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作者桐哥全文阅读目录

当下热门小说《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顾婠陆栖祎,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小说片段:第3章 真相是什么门忽然咯吱被推开。进来的却是乔曼。乔曼的长直发垂在肩侧,脸上手臂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布,她的眼角是微微下弯的,看着总有种纤弱不谙的感觉。可顾婠却最清楚她究竟是什么人。一个能对自己狠得下心,亲手烧了自己的花店,还站在

当下热门小说《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顾婠陆栖祎,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小说片段:第3章 真相是什么门忽然咯吱被推开。进来的却是乔曼。乔曼的长直发垂在肩侧,脸上手臂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布,她的眼角是微微下弯的,看着总有种纤弱不谙的感觉。可顾婠却最清楚她究竟是什么人。一个能对自己狠得下心,亲手烧了自己的花店,还站在

离婚后,渣总每天都在追妻作者桐哥全文阅读目录

第9章 曾经的证据

顾婠像是掉进冰窖,浑身冰冷,直接冷到了骨子里。

她从未想过,出狱后的第一次相遇来的会那么突兀,更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

陆栖祎。

光是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锤子重重的凿进她的心口,疼的彻骨。

眼眶骤然一酸,她咬紧牙关,微微后退几步,避让在那黑暗的角落。

可却听到那熟悉的淡嘲声,“来新人了?”

陆栖祎的嗓音低沉沙哑,其中的情绪让人辨别不出来,那眼皮甚至都半垂着像是懒懒的掀起,这句话也像是随口一提。

旁边的人有眼见力的瞪了一眼,带着几分暗示和威胁的说道:“还不快点给陆总倒杯酒。”

所有的目光直直的看向最后的顾婠。

就连前边那几个女人的脸色都微微变化有些诧异,谁不知道陆栖祎是最难接近最摸不清情绪的,可偏偏架不住他有钱多金,还没有结婚,更是让人趋之若鹜。

顾婠垂着的手更加冰冷,那种寒意窜上来,几乎要把她所有的理智全部冲垮了。

那种深藏依旧的恨意,与日俱增,她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每天都期待着陆栖祎的出现,可等来的结果却是嘲讽的。

到现在她还记得那监狱里的大姐头,惊异又嘲弄的大笑起来,“你怎么会觉得他会来救你。”

“你就不想想你招惹到了什么人才会让我们针对你,你怎么还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让我们做这种事的本来就是他啊。”

字字锋锐的刺破心脏,像是无形的手捏碎了所有的幻想。

大概是她沉默的时间太久了,旁边一个女人都有些着急的推搡了她一把,低声道:“快去啊,发什么呆啊。”

顾婠攥着酒瓶过去,压抑住所有的情绪,弯腰倒酒,可却蓦然碰到一个冰冷的手,陆栖祎俯身望着她,漆黑浓郁的眼底看不出来情绪,声音依旧冰冷淡漠。

“你叫什么?”

那嗓音平平,像是真的不认识一样。

可却比任何的奚落都更要命。

一个亲手害的她家破人亡的男人,竟然现在来问她,叫什么?

顾婠抬头恰好对上那双黑眸,没等说话,他似乎有些索然无味的收回视线,嗓音依旧冷漠而淡嘲,“不想喝了,你喝了。”

一整杯的烈酒,是所有酒里度数最浓的。

顾婠微微仰头,原本想要质问他,想要质问这么多年他去哪里了,想要问自己爸爸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可在对上那双冷嗤的眸子的时候,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前几十年她错了,执意去追求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后几十年难不成还要这么离谱吗。

她攥着酒杯的手顿了顿,仰头喝下,那股烈酒灼灼,顺着食管下去,像是要把她的五脏六费全部烧干净了。

“呵。”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隐约听到那一声轻蔑的冷呵。

可之后陆栖祎却看都不看她,像是根本对她不感兴趣一样。

原本紧绷的心忽然松懈下来,却又带着一股复杂的情绪席卷上来,一看到那熟悉的五官,那么些年来的记忆又纷涌而至。

一直到出去的时候,走廊的那股风才吹的她清醒了些。

“顾……婠?”

忽然有个迟疑的声音响起,像是不敢确定一样,“真的是你啊!”

一个眼熟的男人走过来,眼里带着不加遮掩的打量,上下看了看她,“听说你坐牢了,刚出狱还离婚了对吧?”

“所以就来这边工作了?”

那男人的话说的直白,那眼神同样让人不舒服。

顾婠从记忆里搜索了几圈,却依旧没有确切的信息,只是有些眼熟的程度而已。

可眼前这男人的表情却不仅仅是眼熟而已,更像是带着一种唏嘘和恶意。

“啧,没想到啊,陈音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当初约你一面难得跟登天一样,现在有钱就能叫你,你该不会不记得我是谁了吧。”

“我是赵进啊。”

赵进上前几步,直接攥住她的手腕,带着羞辱和轻佻的说道:“之前我约你吃饭的时候,你还记得你怎么说的吗?你说不相干的人为什么要一起吃饭。”

“那现在算不算相干了。”

赵进说话的时候,拿出几张红色的钱,直接塞进她的衣服里,显示无声的巴掌狠狠地扇下去。

顾婠甩开他的手,抑制住想要扇他的冲动,下巴扬起带着几分的咬牙,“放尊重点。”

“不然我报警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缘会那么差,更是没想到,如今人人都想着踩一脚。

赵进有些恼羞成怒,羞辱道:“这时候了,装什么贞洁烈女,出来干这不就是卖的吗,怎么?嫌钱少了?”

说完,毫不客气的攥住她的手腕重新的推搡到墙壁处,就要动手动脚的。

顾婠绷紧身体准备踢他的时候,身体却猛然僵硬,只听到赵进说:“你爸爸当初死的时候,谈的那桩生意正好是我家的,说不定我知道点什么,但是得看心情。”

这话,像是捏住了她的死穴。

她爸爸的死,突兀又离奇,她根本不信这是自杀,那么热爱生活的人怎么会轻易就放弃生命呢。

“你真的知道?”

顾婠喉咙沙哑的厉害,仰头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逼人的灼灼,那股灼灼像是利刃,让赵进都有些突突的后退。

“我只是说我可能,又不是一定。”

赵进还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却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那一刻,所有的激情都消退,只剩下无限的恐惧。

陆栖祎,他怎么会在这边?

陈音可没说过这一茬!

“我等过几天再说。”赵进像是见了鬼,甩开她的手腕,匆匆离开。

顾婠的后背重重的磕到墙壁上,本来就瘦的脊骨,这么一磕,疼的眼泪都快涌上来了。

可却抵不过心脏的疼。

她想要追上去问问,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她爸爸的消息,可在走廊拐弯处,却被扣住手腕,重重摔到墙壁上,耳边是冷嘲道极致的声音。

“顾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把自己送上床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65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