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嗯……”卿清舒适地翻了个身,朝床榻里头睡去。 容若将手中的巾绢放回到盆中,回头就看到小东西一个翻身朝里,浑圆水嫩的小屁股对着他,诱人的腰窝延伸着迷人的弧度——

“嗯……”卿清舒适地翻了个身,朝床榻里头睡去。

容若将手中的巾绢放回到盆中,回头就看到小东西一个翻身朝里,浑圆水嫩的小屁股对着他,诱人的腰窝延伸着迷人的弧度——

光是一眼,身下的就又有了反应,容若苦笑。练武之人都会通晓一些医理,女性的构造他也在医书上见过,欢爱的事,成人之后,自然也能明白。但欲望,他向来浅薄。如今才知晓,欲火之源,是她呀。

他翻身上了床,侧身睡在小家伙边上,她面朝里头侧身睡着,他便搂着她、贴合着她侧身睡着,分身一触及光滑的臀肉,便立刻直立起来,他本能地磨蹭着柔软的臀肉,龟头时不时滑进并拢着的腿心,在三角区中缓缓抽插着,“呼…….糟了…….还想要你……..如何是好啊……”他一手穿过她腋下,覆上圆乳,食指挑逗着上头的蜜豆。

“嗯……”梦魇中的卿清轻哼着,腿心间起了反应分泌出蜜汁,三角区变得湿滑无比,容若几次抽撤时都整根滑出,忍来他的粗喘,又握着粗长急切地滑入。

“宝贝……睡梦里也湿了么……嗯……..噢…….开始吸我了呢……..”花穴因为肉棒的不断摩擦开始收缩,张合着想要吸入粗长,花唇几次吸附过肉刃上的暴起的青筋,刮骚过都让肉刃疯狂地跳动着。

小家伙小腰开始扭动起来,想要调整姿势,好纳入那粗长的欲根,“嗯啊……嗯……”卿清半睁着睡梦的眼眸,小手无意识地去滑下自己腰际的大手,咬着唇呻吟出声。

“想要了是不是…….嗯……..”容若大手终于滑至大腿,一手抄起,分开了小家伙的腿,欲刃对准着花穴坏心地戳刺。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啊…….嗯…….要…….要……..”卿清扬起头后靠在容若怀里,小手抓着容若撑在她大腿上的大手,有多渴望便有多用力。

“这就来…….嗯…….噢……是这里么…….嗯……..”容若埋在卿清的肩窝,舌头舔过香肩,齿间轻咬着,闭眼感受着自己的分身与她下体的碰撞,挺动着腰想插入,却因为太多湿滑而滑开,“宝贝,小手借我…….嗯…….让我进去…….嗯……..你也想要的是不是…….快……噢……好想插进去…….”

“哈啊……哈啊…….要…….”卿清欲火燃着,听话地伸过小手,在腿间找到了跳动的肉刃,“嗯…….”

“宝贝,让我进去…….放进去…….乖……..”容若缩臀配合着小家伙的手,一对准花心口,便挺腰插了进去,“嗯噢…….”

“啊……..”

插入的瞬间两人都是舒爽地抽气。

“噢…….宝贝…….还是好紧……好会吸….. 好舒服……..嗯噢…….”容若伸过一腿架着卿清的腿,好解放自己的手,去抚摸小家伙诱人的胴体。

“啊…….好深……..嗯…….不要…….不要了……..”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容若尝过初次的欢爱滋味了,第二次要她,疯狂地停不下来,戳刺的速度不减,抽插的力道更猛,他抚着小家伙的小腹,能感知到自己的肉刃在她里面彻底的顶弄,甚至能小肚上感受出他自己的形状,叫他心里头更是狂喜,“嗯噢……插在里面…….宝贝……..深深的舒服么……噢,你摸…….我在里头呢…….嗯……..”大手拉过小手覆在小腹上,让她来体会着着最原始的结合。

“噢……宝贝…….你害羞了…….吸的好紧…….天啊……明明已经这么紧了…….噢……都插不动了……..”窒嫩的花穴中一阵疯狂地挤压,小家伙一摸到小肚上他插入的形状,花穴就敏感地一紧,甬道里的嫩肉绞咬着他的分身,让他背脊梁一阵酥麻,顾不得更多,只能奋力加速。

“啊啊…….”

“宝贝……..噢……..”容若见卿清扭动着身子,怕欢爱的姿势累着她,强忍着,抽出肉棒,将小东西翻身过,让她趴俯在床榻上,拨弄着小家伙的软腰,让她撅起小屁股。

“哈啊……啊……不要走……不要……..”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卿清后伸着手胡乱地抓着。

容若一手牵过飞舞的小手,一身握住自己沾满了小家伙蜜液的粗长,“不怕…….宝贝…..就来…….就来…….嗯噢……..进去了……..”他缓缓顶开花穴,缓慢的一寸一寸进入,他跪俯在她的身上,跟着缓缓下压着身子,花穴里头的嫩肉一寸一寸被他冲破又一寸一寸吸附上来的感觉让他也大口大口吸气,“噢……哈啊……哈啊……”

相牵的手十指相扣,床榻上的他像一只凶猛的黑豹爬俯在她的身子上,贴合着,他的胸前摩挲着她光洁的背脊,他一手抓着摇晃着的嫩乳,慢慢在她身上律动着,两人交合处粗长沾着晶亮深入浅出地不断带出淫液……

容若将她的头发撩拨至前,吻从发心落下,沿路吻至脖子、吻至脊背,留下属于他的烙印,“啜…….宝贝……..啜……..嗯噢……..”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嗯啊…….嗯啊…….”卿清仰着头,花穴一阵痉挛,哼出淫荡的声音。

“哈啊……..哈啊…….宝贝……你又高潮了吗……..”容若被极致的欢愉绞地无法再保持这样的速度,开始加速在里头的抽插,肿胀的欲望也开始濒临高点,“噢噢……宝贝……里头夹得好厉害…….嗯…….又要射了…….嗯噢…….”

容若直起身子,双手扶着小家伙的小屁股,激烈地撞击着,肉体的拍打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自己的粗长已经涨成了紫红色,正不断进出小家伙的花穴,“噢噢噢…….射了宝贝…….嗯!”他一个后仰着身子,下身前顶,将整根没入其中,小腹紧贴着湿滑的小屁股,尽情在里头释放着。

“嗯啊……嗯啊…….哈啊……..”卿清无力接纳,只觉得身子跟着花穴的痉挛一同在颤抖着,花心被炙热的精液烫着,小腹一抽一抽地吐纳着,有些无法容纳的精液挤出,发出噗嗤噗嗤的令人脸红的声音。

容若射地舒爽,可是花穴里的肉棒却没有软下的趋势,又小幅度开始在里头搅动。

“嗯啊……不要了……老公嗯……不要了…….呜呜……..”小家伙累坏了,身子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温中,感觉到体内的巨根又开始抽动,不免委屈地发出哭音,唤着他。

“老婆……”容若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着两人的昵称,勾唇幻想着将来一日她唤自己夫君的模样,身下又肿胀一分,“嗯……再一下好不好……..嗯…….再一次…….宝贝……..再插一次就好嗯………”

卿清瘫软着身子,扑倒在床榻上,小脸侧着枕在软枕上,无力回答,身子起伏着娇喘。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容若抽出欲望,知道小家伙累坏了,媚药的药剂过了,吃透了她的体力,再加上自己的欲求,他拉过另一个软枕,垫在小东西的腰腹下,小屁股稍稍翘了起来,可以看见花穴口吐纳着刚才的淫液,他一个挺腰将肿胀的欲根送入,“宝贝……很快就好…….噢…….你的滋味真是…….要了人命了…….嗯噢…….”容若分腿跪在小屁股两侧,双手支撑在她的腰际边,不断摆腰,又是一阵迅猛地插入抽出,“嗯嗯嗯…….好湿好滑…….天啊……..嗯噢……..嗯噢……..宝贝……..再夹………又在收缩了宝贝……..噢噢噢噢……..”

卿清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神绪飞离……..

容若看着自己不断撞击小家伙的浑圆,嫩白的小屁股透着粉红,此刻的花间的淫液因为不断的耸弄而泛起了白沫,发出噗嗤噗嗤地细碎声。

终于,容若一个闷哼,终于释放在又一番疯狂抽搐的花穴中——

他粗喘着趴在小家伙的身上,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波欢愉之乐沉静下来。

小家伙侧枕着的小脸温热着,拧着眉头,被又一波的高潮弄醒,困透的眸子悠悠睁开,恍然间似乎瞧见了眼前一抹俊美的笑容,能让她心悸,会心一击,比方才更不知如何呼吸——

眼前人,勾着薄唇,缓缓靠近,吻上了她的鼻尖。

沙哑着声音,哄着她,“宝贝,你睡。”

大到暴想你-又大又想

迷迷糊糊又闭了眼,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201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