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想嫁兵哥哥的援鄂女护士”身份造假?

    近日,关于“援鄂护士”于鑫慧订婚喜讯的多篇报道在各大平台刷屏。

  近日,关于“援鄂护士”于鑫慧订婚喜讯的多篇报道在各大平台刷屏。

在这些报道中,新闻主角于鑫慧为一位江苏南通的“95后”护士,在疫情最严重时,她瞒着父母,独自一人从南通辗转前往武汉,成为了一位医务志愿者,在康复隔离点驻守了55天。

然而,就在网友们纷纷送上祝福时,却有人质疑称“于鑫慧并非医疗工作者”,当初她在媒体上自称“护士”的身份疑似造假。

对此,南通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宣传处负责人告诉记者:“她不是医疗工作者,也不是医疗卫生系统的。她不是公立医院的(工作者),也不是民营医院的。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

【报道中的于鑫慧】

曾在采访中自称护士

获“南通五四青年奖章”等奖励

据媒体报道,于鑫慧于2月19日或20日抵达武汉,随后在武汉某康复驿站工作,是该康复驿站第一位前来报到的“医护人员”。对于其身份,有媒体表述为“南通一家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也有媒体表述为“南通一家民营医院的护士”。

报道称,于鑫慧被安排在武昌区瑞安隔离点医疗组进行志愿服务,负责火神山、雷神山两家医院出院患者14天隔离期的护理工作。她的工作日常是早中晚定点6次查房,量体温,询问和登记病人的情况,并配合医生采集核酸检测的咽拭子。在援助湖北期间,“除了用自己的医疗专业知识来帮助康复点病人外,她还从南通带去了一百张奖状准备‘颁发’给患者,她说这是为了安抚康复者的情绪。”

媒体称,4月15日,驰援武汉56天的于鑫慧回到了江苏南通,南通洋口镇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带着鲜花来迎接她,于鑫慧告诉媒体记者:“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我用尽了我的全力,用到了我全部的经验和所学,我没有任何遗憾。”

同时,她告诉前来采访的媒体:“因为我在医院上过班嘛,知道住院病人的心理其实是很压抑的。而且当时觉得患者多是中老年人,他们本身体力就不如年轻人,出来之后还要去隔离点住上近半个月,心理肯定会特别压抑,颁发奖状就是为了让他们开心。”

记者看到,网络上有许多于鑫慧援助湖北期间身穿防护服在康复点工作的照片。

据媒体报道,此后,于鑫慧获得了许多荣誉:2019年如东县优秀志愿者;2020年3月入选江苏好人榜;2020年南通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2020年江苏最美人物江苏最美青年抗疫先锋获得者;2020年7月,被评为“中国网事·感动2020”二季度网络感动人物;2020年7月,被评为2019年度宣传推选学雷锋志愿服务“四个100”先进典型暨百名疫情防控最美志愿者。

【南通市卫健委回应】

于鑫慧没有护士资格证

也没有在卫生系统工作过

在于鑫慧的婚讯发布后,有一些人对其医护人员的身份及个人作风等问题提出了质疑。同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记者检索到,2019年12月26日,于鑫慧因民间借贷纠纷,被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限制其高消费。

一位认识于鑫慧的网友告诉红星新闻,她从未听于鑫慧在过去提起过自己护士的身份,“以前她一直说自己是哲学系的,要不是因为这次疫情,我根本不知道她的护士身份”。

这名网友向记者提供了一张疑似于鑫慧抖音页面的截图,画面为晒出一本复旦大学的学生证。该网友说,在媒体的报道中,于鑫慧的学历是南通卫校毕业,“我觉得这与她曾经表述的学习经历不一致,于是就去问她。”

根据该网友提供的疑似两人的对话显示,于鑫慧给出的解释为:2014年南通卫校毕业,2018年大学毕业,因为大学不是学的医学专业,所以在媒体报道中没有写最高学历。

记者与于鑫慧本人取得了联系,对于目前网络上的质疑以及卫健委官方部门对其医护人员身份的否认,于鑫慧以短信回复:“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网上夸大的那些事情,有侵权,有诽谤,有造谣,对我造成的影响,对比(此)我必定会追究其法律责任!”随后,对于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于鑫慧不再回应。

对于于鑫慧的医护人员身份,南通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宣传处负责人告诉记者:“她不是医疗工作者,也不是医疗卫生系统的。”记者追问,于鑫慧“不是医疗卫生系统”工作者,那是否有可能在私立民营医院工作,该负责人再次进行了否认:“她不是公立医院的(工作者),也不是民营医院的,据我所知,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

随后,江苏南通如东县卫健委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她不是我们体制内的工作者,她也没有在如东工作,关于她的事情都是在她去了武汉之后我们才知道的。”

 10月13日18时许从浙江温州市泰顺县警方获悉,13日近14时,失联近3天的26岁女护士齐某雪在她老家附近的一片水塘中被找到,可惜已不幸死亡。

“她家门前就是一条小溪,下游约三四百米的地方有坝拦住形成了一片水塘,人就是在里面找到的。”蓝天救援队队长吴丰告诉澎湃新闻。

齐某雪是温州泰顺县某医院的护士,老家在泰顺罗阳镇大溪源村。10月11日17时30分许,她在老家吃过晚饭后失联。由于村里唯一出口处的监控没有拍到齐某雪,救援队和村民在她家附近地区进行了撒网式搜寻。

13日,救援人员重点搜寻河道水塘,至当日近14时,在村中齐某雪老家附近的一片水塘中找到了她的遗体。

目前当地警方正在对其死因进行调查。

 10月10日早晨,在江苏南通打工的徐州人老朱因剧烈胸痛被120救护车送至南通大学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通大附院”),并迅速启动胸痛救治流程。在进行相关检查过程中,老朱心跳呼吸骤停,情况紧急,全程陪同病人的抢救室护士周文朕二话没说,爬上抢救车进行心肺复苏,同时由工勤人员紧急将病人拉回抢救室。

监控视频显示,护士周文朕一直跪在急速移动的抢救车上,进行胸外按压。因抢救车较窄,她几次险些摔下,一路坚持到了急诊抢救室。不到2分钟的转运过程中,她为患者进行了200多次胸外按压。

到达抢救室后,医护人员迅速开展急救。经过周文朕和同事们接力心肺复苏、电除颤,10分钟后老朱恢复了心跳,复苏成功。紧接着老朱被紧急送至心血管内科导管室,进行支架植入,手术顺利完成,老朱各项指标逐步恢复正常。

1995年出生的周文朕在通大附院急诊科工作了5年。“我们每天都在经历这样的生死时速,急诊工作的苦和累,都比不上病人抢救成功后的那种满足感。”周文朕说。

 9月28日中午,在北京石景山区,一名两岁的男孩被小区健身器材卡住了头部。消防指战员怕动用破拆器材伤到孩子,决定“手动”解救,指导帮助孩子转动身体和脑袋,最终找到合适角度后安全救出了男孩。让指战员欣慰的是,这名男孩不哭不闹,全程淡定配合,甚至还打起了哈欠。

9月28日11时14分左右,石景山消防救援支队石电消防救援站接到总队119调度指挥中心命令,位于高井甲32号院64号楼前面,一名两岁儿童的头部不慎被卡在了健身器材中,动弹不得,石电消防救援站1车7人迅速赶赴现场实施处置。

在现场,消防指战员注意到,小男孩头部卡在了小区广场健身器材的空隙中,身子困在健身器材下无法动弹,家长十分焦急,一直要求指战员直接把健身器材剪了。

指战员看到,由于孩子被卡部位是头部,空间比较狭窄,鹰勾剪等设备在使用中会产生巨大噪音,还可能造成二次伤害。另外指战员询问孩子得知,他是从健身器材下面钻到空隙里的。“既然头部是钻进来的,说不定可以挪出去。”

指战员于是决定“手动”解救,一组人员负责对围观群众进行疏散警戒,另一组人员不断与小孩交流,并结合健身器材的设计结构,慢慢地调整孩子的颈部、头部与器材之间的角度。

与焦急的家长不同,这名男孩不哭不闹,双手一直抱着健身器材的铁柱,指战员要求其转动身体的时候,孩子也非常配合,甚至在指战员商量对策时,打起了哈欠。

经过反复尝试,10多分钟后,小男孩被顺利安全救出。

消防指战员提醒,一些居民小区的公共健身器材,设计上多按照成人使用尺寸设计,而儿童的身材和肢体器官较小,且儿童天性好奇,这些器材并不适合儿童使用和玩耍。如果孩子发生危险,家长不要生拉硬拽,应将孩子调整为较为舒适的姿势,及时拨打119、120寻求帮助。

 孩子是家中宝,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家长最害怕的就是孩子发生磕磕碰碰,甚至是受伤,当孩子发生意外,家长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2020年9月末,小编获悉,辽宁省朝阳市发生了一起孩子在儿童乐园玩耍不慎摔伤的事故,导致6岁男孩骨折,鉴定为10级伤残。

受伤男孩家长叙述,当日孩子在双塔区一商场的某儿童乐园的淘气堡上玩耍时摔伤,后被紧急送往朝阳县人民医院救治某儿童乐园属于公共场所,应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其提供的游乐设施简陋,存在安全隐患,事故发生时现场没有危险标志,又没有工作人员,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孩子摔伤造成各项经济损失,应予赔偿。某儿童乐园的所有设施都是大连X杰游乐设备有限公司制作,所以也要赔偿。

儿童乐园辩称,和孩子家长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是指他人实施侵害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的行为而引发的纠纷。儿童乐园未实施任何侵害行为,孩子家长也不能证明其受伤是我司侵害所致,依法不应该由我方承担责任。

大连X杰游乐设备有限公司辩称,我公司与孩子家长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不存在侵权关系。

法院审理此案认定的事实是,孩子在儿童乐园淘气堡处玩耍时摔伤,摔伤当日12:54分被送到朝阳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就诊,诊断结果为右肱骨髁上骨折。于当日下午14:00分被送到朝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结果为右肱骨髁上骨折。经朝阳营州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司法鉴定,孩子右肱骨髁上骨折伤后行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属十(10)级伤残,护理期为90日。

法院审理此案认为,孩子在儿童乐园玩耍时受伤的事实成立。关于责任承担问题,孩子在儿童乐园处玩耍,儿童乐园应该为儿童提供安全玩耍服务设施,孩子在玩耍时受伤,儿童乐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主要责任,承担90%责任。孩子是未成年人,其监护人也有未尽监护职责之处,对孩子的损失应承担一定责任,承担10%责任。儿童乐园的游乐设施虽是大连X杰游乐设备有限公司制作,但大连X杰游乐设备有限公司不存在过错,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大连X杰游乐设备有限公司为在该设备上玩耍的游客在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市分公司处投保了“同寿指定场所团体意外伤害保险”、“同寿附加绿洲意外费用补偿团体医疗保险”、“同寿附加绿洲意外住院定额给付团体医疗保险”,孩子是保险受益人,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保险公司应该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孩子医疗费11,970.34元、伤残赔偿金69,986元、护理费500元,合计82,456.34元。儿童乐园赔偿孩子医疗费1,224元,交通费500元,护理费11,050元,精神抚慰金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50元,合计21,324元的90%,即19,191.60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95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