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美国怂恿小弟打头阵,又要开建第一舰队?中国该如何应对

   据俄塔社17日报道,当地时间16日 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举行记者招待会,当被问及美国是否会加入RCEP时,拜登没有直接回答,但他指出,美国“需要与其他民主国家结成联盟以抗衡中国”。

 据俄塔社17日报道,当地时间16日 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举行记者招待会,当被问及美国是否会加入RCEP时,拜登没有直接回答,但他指出,美国“需要与其他民主国家结成联盟以抗衡中国”。

看来,拜登也不是什么善茬,美国大选在法律和程序上还没有结束,拜登就说出这种话,中美之间的博弈,路还很长。

而在11月12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向拜登祝贺时,拜登同样声称,钓鱼岛是《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此外,11月16日,台湾地区驻美国代表还与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进行了“通话”。

由此看来,在对付中国方面,拜登和特朗普无非是手段不同而已。特朗普政府发起的美日印澳同盟,拜登上台后势必还会被强化。而这个所谓“同盟”的内部,还有了一些新动向。

11月17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菅义伟进行会谈,就日澳两国防务协定达成一致。

在当天的联合记者会上,菅义伟宣布,日澳两国原则上达成了《互惠准入协定》的协议,协定主要内容是允许日本自卫队和澳大利亚军方可以访问彼此国家并进行培训和联合行动。也就是说,日本自卫队可以在澳大利亚驻扎训练。两国对外宣称,该合作将把日澳之间的安全与国防合作提升到一个新水平。

这一协议的达成,说明日本又在和平宪法限定的道路上突破了一步。因为按照日本和平宪法的规定,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是不能拥有军队的,其所谓的本土自卫武装只限于在本土使用,以维护日本本土的安全。但是,日本不仅发展远距离攻击性武器,还往部队海外驻训的路上迈出了一大步,狼子野心凸显。

这个所谓的日澳《互惠准入协定》,听上去人畜无害,实际上是美国所谓的“印太战略”在背后作祟。这一协议的达成,说明美国已经把日本和澳大利亚推到前台,自己则后退一步,以应对他们所谓的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美其名曰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政策。

这个口号同样出现在了美日印澳的军演上。11月3日至6日,美印日澳在印度近海的孟加拉湾举行了“马拉巴尔”军演,演习内容为防空、反潜和水面作战。共同社11月4日报道称,四国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下深化合作,训练目的在于制约中国。

11月17日至11月20日,“马拉巴尔-2020”演习第二阶段在印度果阿邦附近海岸举行,目前还未结束。日澳之间的协定,也是11月17日签署的。印度新德里电视台宣称:参演的四国准备将本年度的“马拉巴尔-2020”演习的性质,转变为针对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和政治影响的某种平衡。

此外,美国海军最近又提出重建第一舰队。

据美国海军研究协会新闻17日报道,美国海军部长肯尼思·布雷斯韦特呼吁美军在印太地区(或许是新加坡),建立一支新的海军舰队,以更全面地应对美军印度太平洋司令部面临的挑战。

布雷斯韦特表示,“我们想建立一支新的美军舰队。我们希望把这支舰队部署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十字路口,我们要真正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留下足迹。”他说,“我们不能单纯依靠在日本的第七舰队,我们必须寻求其他盟友和伙伴,比如新加坡和印度,如果我们有可能被卷入任何争端的话,这将是非常重要的。”

可笑的是,美国在印度洋地区第一没有海外领地,第二没有重要的远洋航线,所谓的挑战来自哪里?所谓的争端来自哪里?这个理由未免太拙劣。根本原因不就是要拉小弟对抗正在崛起的中国吗?而位于马六甲海峡上的新加坡,就成了他们新的选择。

因此,不排除拜登上台后,真的同意组建这支舰队。到时候,所谓的美日印澳同盟很可能还会加上新加坡。而拜登明显最擅长这种推小弟上前的操作。

就在RCEP签署后,澳方贸易部长伯明翰还将RCEP称为“具有重大象征意义的协议”,澳方希望能通过RCEP,帮助其与中国重新建立经济关系。中日之间也达成了历史性的关税协议,未来各方之间的贸易联系也会更紧密。日本和澳大利亚都这么重视RCEP,即便是美国再次加入TPP协定,恐怕也无法改变这种关系。说白了,军事和同盟的基础,依旧离不开经济。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加强自身实力,不断扩大经济影响力,让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经济合作更加密切,并以此弱化美国在区域经济中的力量,才是有力而强大的反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69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