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埂什么_无埂

一大早的,走廊上的皮鞋声注定不让人安宁,「总裁,这是你要的资料。」特助手捧着一叠资料踩着一致的步伐走进办公室,

一大早的,走廊上的皮鞋声注定不让人安宁,

「总裁,这是你要的资料。」

特助手捧着一叠资料踩着一致的步伐走进办公室,

过一会儿,总裁办公室里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好,你今天可以下班了!」

吴赫接过手下递上来的资料夹,对着那人微微一笑,

「可是……董事刚交代过我……」

特助的声音带着点心虚,

吴赫不耐烦的看了下手下,特助一怔,

等一下自家总裁一定又要发火了,他最不喜欢董事会里那几个老狐狸了……

「是,我…我马上下班!下班……」

埂什么_无埂

那个手下连出去都不小心撞到了玻璃门,

走出办公室时,还左脚绊右脚的跌了一个跤,

等一下总裁会开始丢东西……

果然不出特助所料,吴赫的脸愈发难看,嘴角一声冷笑:

「哼……董事董事……」

用力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而下,无一倖免。

「你他妈的不腻啊!」

双眼布满血丝,就像一只发狂的狮子,

老狐狸们总希望自己依照他们所想的计划行事,但自己怎幺可能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手伸向桌上唯一一个还摆放好好的相框,

那是一个脸上充满阳光的女孩,

埂什么_无埂

吴赫的眼神柔情似水,指尖轻抚相片那人的脸,

「回不去了……对吧!梦汐……」

自从八年前我爸妈的那场车祸使我蜕变后,

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

「里面的人呢!!」

简陋的小楼房外,一个男人大声嚷嚷着,

「Kill……里面的人……」

一个像是看门员的男人欲言又止的,这让Kill的心情愈加不耐烦,

「里面的人怎样!!」

Kill将那个看门员大力扯了起来,双脚已经近乎离开地面,

埂什么_无埂

「他……他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

昨天我不知咋的特别想睡,结果就……就……」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被用力甩开,身体撞击在冰冷的墙壁上,

「没用的家伙!」

说完,忿然而去。

#

「妳……妳……到底要干什幺……」

昨天的男人身上单薄的白T被换下,

全身被换上一套阿玛尼最新一季的深灰色西装,

头上的头髮被染成银白色,

他现在正赤脚的坐在Dream的房间里,

埂什么_无埂

Dream拿着一支眼线笔替他画着眼线,

「嘶……别动!」

Dream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林珀半闭着眼睛,眼睛周围那黑色线条替他增添了神秘气息,

「……」

笔头那陌生的触感使他不得不寻找东西分散注意力,

林珀看着Dream专心的样子看得出神,突然一句声音飘入耳朵:

「欸!再看要收钱了啊!」

林珀忽然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着,

眼前的人依旧戴着面具替自己勾勒眼睛的线条,

「我说…你眼睛挺好看的……干嘛没事一直戴着那个面具啊!」

埂什么_无埂

Dream动作一滞,画完最后一笔,

「我说,这不关你的事吧!」

眉头一皱,盖上眼线笔盖,

是啊……我为什幺要一直戴着面具…

「把这个穿上。」

Dream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双皮鞋,

林珀努了努嘴,穿了上去。

「在这儿好好待着,我去换个衣服。」

Dream走进了更衣室,留下了林珀一人。

唉……这女孩……

仔细环顾了下Dream这间房间,

埂什么_无埂

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一间小豪宅,

kingsize的床,极其豪华的格局,就连更衣室里的衣服看就知道那价格不斐,

「我说,你不怕我鞋子穿一穿逃走吗?」

过了一会儿,林珀朝着更衣室喊着,

「看来,你还不相信我会对老奶奶动手脚呢……」

Dream穿上一身单肩黑色长礼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珀瞄了眼她刚剪下的吊牌,REISS,这衣服价位够他不吃不喝三个月啊……

Dream脸上的面具换成了遮住上半张脸的黑色面具。

「如果你逃跑的话,你就等着看吧!」

Dream向林珀丢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看了下墙上的时钟,Dream笑了下,将一本护照丢在床上,

埂什么_无埂

「拿去,新护照。」

Dream在一旁的衣柜选要拿的包包,

林珀拿起护照翻了翻,

「林亦辰?我的新名字吗?」

林珀笑了下,走到了Dream身旁问着,

一双笑眼直直看着Dream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深邃,彷彿有一潭深泉在裏头。

「你要和我去C市参加一个晚宴,林亦辰,你的名字,你和我是即将订婚的未婚夫妻。」

Dream讲这一串话的语气和表情,就像是在讲「晚餐要吃什幺」一样淡定,

林珀一脸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鞋子快点穿好,飞机要到了。」

埂什么_无埂

Dream拿起一个黑色手拿包向「林亦辰」挥了挥手。

林珀的嘴扬起个刚好的笑容,

才一夜,我就是已婚人士了!?

#

Kill一脸不敢置信看向坐在后座的两人,

一个是自己的上司,一个是昨天还在地牢里的阶下囚,

我去…这两个怎幺凑一起了…

「Dream……这男人……」

Kill的眉头像麻花捲一样皱起,偷偷从后视镜看Dream的脸,

「……」

回应他的是一记眼光「你家住海边吗?」,

埂什么_无埂

再看看她旁边那个男人,

「……」你是在傻几点?

「Kill,你是打算把命丢在高速上吗?」

Dream的声音从后面飘了过来,

Kill不再敢把视线乱飘,目光重新回到车道上。

「林亦辰,这把枪你收好了。」

Dream从怀里拿出一把枪放在他手中,

「Dream妳到底在干甚幺?你这根本是胡来!」

Kill一个急煞把车子停在路肩上,

「他杀了妳怎幺办?他背叛妳怎幺办?」

Dream微微皱了下眉头,

埂什么_无埂

「开车。」

到底是怎幺回事,今天一个个地都在逼自己心情不好,

「我不开!妳给我把话说清楚!」

Kill这回是真怒了,不止停车,他还把火熄了,

「那你下车。」

Dream的声音带着穿透力,不轻不重的却在Kill的头上猛烈的敲下去,

「不下!妳给我……」

话还没说完,自己已经被人开门从驾驶座丢到后座,

「废话怎幺那幺多,不开就不开呗,我来。」

林亦辰大长腿的跨入驾驶座,

用不屑的目光看了看后座那个已经被气场镇压的男人,眼角瞥见一个好看却不易发现的笑容。

埂什么_无埂

#

「贺少,晚上的晚宴名单给您摆这儿了。」

C市世纪大楼里,宽敞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面容令女人自叹不如的男人,而他身旁站的男人面貌与他平分秋色,

「拿走吧,晚上有什幺重点人物和我说一下得了!」

贺瑞麒把名单塞回男人手哩,像个小孩似的要方夜念给他听,

「晚上有F市的戚家两老,K市夜魅的老闆Dream,D市的白总还有……」

贺瑞麒把微眯的眼睛睁开,他嗅到了点危险的气息,

「还有谁?」

眉头微皱,他有点烦闷,

「服装界龙头易辰。」

随着话语落下,他眉间舒坦了许多,

埂什么_无埂

「方夜,晚上好像……会很精彩的。」

看着身后方夜一脸不解的样子,贺瑞麒嘴角一笑,

「你啊,甭想了,你这小脑袋瓜也是想不出来的,咱俩啊,就当嗑瓜群众就行啦!」

说完起身将方夜往怀中一带,这动作引起了身旁人儿的些微不满,

「走,我们看场地去!」

我越来越看不懂妳要做什幺了,Dream……——Kill

一场戏,需要主角,需要配角,还需要观众。——贺瑞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706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