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下课充满着喧闹声,我还在想着严轨昨天说的话,怎麽过了一天昨天的事还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下课充满着喧闹声,我还在想着严轨昨天说的话,怎麽过了一天昨天的事还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李沁雨来了耶!!」一群女同学兴奋的说着。

「兴奋什麽?他又不是来找你们的,肯定是来找陈蓓依的,呿。」另一位女同学不屑的白眼。

「我们去问问!」

「嗨!你要找谁呢?」一群女同学争着问李沁雨。

李沁雨看了她们一眼,没理会她们。

「欸,陈蓓依,你男朋友来了。」白眼的女同学大声的说。

陈蓓依抬头看了一眼,并走出教室外。

「哇赛,这是默认的意思吗?」一群女同学八卦的讨论。

「找我什麽事?又忘记带课本了吗?」

「不是,是来跟你说,我今天放学有事,没办法跟你一起走了。」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没关西啦!有事就去忙吧!」我微笑。

「你都不解释?」李沁雨看着教室里那群正在窃窃私语的女生。

「解释什麽?」我的眼神跟着李沁雨望进教室里,我知道他在问什麽了。

「懂我的,我什麽都不用说;不懂的,我说再多也没用。」我看着李沁雨。

「恩,我懂。快打钟了,我先回教室,拜。」

不知道为甚麽,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到了放学时刻,我故意绕到李沁雨的班,望进教室里,班上只剩他和严轨。

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麽,我不知道我要继续留下来,还是回家,如果太晚回家就会被骂,可是我又怕他们两个发生什麽事。说不定是我想太多了,李沁雨也不是那种会跟同学发生冲突的人,我还是赶快回家吧!

「别再去找陈蓓依。」李沁雨面无表情对着严轨说。

「她都告诉你啦?我找谁又关你什麽事?嗯?」严轨态度轻浮。

「是不关我的事,但是唯独她,就关我的事。」李沁雨杀红了眼。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对她感到兴趣呢!」严轨靠近李沁雨。

「别逼我!」李沁雨推开严轨。

砰,一拳击落在李沁雨的脸颊上。

隔天,我一进教室,就听到同学们议论纷纷。

「欸,听说昨天李沁雨跟他同学严轨在教室里打起来耶!」

「我也有听说,不过现在都没看见他们两人,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比较想知道谁打赢。」

「我更想知道他们打起来的原因。」

「该不会是因为陈蓓依?」一位男同学小声的问着。

「不是吧,她也没那麽有魅力吧!让两个男人为她打架。」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嘘,小声一点,等下被听到,就换你惨罗!」

我装作没听到,同学们之间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起劲,我只是越来越不安,依照校规,打架都直接从小过记起,我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是因为我跟李沁雨说严轨来找我的事吗?但是又觉得李沁雨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跟别人打起来,因为我们之间的流言蜚语,往往还要多更多。

之後,等到下课时间,我立刻冲去找李沁雨,他班上的同学跟我说,他跟严轨都被导师叫去约谈,我只好又默默地走回教室。

「为甚麽要打架?」老师好声好气地问着。

「…..」一阵沉默,谁都不先开口。

「都不说话?那我直接打给家长罗?」

「陈蓓依。」严轨突然丢出这三个字。

李沁雨瞪大眼睛看着严轨。

「什麽?」老师疑惑的问着。

「打架原因。」严轨回答。

「老师,她跟这件事没关系。」李沁雨解释。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她是哪班学生,我叫她过来一趟。」

「九班。」严轨回答。

李沁雨心想严轨一定是故意的,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待会如果陈蓓依来了,严轨又会耍什麽花样。

「请问是一零九班吗?我是一零二班的导师,请你们班的陈蓓依同学来办公室找我一趟,谢谢。」

过了一分钟後,导师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位女同学走近。

「老师你好,找我有什麽事吗?」我平淡的问着,但是其实我很紧张。

「你知道,他们昨天打架吗?」

「我不知道,我是今天早上进教室,有听到同学在讨论。」

「那为甚麽,严轨说打架原因跟你有关呢?」

陈蓓依沉默半晌,正在想怎麽回答比较好。

「老师,其实只是因为我叫陈蓓依运动会那天来帮我加油,她说不要,结果我请李沁雨帮我去拜托她,李沁宇不愿意,所以我才打他。」严轨说着。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就只是这样?」老师有点怀疑的语气。

「真的,我对李同学感到非常抱歉。」严轨斜眼看着李沁雨。

「陈同学不好意思还把你叫下来,可以请你带李沁雨去趟保健室吗?」

「可以。」我微笑。

「严轨,跟我去教官室!」老师严肃的说着。

「是!」严轨嘻皮笑脸的回答。

严轨经过我旁边,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他很在乎你。」说完,又带给我一抹诡异的笑容。又来了,又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走吧!」我转过身迳自走出办公室外。

「你…生气了吗?」李沁雨在我後面问着。

「没什麽好生气的。」

空气的温度瞬间掉入最低点,冷的就像冰一样。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就这样一直到保健室里。

「坐下吧,我给你抹药。」我拿着棉花棒,沾着药。

李沁雨坐好,一动也不动的等着我,他什麽话都没讲。

「你妈知道吗?」我边帮他抹药边问。

「不知道,我昨天一回家,就赶快冲去房间,等他们都睡了,我才去洗澡。」

「那你知道,打架会被记小过吗?」我停下动作,看着他。

「我知道,反正我常出去比赛,得名就会被记小功,在抵掉就好了。」

「如果今天伤到的不是只有嘴角这一点点伤,伤到的是脚,我看你拿什麽去比赛。」

李沁雨看着我,接着说:

「你明天会来帮我加油吧?」他满脸期待。

「啧啧,你今天的表现让我要在考虑看看。」

奶一压在玻璃窗:厨房爱爱

「拜托啦!」李沁雨对我笑,就像个小孩一样。

我没有问起他们真正打架的原因,李沁雨也没有告诉我,但是想也知道,老师都打来我们班叫我去导师室了,应该跟那天的事脱离不了关系,而且严轨又说跟我有关系,我真的不生气,但我很难过,他为了我跟别人打架,为了我被记小过,早知道我就什麽都不说了,也许今天也不会发生这麽多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201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