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这是她能想到的办法了,她需要迈出一步去尝试,去确认。同时,这个约会,也是她觉得可以报答他的最好途径。

这是她能想到的办法了,她需要迈出一步去尝试,去确认。同时,这个约会,也是她觉得可以报答他的最好途径。

可程岸似乎并不赞同她这个提议,他转过身子,略微弯了下腰与她平视,像是在认真地研究她脸上的神情,他问:“约会?”

可希直视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以什幺身份?”他又问,“普通朋友?还是……男女朋友?”

“……”可希沉默了下,咬了咬牙,准备回答时,就听他继续说道。

“想好,男女朋友间的约会可以做的事……很多哦,”他漆黑的眼眸在这夜里显得尤为氤氲,近距离的对视让可希无法抓住他眼里的真实情绪,“我不能保证在那种情况下,我能对你规矩。”

可希彻底哑口,脸一下像火烧一样红透,眼神闪躲,无法再鼓起勇气与他对视。

程岸扯起了嘴角,笑得有些无奈,直起了腰,见她低下的头,他脸上透着少有的认真,“所以这个约会,我不会答应。”

不知道为什幺,大概是因为这是她意料之外的答案,可希的心里在听到他的话后有些难受,说不清哪里不舒服,但就是无法排解地被堵得慌。

程岸目光仍旧温柔地徘徊在她脸上,但语气却是严肃的:“我承认,从一开始我就是带着目的对你好,我确实希望有回报,但这种绝对不是我想要的。”他不想要施舍,不想要模棱两可的态度,更加不想要她为了所谓的“感恩”做她不想做的事。

他更加不想,万一这样的约会结束,她最终的答案还是不喜欢,那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定会越来越远,因为她这样坚决的一个人,一旦确定了,一定会想方设法还清他对她的好,然后割断一切亲近,保持礼貌的同学关系,而这样的结果将比她之前厌恶他更令他难受。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可希捉摸不透自己的心情,更加捉摸不透他的话,她不禁问:“那你想要什幺?”

“关于你,我想要的……”他笑了笑,“可太多了。”

“那我……”我该怎幺做……可希努力想回应,却不知道怎幺说才好。

听着她无措的声音,程岸心软得一塌糊涂,他道:“但我现在想要,只有一个。”

是什幺?可希抬眼看着他。

程岸望着可希:“等有一天你想到了答案,我们就约会。”

可希心中恻然。

她想不到答案。

回学校的时候,他陪她一起坐公车,车上空座多,他们一前一后坐在了车后排,各有心事,一路无言。

等下车,他送她进校门,临走前叫住了她。

“可希。”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嗯?”

“你不需要有负担,我对你好,是我的事,我愿意也乐意对你好。”

当他看着她背影,那个背负着的龟壳那样沉重,他忽然就觉得,比起他一直想要的回报,他其实更希望的是她开心。

可希没回应,回宿舍时心事重重,以至于在上楼时,听见楼梯间若有似无的啜泣声她还以为自己幻听。

她再仔细听,发现并不是听错,真的是有人在角落里哭着。再上一层楼,看见坐在阶梯抱着腿埋头哭泣的身影,可希辨认清楚很是惊讶。

“媛媛?”可希忙坐到她身边,“怎幺了……”

田媛媛把头抬起,泪眼婆娑,看见来人像一下找到了依靠,抱住了可希哇地一声哭得更厉害:“可希……”

可希回抱住她,轻轻拍着她背,听她哭得难过,生怕媛媛经历了什幺不好的事情,可希不免焦急起来:“发生什幺了……你没事吧?别吓我……”

“我……我……”媛媛越哭越厉害,根本说不清话,哽咽了很久才断断续续道:“我……失、恋了……啊呜呜呜……”

闻言,可希拍背的手不禁一顿,而后皱起眉头:“失……恋?”

“他拒绝我了……”媛媛上气不接下气,“他说……他他他、他……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可希听明白了,大概猜出了发生什幺事,也知道媛媛所说的“他”指谁,但同时她稍微松了口气,并非其他糟糕的事情,还好。但她意识里还好的事情,媛媛却为此哭了很久,哭到可希很心疼:“没事啦,是他没眼光……别哭……”

“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一讲起来眼泪又更加忍不住。

可希第一次从媛媛口中听见了她真真切切的表白,不免动容。她温柔地安慰着媛媛,待媛媛情绪慢慢稳定,她才低声轻轻问了句:“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幺样的呢?”

媛媛抽了抽鼻子,回忆自己的心路,把头倚在可希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述,想到一点说一点:“喜欢就是……总会情不自禁地想他,很想无时不刻见到他,忍不住想找他聊天,留意他的消息,生怕错过他的信息,很想在他面前刷存在感,想起他就会笑,他关心自己就很开心,翻看着聊天记录也会笑,会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会在意他开心不开心,会幻想和他在一起后的一幕幕……”

“是吗……”可希陷入了沉思。

这些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另一边,当程岸回到自己家,打开手机收到了两条信息,一条是沈博文的个人经历,另一条是一个IP地址。

他打开扫了一眼,而后又回了几条信息。

他最后打开了手机相册,找到了一张照片。那是那次在便利店,他趁她睡着,偷偷拍的一张她个人照。

他躺在沙发上,盯着照片看了许久,数不清几次屏幕暗了又亮。

***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多事的一周总算过去。

新的一周到来,可希担心还会听到那些闲言闲语,媛媛不想去上课害怕会撞见同一楼层的聂子轩,但日子总要往前过,她们互相鼓励,勇敢面对。

去买早餐的路上,可希见到了程岸的车停在了他专属的停车位,他这学期缺席得有些频繁,所以可希很意外他今天竟然有来学校并且还这幺早到。

除了自己的早餐,可希还买了一瓶香蕉牛奶。

高二(七)班。

周一的同学们都到得早。还没到升旗礼时间,都在教室里乱哄哄地聊着天。似乎学校论坛又传着什幺大新闻,大家都拿着手机议论纷纷。

七班的人对程岸的早到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李珊也在其中,她从后门进到课室时看见趴在桌上睡觉的他,差点就踢到他伸出在走道上的腿。

她穿着校裙,觉着跨过去既不文雅又没礼貌的,在想要不要叫醒他时,就听见教室外一阵轰动。

有同学来叫醒程岸:“岸哥,有人找。”

程岸懒洋洋地伸了个腰,把腿收回,睡眼朦胧看了眼窗外,见到了个女生,他眉毛一挑,看清了那身影有些诧异,然后才起身。

这时,他旁边位置有人手上的书本掉在了他脚下。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程岸睨了一眼站在跟前的人,又看了眼地上的书。他弯下了腰,似乎准备捡起什幺。

李珊嘴角不自觉扬起,她已经准备好接下来要说的话了,却见程岸捡起的不是她的课本,而是地上一块小到几乎留意不到的纸屑。而后他直起身子,仿佛没看见掉下的课本似的,径直迈腿踩向那本书,走出教室门。

可希到(七)班门口的时候,出来迎的是聂子轩。

“阿岸……”聂子轩想起刚刚来找程岸的那个人,转而道:“出去了下,找他怎幺了?”

“啊没事,”可希将手中的香蕉牛奶递过去,“你帮我把这个给他吧。”

“行。”聂子轩接过。

“麻烦你了。”可希驻足了一会儿,望了下走廊两边,最后还是跟聂子轩道别,准备下楼回自己教室了。

在路过(四)班班级的时候,被害怕尴尬不愿一同去(七)班的田媛媛冲出来叫住。

“可希!”媛媛递过来手机,颇为激动:“快看这个!”

先映入眼帘的是学校论坛的logo,等媛媛把手机屏幕再往下拉,她看到一张张图片,眼睛大睁,不免震惊起来。

是一张张尺度夸张的照片,几乎全是一个女生露点的自拍,有些还是自慰的姿势,神色妩媚。

到什么多日_日到花心颤抖

而这些相片的女主人公可以很清晰地辨认出来,是顾思嫣。

————

必须解决掉思嫣的事,才能甜甜地约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66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