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异世界唯一的一个女人:拍戏时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

但是自己确实依稀记得,自己好似被杨哥带进了包厢里,而且喝了杨哥递给自己的酒之后便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且浑身燥热。想必那杨哥必是在这酒中动了手脚,看自己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便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占有自己。

但是自己确实依稀记得,自己好似被杨哥带进了包厢里,而且喝了杨哥递给自己的酒之后便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且浑身燥热。想必那杨哥必是在这酒中动了手脚,看自己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便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占有自己。

想到这里,小姨的脑海里便浮现起了那杨哥面目可憎极为猥琐的面容,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杨哥修理一顿。

还在那杨哥被不知道什么人给砸破了脑袋,要是真的被这么个恶心的老爷们给强了,自己估计也就在世上活不下去了。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杨哥被打晕了,那么自己在包厢和到家的这期间到底做了什么又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呢。

“对了,昨晚包厢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啊?”想到此处,小姨便又对那酒保抛了几个媚眼,继续套酒保的话。

那酒保见了眼前小姨那般妖媚的身段,一下子紧张就也什么都招了,“那倒没有……我听闻同事说那杨哥本来是带了个妹子进包厢的,结果进去的时候那妹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姨听了这话也是一阵心虚,生怕被酒保知道那同杨哥进包厢的人正是自己。

毕竟杨哥在那包厢里面被人敲坏了脑袋,倘若出了人命让人家知道了自己当时同杨哥正独处一室,虽然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自己也是最大的嫌疑犯。

“小哥,可真是谢谢你了啊。”说罢,小姨便轻抱住那酒保的脑袋,凑上前去快速亲了一口,随后便跳下了吧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若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姨同酒保刚在这吧台上办完事呢。

那酒保本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且也没有尝过多少女人的滋味。这下被小姨这么一弄,更是满脸通红地望着小姨,虽然表情羞涩但是显然也是意犹未尽。

从KTV门店出来之后,小姨便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菲儿,是我。你现在在哪呢?咱们老地方见吧,我有些事想拜托你一下。”

同电话那头的叫“菲儿”的人道了几声之后,小姨又快速地赶往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林菲儿吧,是小姨的好闺蜜。两人从初中就认识,说起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两人竟然在初中时就已然情窦初开,而且恰巧还看上了同一男生,两人也正因为这样结了仇。

没想到那小男生吧,也是道行深,竟然同时把两人都给钓上了,把两人给乐得还以为那小男生心属自己呢。万没想到的是,两人在无意之间竟然知道了那男生还有别的女朋友,脚踏两条船就算了竟然还脚踏三四条船。

两女生也都生性泼辣,虽说少女心泛滥但是怎么受得了此般委屈,一拍二合就把那男生给狠揍了一顿,两人从此也就义结金兰成了好姐妹好闺蜜。又恰巧两人上了同一高中同一大学,所以关系也就一直没断。

小姨把电话挂了之后便感到了一家装潢甚佳的饭店,其氛围菜色都极好,是她同林菲儿时常聚会的地方。

去到时,那林菲儿已然开好了位置等待着小姨的到来。

“你这娘们这么着急地喊我出来干啥啊,是遇着啥事了么?”

平日里小姨有什么话都会同林菲儿说,无论是什么都不会隐瞒。这番出了这么个大事,小姨不仅是想对着林菲儿倾诉一番,更是想拜托林菲儿一件事儿。

“可不是嘛。我昨日去KTV里面陪老板,结果又遇见了那死缠烂打的杨哥。他之前白占我便宜也就算了,昨个儿竟然还想给我下药,想把我迷昏了直接在包厢里办了我。”小姨一想到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便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混迹社会这么多年,何事受到过这种委屈?

虽说想上她的人很多,但是哪有一个成功的?那群人都是有色心没色胆,没想到这杨哥竟然是个例外,色胆包天地还给自己下药。

“那后来咋样了,你没事吧?没被占啥便宜吧?”林菲儿闻见小姨口中所说,语气便甚是焦急地问候小姨昨日的后续。

“问题出就出在了这里。我被那杨哥下了药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本以为我就这么被那啥了吧……”小姨说到此处时眼神略有闪躲,心中似乎还在后怕昨日杨哥若没有被打爆脑袋,自己很有可能也就被毁了一生,“结果我听今个儿那酒保说,昨天杨哥被一个人打破了脑袋,然后被家人给带回家去了。”
异世界唯一的一个女人:拍戏时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

对面那林菲儿听了这话之后,本悬着的一颗心便立刻放了下来,似乎对于小姨没有真被那杨哥占便宜感到欣慰,“你也还真是的,怎么就这么容易被那杨哥下药了呢,不是告诉过你要多带点心眼出门嘛。”

“嗨呀,我哪知道这杨哥竟然这么卑鄙无耻呢。虽然看他平时色眯眯的但是又还挺绅士的,还以为他没这胆子呢。”

“你放心,我肯定会找我那警察哥哥把这该死的杨哥给教训一顿的,为你出出气。”林菲儿闻言也是对那杨哥愤恨至极,也说出了小姨今日约林菲儿出来的第二个用意。

林菲儿说罢之后,便又问道,对其后续详情很是感兴趣,“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闻林菲儿又问起后续,小姨便又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奈何那杨哥给她下的药药效太过强劲,只记得意识尚存的时候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将自己从包厢的沙发上给搀扶起来,但是其具体的样貌却没有看清便昏迷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啊……我早上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穿好睡衣在家了。我听我家那小屁孩说我倒在家门口一睡不醒,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给送回家去的……”

林菲儿闻言也皱起眉头,似乎也对此事十分疑惑,心中不禁对那小姨家的小屁孩起了疑心,“会不会是你家小屁孩吧杨哥打晕了然后把你带回家的?说什么在家门口发现你只不过是骗你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0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