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沈清辞洛衡虑娄雪飞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拜读夏染雪的小说《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乐趣,它能带给我们强大的精神力量,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小说《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主要讲述了:第三章第三章 守灵娘走了……沈倾于的心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上辈子被剜去双眼,她再也不会哭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活了,娘却眼睁睁的死了。沈倾于拉着娘已经没有温度的手,痛哭流涕起来。直

拜读夏染雪的小说《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乐趣,它能带给我们强大的精神力量,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小说《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主要讲述了:第三章第三章 守灵娘走了……沈倾于的心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上辈子被剜去双眼,她再也不会哭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活了,娘却眼睁睁的死了。沈倾于拉着娘已经没有温度的手,痛哭流涕起来。直

《再来一次,血洗这芳华》沈清辞洛衡虑娄雪飞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第四章

马停在了村子的门口,骑着马的男人这才走下了马,他一身的玄色的衣服,面容冷肃,双眼有神,头发也是胡乱披着,就连胡子也都是有几日未刮过了。

他拉着马走进了村子里面,村里的人见过的最多的就是牛车,驴车的,可是马到第一次见到。

男子将马拴在一棵树上,马也是低下头吃着路边的青草。

“这位大婶,我想问下……”男子连忙走了过去。

“你要问什么?”那妇人一见男人都其实都是有些害怕了,不是说这个男人长的有多可怕,只是他周身上都是带着一种杀气。

男人抿紧了自己的唇片,就连脸上也都是落了一袭的清灰,眼睛下方也是有乌黑,可见是长时间赶路,也是没有睡好的原因。

“我想问下,你们有没有见过一对母女?一个年轻的女子姓娄,夫家姓沈,她还带着一个四岁的左右的幼女。”

“你去那家问下,他家知道。”

妇人指了指牛家。

“多谢,”男子抱拳,也是不管自己的马了,大步就向牛婆家门前走,然后伸手敲着门。

很快的,门打开了,牛婆子走了出来,一见站在自家门口的人,本能后退了一步。她也算是见过大市面的,当然大人物也是见了不少的,可是像是这样一身杀气的男人,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请问,这位老爷可有什么事?”这男子虽然身着寻常的衣服,可是衣料却是不凡,面有气质也是沉毅,大概就是三十岁上下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这位婶子,我想打听一件事情。”

男子再是向牛婆子拱了一下手,这才问道。

“我想知道,您可认识一姓娄姓的妇人,夫家姓沈,还带有一名四岁幼女?”

“你是问沈娘子?”

“沈娘子,是她,一定是她的,”男人满是灰尘的脸,终是扬起了一抹笑,也是将那一身的杀气冲淡了几分。

“婶子,麻烦你带我去见她们,我已经找她们近半年的时间了,”男人也是激动万分,当然那种高兴与庆幸,并不是装出来的,也是装不出来。

“请问,你找她们何事?”

“我……”男子的眼眶微红,虎瞳也是泛泪,“她们是我的妻儿,我刚是回来,才是打听到她们落难到了这里。”

“你是沈娘子的相公?”

牛婆子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是啊,婶子,你能带我去见她们吗?”

男子都是站不住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她们。

“你跟我来吧,”

牛婆子在前面走着,而后面的男子也是亦步的跟上,只是他越是走却越是心惊,人不是应该住在村子里面,这怎么会越走越偏。

“婶子,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他忍不住的问着,而心里也不知道为何竟是有些不安了起来,而这样的不安,让他的背上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当然更是无端的令他的惧怕着。

“没有走错,快到了。”

牛婆子继续的向前走着,当是她到了一处新坟前面之时,就看到了坟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而坟前还有一束新鲜的野花。

“婶子,你为何要带来我这里?”

男子想笑,却又是笑不出来,他的唇角不时的哆嗦着,就连放在身则的双手都是纂的紧紧的,他竟然发抖了,他竟然害怕了,哪怕是面对着千军万马,他也不曾如此的怕着,可是现在面对着一个新的坟头,他却是怕了。

“你不是要找沈娘子吗?”

牛婆子伸出手指,指着那个才是新起的坟头,“这就是沈娘子,她半月前已经去世了。”

“不可能。”男人摇头,他不信,他的雪飞怎么可能会死,她还如此的年轻着,他去边关之时,她还说要在家中等他回来,后来他还接到了她的一副家信,说是自己的有孕了,而这件事情让他欣喜若狂,他们成亲那时已有八年了,却是一直未有儿女,现在终于是有了孩子了。

再是后来,他又是接到另一封家书,说是他的夫人生了,为他生了一个嫡女,虽然他已经有一对儿女,可是这却是他沈家真正的嫡女,妻子说,她将孩子的乳叫唤做阿凝。

他在信中与妻子说,只要等他回京后,就能见到他的小阿凝了,只是未想,这一仗整整打了五年的时间,而他的阿凝已有三岁了。

只是当是他打用胜回来之时,以为就要见到自己的小阿凝之时,却是得知他的妻儿已被沈家赶走,只是因为他当时一计让别人误以为他战亡,沈家人怕他的妻儿连累了他们,所以竟是将他的妻儿都是赶出了家门。

妻子为护他的一儿一女,以身犯险,只能带着阿凝走的更远一些,而这一走就是近一年的时间。

他多方的打听之后,这才是打听到妻子有可能在这个村子里面,只是当他以为要见到了妻子之时,结果只是遇到了一座冰冷的孤坟。

“这不是我的雪飞,不是……”

男人摇头,他绝对的不相信。

他一个箭步上前,就扒起了坟上的土。

“唉,这位老爷……”他这突然来的疯癫,还将牛婆子给吓到了,“你快些住手,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苦打搅她的长眠,她虽然是不在了,可是也还有一个孩子啊。”

“我的阿凝……”

男子停下了手,双手的手指的都是血,而他却是像是无知无感的一般,就连一双眼睛也都是红的似血……

“阿凝?”牛婆婆叹了叹气,这好像是弄错了吧?她不由的摇摇头,“错了,错了,那孩子并不叫阿凝,她姓沈,叫沈倾于。”

而男人却是扯着嘴笑着,就是这笑,很令人疼。

“不错,是阿凝,我的女儿沈倾于,乳名阿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4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