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我和作爱:黑化仆人攻×软绵少爷受

“张辉年,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好,我这就给你看。”王姨说着,就要切换摄像头,仿佛他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张辉年,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好,我这就给你看。”王姨说着,就要切换摄像头,仿佛他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赶紧迈步走到窗台边,捡起之前被我丢在地上的被子,顺带把脱下的裤子提到了床底下,然后直接在王姨旁边躺下去,假装打个哈欠,把被子一蒙,就假装睡着了。

“张辉年,看到野男人了吗?”王姨没好气地问道。

“老婆,我,我没那个意思,可你大晚上干嘛不穿衣服啊?”张辉年仍旧不死心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你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我是个女人,我也有需求好不好,所以就自己安慰一下了,那你说我能给儿子开门吗?”王姨道。

“是是是,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是我多想了,老婆对不起,明天我就回来陪你,但是你都这样了,那也让老公舒服舒服吧!”张辉年的语气贪婪至极。

躲在被子里的我本来直冒冷汗,听到王姨和张辉年这样的jiāo谈,我便又宽心了起来。

王姨和张辉年两个人隔着视频开始亲热了起来,在张辉年的指导下,王姨开始抚慰自己,根本不在乎躺在她旁边的我,她肯定以为我梦游劲过了,彻底睡死了过去。

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那手在两腿之间的美妙动作。

看到王姨那里很快又润泽了,我下面的宝贝竟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嗯,老公,好,好害羞。”王姨对着手机说道。

“老婆,你真美,不要停,继续,继续,呜……”张辉年喘着粗气。

在张辉年的引导下,王姨一双玉腿不断的加紧。

可就在王姨来劲的时候,张辉年却说:“好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谈生意,今天先这样。”

“张辉年,你混蛋,怎么就结束了,你只顾你自己。”王姨很不开心。

“好了老婆,回来再好好伺候你,我先挂了,你也早点睡。”张辉年亲吻了一下王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姨很愤怒地就把手机一甩,好巧不巧,手机刚好甩到了我的那个起来的位置,痛的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要死,小海还在呢!”王姨轻声念了句,然后掀开我的被子,我假装打呼噜。

王姨长长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孩子刚才真是梦游。”

王姨又重新把我的被子给盖上了,但她却并没有关灯睡觉,而是一双手都放到了两腿之间,一只手开口,另一只手游走……

天哪,王姨这个动作未免也太诱人了吧?咕噜噜,我暗自连吞数口口水,然后假装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王姨那内白的美腿。

王姨吓了一跳,轻声喊了一句:“小,小海……”

我没有理会,王姨就试图把我推开。

“嗯,别吵,睡觉。”我假装说梦话,同时身子往上移动一下,让自己的脸正好对准王姨两腿之间的位置。

顿然间,我就感觉到了从王姨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真香,真想买进去吃上几嘴。

王姨的那儿也感觉到了我呼出去的热气,仿佛发出了嗡动的声响,这更使我瞬间着魔,我就又挪动身子,把脸直接卖上去,并咀嚼了一下嘴巴,假装睡得正香。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祈祷着王姨不要把我强行推开,不要把我叫醒……

过了几秒,王姨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又过了几秒,王姨的一只手抹在了我的后脑,难道王姨要按着我的头,让我直接亲吻到她的那里?

“王萱,你不可以做这么可耻的事,小海可是你儿子最好的哥们。”王姨这样告诫自己,看来王姨方才真是想摁着我的头,让我用嘴去伺候她那里。

“既然如此,那王姨,就让我来给你做这个决定吧!”我环抱住王姨大腿的双手一用力,直接把头就埋了进去。

“嗯……”王姨整个人剧烈抽动了一下。

“不可以,小海……小海,你是不是醒了?快点离开阿姨的这儿。”王姨用力推住我的头。

我毫不理会,依然假装睡得很香,在睡梦中tiǎn着干燥的嘴唇,这舌头一探,就碰到了甘露,这味道也太好了吧……只一下就让我疯狂上瘾了,想要吃的更大口些。

可就在这时,王姨及时塞进来一块枕巾,一下子就将美妙给阻隔了。

“小海,小海,你快醒醒。”跟着,王姨用力推我,让我没机会继续下面的计划。

要是还不醒,那肯定就被发现是装的了,我只好不情愿地半眯着眼睛,当我看到王姨时,假装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吞吞吐吐地问:“阿,阿姨,你怎么在我们床上,而且还,还……子,子枫呢?”

“小海,这是阿姨的房间,阿姨的床。”王姨羞愧难当,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那,那我怎么会在阿姨的床上?”我挠着头问。
我和作爱:黑化仆人攻×软绵少爷受

“阿姨怎么知道,小海,你在家是不是会梦游?”王姨问。

我故作思考,说:“嗯,我妈说我小时候经常梦游,长大了就不会了,难道今天我又梦游了?”

“你就是梦游了,之前阿姨又不敢把你叫醒,听说梦游的人被叫醒会死,阿姨等你梦游完了,睡下来了才把你叫醒的。”王姨一本正经地说,明白一切的我却在心里面偷乐。

“对不起啊,阿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梦游的时候有没有做出,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啊?阿姨你的衣服……还有,还有我的裤子……还有我的这个……”我假装很紧张,也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那起来的宝贝。

“瞎想什么呢?没事,阿姨平时喜欢luǒ睡,luǒ睡健康,刚刚你冲进来确实把阿姨给吓到了,但你什么都没做,就是跑到我浴室里去上了个厕所,然后到床边,把裤子一脱,蒙头就睡了,至于你的那个,处在青春期,睡觉的时候起来很正常。”王姨一通解释。

“那,阿姨,我就先回去睡觉了。”看样子,这次是再没机会了,还是先离开为妙。

“不行,今晚你就跟阿姨睡吧!”王姨道。

“啊?”我一阵吃惊,难道王姨自己忍不住了,决定跟我摊牌,让我那个她?也是,经过刚才那么久的积累,王姨还未完全释放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82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