,里面人们的欢声笑语清晰传出,深深刺痛了阮玉糖的耳膜。

“阮玉糖那个贱人,这会儿怕是已经被那个老男人得手了!”

年轻女子得意的声音毫不掩饰。

作为帝大高材生,两年前参加综艺大火出道的明星。

赵西雅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她很喜欢的偶像。

可就在昨天,她才知道,她和赵西雅,居然是阮赵两家抱错的孩子。

赵家派了几个保镖来通知阮家人,叫他们带着阮玉糖去帝都最出名的五星酒店赴约。

可昨晚,阮玉糖是从酒店里偷逃出来的。

当时体内异样的火热叫她明白,她是被人算计了。

而算计她的人……

阮玉糖心中酸涩,又想起出门之前,阮母异乎寻常的温柔,和她递来的那杯温热牛奶……

“哈哈,阮玉糖那贱丫头,怎么配跟雅雅比?”

屋里又响起一道耳熟的声音。

是阮母的。

“我和你爸从小就故意养废她,她长到如今,也不过就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这样的女儿,赵家怎么会认?等我们这次再把她和老男人睡觉的丑照发出来,她这辈子,就都别想再回到赵家!”

阮母的声音尖锐而又得意。

瞬间便叫阮玉糖的浑身血液,冷到凝固。

这就是她从小仰慕的母亲……

阮玉糖浑身轻颤,本就寒冷的身体几欲结冰。

她看着那客厅里母慈女孝的母女,脸上的表情渐渐从悲痛转为悲凉。

直到最后,终是一片麻木。

他们,真让她恶心。

阮玉糖转身就往外走。

可没想到她才刚走到小区门口,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却是正好驶来,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阮玉糖不得不停下脚步。

车窗拉开,一张英俊的脸庞露了出来。

“你就是阮玉糖?”年轻男人清冷的声线响起。

阮玉糖看着男人和自己有五六分相似的脸庞,恍惚间,像是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没错,是我……”她沉默地垂下眼睑。

却没想下一秒,男人好看的眉头,便不悦地皱起,“昨天约你来酒店,你不来,现在我亲自来接你,你满意了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26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