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乔阳上了车,其实只是听程小美说有什么屁事,具体根本想不明白,这小妞该不会要把自己卖了吧。

乔阳上了车,其实只是听程小美说有什么屁事,具体根本想不明白,这小妞该不会要把自己卖了吧。

“最近已经接到很多起投诉,基本都是针对发廊连锁经营出现的弊端,我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只要他对行业看法有所改观,基本上所有的投诉什么的都不是问题……”程小美喋喋不休,她自说,乔阳但听着。

“大姐,这事是不是太大了,我怎么扛得住,无论是办公室还是造型组的那些大佬那一个不是特别牛气,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呢?”乔阳最怕麻烦,他可不是嫌自己级别是够,他是怕杂事多。

“找你是看得起你,是不是不想去?”程小美又开始用威胁的眼神看着自己,样子凶残。

不过乔阳知道店里面除了自己之外,能够享受这种眼神的人还真不多,要不是看人多,直接把她搂在怀里,看她还怎么凶残。

结果还没有搞明白状况,程小美已经拉着他直接到了一处大院子,门口几个武警荷枪实弹的端着微冲站得笔直,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子,浦江市政府家属大院,还没有到门口,就看到一辆辆的公车从里面开进开出。

乔阳的脸黑了黑,完蛋,看这样子程小美莫不是要拉自己去见她老爸,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直接就女婿见老丈人了,这样子不大好。

“小美,这样子是不是太唐突了,是不是该给杨叔叔买两瓶五粮液、剑南春什么的,就这样子去拜访他老人家我觉得不大好。”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程小美脸黑了黑,她也没有说带乔阳去做什么,乔阳直接把杨叔叔都叫上了,她心里大大不是滋味。

其实她带乔阳到这大院里面来的目的,她自己都不是很明白。

杨达天这个人就算不因为程小美的关系,乔阳经过这一段时了解,知道还是非常了解的,在浦江政绩相当不错,实事干了不少,坊间虽然流传他有数十个情妇,不过在乔阳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总之是个好官。

反正只要跟方宏建不是一党,什么都好说。

就现在这情况都看得出来,一个市委书记,不管他是做样子还是什么,居这样的高位,居然还把家属大院做为自己的居所,就这一点都能够博得外人的好感,乔阳也一样。

当然再怎么说也有一点小小的特权的,程小美开着车直往里面,最后就到了一幢三层小楼房处,看房子的格局也有十多年了,里面的花木长得特别茂盛,也没有怎么修剪,有些退休老干部居住地方的感觉。

程小美把车停好,带着乔阳直接去按门铃,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

“小美,你怎么回来了?快点进来,你爸看到你肯定得高兴死!”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多岁的阿姨,穿金戴银,身体稍稍有些发福,倒不太像是个侍候人的保姆。

也对,宰相家丁七品官,也想得过。

“杨嫂,我是来找杨书记的,你不用张罗什么了!”程小美对这个杨嫂还是相当客气的,不过对她老爸显然就不那么客气了。

杨嫂有些尴尬,有些叹气,看样子这两父女短时间里面关系也好不到那儿去。

杨嫂迟疑的看了一下乔阳,乔阳那形像想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那是相当难得的,杨嫂看了也未免有些紧张,以为是哪里来的混子什么的。

他跟着程小美直接往里面走。

“程总,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一个熟人,你要注意点!”乔阳刚才在程小美停车的时候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车牌号,为了不影响程小美的心情所以没有告诉她。

程小美心事多,也没有注意到那事。

两人上了二楼,她已经在敲一扇门。

“进来!”深厚的男中音,语速节奏缓慢,一听这声音都知道里面的男人肯定是坐着说话的。

也对,国内的环境,官员没有一点官僚气息那简直就是奇葩。

程小美直接推开了门,是一间书房,就这书房至少都有七八十平米,当官就是不一样。

“杨书记,不好意思,没有和你秘书打过招呼我就来了!”程小美一走进去就是官话,完全就没有把面前中年人当成她爹的意思。

乔阳是看明白了,杨达天这人和程小美至少有六分相似,只是个子更为高大,程小美这体形显然就是基因变异了,极有可能是个子全部长到腿上面去了。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杨达天一看到进来一个美女,扶了扶眼镜,再一看,就要从椅子上面跳起来,双手虚握,完全就像国家部委有人来视察,他准备上去热情的握手。

活了几十年,压抑感情的本事还是有的,“程小美同志,今天有点巧,陈局长也在这儿,正好待会一起吃个饭。”

杨达天也是一样的官话,乔阳暗暗为这老爷子觉得恼火,看得出来他很想程小美叫他一声老爸,不过他知道程小美不会叫,所以他用正经的官场语言来掩饰。

不过在官僚世家,而且当着外人,这样称呼也没有什么不对。

“哈哈,小美,想不到你也回来了,正好,我自己买了两瓶酒,觉得自己喝好像有些浪费了,所以给杨书记提了过来,要不待会你尝尝?”坐在杨天明对面的不是陈浩又是那个。

按道理来说他一个副局平时面见杨达天的时候还是非常少的,不过两家既然已经联姻,也就和别人不一样了。

乔阳看了看茶几上面,两瓶白酒斜放在铁架子上面,泸州老窖酒,这酒用来收藏差不多,还敢用来喝,至少七十年历史有了。

“陈局长,你有什么话,先和杨书记说,要不我出去一下。”程小美显然是一分钟都不想和陈浩呆在一起,私底下她和乔阳说过,觉得这人人品相当有问题,可见她多么不待见这个人。

应该说程小美的眼光还是挺毒的,就看他那兄弟这人品质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小美,你不用走,陈局长说的事情正和你上班有关系,一起听,我听陈浩说了,最近两个月就前几天他生日你们见过一面,平时都难见,今天还是联络一下感情。”说完话,已经看着乔阳,一个小年轻,打扮得像非主流一样,站在这书房里面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

“杨书记,这个是小美他们发廊里面大股东之一,看样子今天也是小美走后门带过来,年轻俊彦,我是比不上的。”陈浩直接走到乔阳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热情得好像多年没有见过的老同学,完全没有一点上次被一帮人摆一道而生气的感觉。

乔阳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了下风。

“杨书记,这一辈子我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官,看到你实在是紧张,程总又不给我介绍,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乔阳可不想让杨天明小看了自己,赶忙走上前去,双手伸出,就握住了杨达天的手。

不管人家怎么看自己,自己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不是?

杨达天当着女儿的面,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和乔阳握了手,示意两人坐下。

杨天明和陈浩先前说的是这么回事。

最近数年时间,国内连锁发廊扩展极其迅速,各大城市商务纠纷都特别多。

浦江也不例外,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当书记的操心,不过毕竟关系到他女儿的工作,他再怎么也得关心一下。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杨书记,根据劳动局最近的数据,美容美发行业解决了待业青年就业岗位的十分之一差不多,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行业,市委市政府还是应该花大力气支持一下的,所以小美从事这项工作也是非常好的。”

程小美看了陈浩一眼,看杨达天的样子,陈浩应该是没有说自己坏话的,现在居然说起自己好话来,她还是觉得挺感激。

“是啊,小美,你看看,陈局长多关心你,估计你们公司里面的数据你都没有陈局长清楚!”然后杨达天示意陈浩继续说,陈浩对为官之道那是门儿清,实际上现在他说的话基本上就是杨达天的意思,这就是官道。

“但是,小美,我给你说了,昨年、今年至少接到了数十起有关于连锁发廊关于股权和拖欠工资的申诉,你们公司占了大头,所以我觉得意廊公司的老板还是有必要做些改革!”好话一说完,坏话就来了,这道道和乔阳平时做客人的方式倒有些像。

程小美的脸黑了黑,她毕竟还是把人心想得太好,陈浩说的是事实,她以前也没有想过刘老大居然心那么黑,说起来那些纠纷她自己也有责任,一时之间有些下不来台,只能怒视着陈浩。

陈浩知道她要做脸色,早就端着茶杯喝茶,装没有看到,他也知道,自己只需要把杨达天围好就行,程小美最多是他的筹码,能够弄到手就好,弄不到手,他陈浩也不缺女人。

“杨书记,我乔阳活到二十二岁,读了几年大学,混了个程序员的资质,其实就是一个粗人,所以对市井生意还是相当了解的。”

“发廊这个东西,前几年行情好,就算傻子都能挣钱,据我所知发展还是不错,生意最好的店一个月能够营业额一百多万,自从程总去了之后,不管有多少风波,月营业额从不到一百五十万到现在的六百多万,不管其中有多少波折,程总的功劳那是显而易见,至于股东和劳资纠纷什么的责任全在我,不管程总事情……”乔阳好像演讲一样说了这么一大扒拉,说得是沧海横流,程小美都有点被他感动了。

陈浩的脸一阵黑一阵白,乔阳是什么来路,他还真不太清楚,不过他说先前的话时候,说程小美就是一笔带过,语气的重点却在意廊老板上面。

乔阳这么说倒好,直接让外人觉得陈浩他是在批评程小美。

“陈浩,我承认近两年公司发展迅速的确出了许多问题没有解决,责任全在我,但是我一直尽量在改,我就奇了怪了,你一个财政局长这些事情你也要管,和你有什么相干?”

杨达天眼看着要坏事,他一个官僚平时在下属面前当然摆得起来官架子,拿这个独生女儿却没有一点办法,陈浩的面子也不得不给。

“小美,陈浩是就事论事,哪里是针对你,再说了,本来是一家人,他给你提个意见有什么不好的?”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自己坐下去自己插
描写超级详细的做爱情节小说

“他和你是一家人,和我可不是一家人?”程小美直接顶了回去,她这么说其实还是对这种关系默认了,如果真的不承认大可摔门出去,可见她母亲给她的压力不小。

陈浩并不生气,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乔阳暗暗叫苦,这小子涵养不是一般的高,以后真的和自己有交集的话绝对是一个对手。

“小乔,你今年真的才二十岁?”杨达天显然不太相信,乔阳自从入了行,平时打扮多走时装感,他的个子又特别高大,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稳重,打扮稍稍成熟,说他已经二十七八岁也算正常。

这样小的年龄,有一份家业,纵然是杨达天也觉得有些离奇,别的不说,陈浩以三十出头的年龄已经成为浦江财政局第一副局长。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杨天明高升,他马上就能够扶正,这样已经算是年少有为,只是和乔阳一比,单纯从年龄上来说,还真是有得一比。

“是啊,杨书记,我家里极其贫困,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出来半工半主读了,大学也是全靠自己的。”他说的全是实话。

“你还是白手起家?父母没有赞助一分钱?”杨达天更加诧异了,他在浦江经营多年,大风大浪见了不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年轻的企业家。

杨达天就这么问,程小美一时之间手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在她眼里乔阳现在的大话可是把天都捅得穿了。

只是刘伟安新近破了财,企业岌岌可危,乔阳再怎么吹牛,她也不好当着陈浩把这样的丑事说出来。

她哪里知道,实际上来说,乔阳单按资金量来说绝对已经是意廊最大股东,只是钱的来路不大正而已。

“那是啊,我倒想父母赞助一点,不过想也想不了。”

“哦!”杨达天诧异的看了看他,二十二岁白手起家,居然达到这样的家业,实在闻所未闻。

乔阳冲程小美点了个头示意,你看看,要不是我吹个大牛,你老爸早就拿你开刷了,气得程小美把头偏到一边去,程小美毕竟没有他的脸皮厚。

陈浩斜眼看着他,脸上终于闪现一丝不耐烦的神色,本来他自己觉得有杨达天在,乔阳就是个渣渣,可是对方就这么乱吹一通,杨达天的看法居然都有些改观,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好像有点受威胁了。

“那是,那是,杨书记,我给你说过了,乔先生那是绝对有才能的,就连安龙集团的安总都对他高看一眼啊!”陈浩突的大转弯就提到了安龙生。

乔阳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肯定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一提到安龙生,杨达天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最近坊间传闻极有可能是真的。

是这么回事,最近浦江一直在传闻,安龙生前几年和东北某大佬炒期货,让对方亏了几亿,最后双方发展到雇佣枪手,这事乔阳知道凭安龙生的性格是绝对做得出来的,只是几年前的案子,现在才有人来查他,内幕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杨达天皱了皱眉头,也没有提其它,“小美,是这么回事,你也大了,陈浩的主意我觉得也相当不错,既然你对发廊感兴趣,人家陈浩可是为你想得齐全,直接在浦江最大那个发廊参股了,要不然以后你到那家发廊去发展怎么样。”说了一通,又看向陈浩,“小浩,你说那家开了一百多家店的发廊叫什么名字,我怎么记不住了?”

“魅力,那家老板和我关系不错,我要参股,他立即就答应了。”陈浩对杨达天那个态度叫做恭敬,估计对他老子陈一民都没有这么好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32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